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节 兵器传说
    “色狼,你给本小姐站住。”

     一条官道上,一位手持红色长刀的少女,正在追逐一位年仅十八岁的少年。

     少女左眼上带着一个黑色眼罩,右眼中闪烁着血色的红光,身穿无袖衬衫和红色紧身超短裙,双腿上穿着两条黑色丝袜,脚上是一双红色长靴,脑后那及腰的红色马尾辫,在不停的摆动着。

     少年则是顶着一头银色长发,身穿黑白条纹的秋衣秋裤,只不过秋衣的胸口和背后都写着一个大大的囚字,很清楚的可以看出来,少年是一位成功的越狱逃犯。

     银发少年就是昨晚在乱坟岗复活的银天。

     早晨刚刚睡醒的银天,正要前往王都去乞讨赚点钱,然后买一身衣服换上,毕竟身穿囚服的他,要是就这么出现在别人面前,可能会被王都里的居民举报。

     银天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将全身的衣服弄的脏兮兮,让人看不出是囚服,找一个人多的地方跪在那里装可怜就行了,利用这点来博取别人的同情心,总会有傻叉上当的。

     就当银天准备好,进入王都的时候,却发现王都的大门前贴着几十张像海报一样的东西,走进一看,居然是帝国最新通缉令。

     从通缉令上面往下看,上面是,一级通缉令,附有一张银天进监狱时拍的照片,下面写着是,不死刀魂,银天。悬赏金,五千金币。

     “呃,我居然成了一级通缉犯。”

     正在银天发呆发愣的时候,周围的居民顺着声音朝着银天看去,然后又看了一眼通缉令上的照片。

     “啊,通缉犯啊。”

     “快跑啊。”

     “通缉犯来了。”

     那些围观的居民在惊叫声,吓得鸟兽群散,转眼之间,通缉令前面就只剩下银天一个人。

     这时,一位红发少女从王都的城墙上跳了下来,银天看到从空中跳下来的人时,脸色惊恐万分,急忙躲闪。

     “轰。”

     一把红色长刀整个刀身全部没入了地面之上,留在地面外的刀柄,却被一位留着红色马尾辫的红发少女低着头用双手握着。

     “我靠,这也太牛叉了。”

     银天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看着从天上跳下来的红发少女,正在由衷的佩服之时,却看到少女抬起头,那张冷艳的俏脸,左眼被眼罩盖住,右眼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

     “卧槽,居然又是你,玛德,小爷怎么这么倒霉。”

     银天刚骂完,立即站起来拔腿就跑,独眼少女直接拔出长刀,一刻也不停的朝着银天追去。

     然后,就发生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色狼,你给本小姐站住。”

     独眼少女一边追一边喊,在前面逃跑的银天很不客气的扭头回答道:

     “你当我是白痴啊,停下来让你再砍一次啊。”

     “咦。”

     就在银天转头说话之余,银天竟然直接跑到了悬崖上,发现自己跑不动了,蹬了蹬腿,总觉得脚下是空的,下意识的往下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出悬崖浮在半空中。

     “啊。”

     正要往回跑的银天,瞬间就掉入了万丈悬崖下。

     走到悬崖边上的独眼少女用那仅有的红色右眼,恶狠狠的盯着被云雾笼罩的悬崖。

     “可恶,我一定会抓到你的。”

     很多天后。

     在悬崖底部,有一个老头正从那边经过,看着旁边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昏在地上,便好心的将其救了起来。

     十六岁的银天,在醒来之后看着老头,非常感动,可是老头的第一句话却是:

     “小子,你是帝国的越狱犯。”

     银天急忙护住身体,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头,你认识我。”

     老头笑呵呵的指了指银天身上的囚服,这时银天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神奇般的又变得干干净净。

     “呃,你不会举报我吧。”

     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张通缉令,正是银天的通缉令,笑眯眯的说道:

     “小子,老头子找你很久了,想不想跟老头子当杀手。”

     银天坐在地上,冷哼的扭头,一脸不高兴的回答道:

     “不想。”

     老头看着银天这幅不情愿的表情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强迫,便收拾自己放在一边的包裹,背上之后,就朝着山谷的另一头走去。

     “小子,不当杀手,你就很难了解这个世界。”

     银天坐在地上愣了一下,心中一动,急忙起身,追上老头,问道:

     “老头,这个世界还需要了解吗?”

     “必须的,如果你不了解这个世界,就无法在这个世界里好好的生存下去。”

     “那我该怎么去了解这个世界。”

     “跟着老头子去做一名合格的杀手。”

     “切,又没有好处,竟然骗我去做杀手,做梦吧。”

     “小子,你现在已经是一名通缉犯了,现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跟着老头子去做杀手。”

     “这。”

     银天有些犹豫,老头的话像一根针一样扎在了他的心口,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身为帝国的囚犯,又是一名通缉犯,不去做杀手的话,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难道就这么一直逃下去吗?

     “好,我跟你去做杀手,那你可以教我什么。”

     老头笑眯眯的看了银天一眼,轻松的迈着步伐,朝着山谷的另一个出口走去。

     “我教你在这个世界里的生存技巧。”

     说完,一老一少,就离开了这条不长也不短的峡谷。

     半年后,一张最新的通缉令出现在帝国各处,不死刀魂,银天,悬赏金由五千金币直接翻倍,成了一万金币。

     王都内的一位红发独眼少女,看到这张通缉令,二话不说,就拿着自己那把刀,骑着烈马,离开了王都。

     紧随其后的是骑士团的其他成员。

     帝都,是一座世界闻名的大都市,位于世界的最中心,被誉为世界之心。

     在这座遍地高楼大厦的城市中,到处都悬挂着大小不一的海报,上面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

     “2107年,1月1日,风云集团秘密研发一百年的超时代网络游戏,《兵器传说》正式开放测试。”

     在一座百米高的大厦楼顶上,有一个用简易的塑料板搭建的棚子,里面摆放着一张木板床,床上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和一个普通的插座。

     一位身穿体恤的男子,走在这座大厦屋顶的边缘,看着霓虹闪烁的都市夜景,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靠,又踏马的要重新开始,这游戏还真踏马的难玩。”

     “主人,那个傻叉又来电话了。”

     带着音效的铃声顿时想起,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按了一下接听,立即从手机里射出一道光幕,在光幕中立着一个面露嚣张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人影,手里拿着一个装满红酒的高脚杯,阴沉沉的看了过来。

     “白凡,你想跟我斗,就凭你这种穷酸样,下辈子吧。”

     白凡看着光幕中的那个人影,心中顿时升起万吨怒火,双眼愤怒的盯着光幕中的人影,怒斥道:

     “没想到你这么卑鄙,竟然花钱将我身边的人全都买通了,有本事我们单挑。”

     光幕中的男子轻轻一笑,晃了晃手中那个装满红酒的高脚杯,轻笑道:

     “白凡,等你什么时候爬上来再说吧,对了,顺便告诉你,这款游戏就是现实中的缩影,没钱没靠山,就算你再有能力,还是要被我踩在脚下的,哈哈哈哈。”

     说完,光幕瞬间消失,却是白凡亲手关掉了手机,恨恨的将手机砸到地面,手机并没有碎裂,只不过在地面上滚动了很远才停下。

     白凡抬起头看着天空上那挂着一轮明月的夜空,在微微闭眼之后,似乎做出了决定,缓缓走到了手机所在的地方,捡起来,在手里李按了几个键,放在耳边等待着。

     “靠,老子刚泡上一个妞,就被你的电话给打断了,害的老子被甩了,没什么重要的事,小心我直接去弄死你。”

     手机对面响起一句不耐烦的声音,白凡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道:

     “我告诉你那把兵器的确切位置。”

     听到这话,手机对面瞬间炸了,更是提起高分贝的声音,叫喊起来。

     “靠,不可能,你踏马的都被人干死了,脑子里不可能留下原先角色的记忆,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给你一亿,不,两亿,算了,你说多少钱,只要你告诉我方法。”

     听着对方的条件,白凡只是从兜里掏出一盒两块五的烟,点了一根,抽了一口。

     “我没有什么方法,只是脑子里还有一些印象,趁着还没有忘记,就告诉你大概的位置。”

     对方听完,沉默了一会,接着却说道:

     “你小子有什么要求。”

     白凡冷眼看着霓虹闪烁的都市夜景,在一阵冷风吹来之后,淡淡的说道:

     “我要打破游戏中那些垄断的势力,以正义的名义。”

     电话那边,轻声问道:

     “你认为的正义是什么?”

     白凡仰起头看着满天繁星,以及被繁星围绕的明月。

     “不知道。”

     随后,两个人便陷入了沉默。

     与此同时,在白凡脚下的房间里,一位刚刚洗过澡的女子,围着浴巾,走在一张床上,床上还躺着一位面带痛苦的少女,两个女人年纪相仿。

     “雅馨,你还伤心什么,不就是死了嘛,重新开始不就成了。”

     洗完澡的女子坐在一边拿着吹风机吹着长发,好心的安慰着被叫做雅馨的少女。

     躺在床上的雅馨很不悦的撅着嘴,流着泪的说道:

     “梦雪,我好不容易打到第八空间,竟然被人直接给从背后捅刀子,你说气人不气人。”

     梦雪一边吹着长发,一边撇撇嘴小声的说道:

     “你还记得啊,赶紧忘了,重新开始吧。”

     说道重新开始,雅馨急忙趴在床上,问道:

     “梦雪,你这已经是死的第几次了。”

     “不知道,我忘了。”

     “那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是抓一个银头发的少年,只要把这个家伙给砍死,我差不多就可以离开新手村了。”

     “银发少年,长的什么样,是不是正太啊。”

     “我怎么知道,那个家伙到一个很不错的能力,竟然可以复活,你信不信。”

     “不会吧,这种能力也太变态了。”

     “我就说嘛,我都杀他三次了,还没死,最近他居然变成了赏金一万的通缉犯,真是气死我了。”

     “嘻嘻,你觉得那个银发少年是系统人物还是玩家呢。”

     “天知道。”

     说着,两个女人就一起滚到床上,开始嬉戏打闹起来,但是话题中,依旧是关于这款游戏。

     在这座大厦的那个广告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这款游戏的广告。

     《兵器传说》

     这是一款超以最新开发的记忆系统为根本所研发的一款游戏,至于什么是记忆系统,就是让人像做梦一样进入游戏,以梦中的思维来控制所设计的角色,以此在游戏中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