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最爱过肩摔
    头儿以前不会真是干厨子的吧!

     老汪心中不由问道,只见徐岸一个人洗菜、切菜,热锅,放油,翻炒,颠勺……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犹豫,暗黄的火光下,他嘴角叼着烟,微眯着眼睛,手上的动作精确无比,一个简单的炒菜竟然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老汪,上菜!”

     很快,两荤一素搞定,热气腾腾,卖相很好,唯一让老汪无语的就是,分量他么有点多了吧,人家是美女也不用这样啊大哥,迟早赔死。

     “嗯,很好吃呢!老板,您这手艺比大酒店的大厨都要好呢!”两个美女顾客尝了一口,赞不绝口道。

     “嘿嘿,那就好”徐岸轻笑一下,自顾在那吞云吐雾。

     …………

     可能是这两位美女顾客带来的好运,接下来不断有顾客上门,徐岸和老王便忙得团团转,几乎所有的顾客都对徐岸的手艺表达了赞美,都说下一次带朋友再来云云。

     “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徐岸回绝了刚来的顾客,倒不是他急着下班,而是食材全部用光了。

     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徐岸转过身看着这一片杯盘狼藉,心中似乎涌起一丝满足,也许这才是他向往的生活。

     正感慨间,身后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他一回头,只见五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迈着八字步晃悠悠的走进来。

     这形象妥妥的小混混啊,徐岸笑道:“不好意思,下班了,明晚再来吧”

     “下班?”五人为首的一个黄毛纹身青年猛地一脚将临近的桌子踢飞,轻笑道:“你他么见有下班就不收保护费的么?”

     收保护费受到劳资头上了,有意思!徐岸吐了一口青烟,问道:“哦?各位大哥,怎么个收法?一次给多了能冲个会员么?”

     “噗呲”

     见徐岸说得有趣,几个小混混不由失笑一声,引得为首的黄毛一怒,一个给个一巴掌,喝道:“严肃点,我们收保护费呢!”

     然后他又冲徐岸说道:“你以为我们开玩笑呢,信不信让你以后做不了生意!弟兄们,先揍一顿再说,教他点规矩!”

     几个小混混闻言正要并肩上,进而实行围殴的伟大壮举,却见徐岸喊道:“等一下!”

     “哼,知道怕了吧!”黄毛冷笑一声。

     “老汪,快过来!有人收保护费咧!”徐岸回头冲店里面倚门看热闹的汪剑国喊道。

     老汪无奈,只好走过来,五个小混混见到他结实硕大的肌肉,心里有点虚,但仗着自己人多,胆气又壮起来。

     “你解决吧,我先回去补个觉”徐岸说道。

     “不是吧,这样会脏了我的手,我不干”老汪径直摇头。

     “靠!说的好像我不怕手脏一样,这样吧,现代社会我们民主一点,石头剪子布,谁输谁动手”

     “好吧”

     “来了,石头剪子布,一局定胜负!”

     说着,徐岸出了剪刀,却见老汪得意的摇着手中的拳头嘿嘿直笑,很明显徐岸输了,但他立刻反悔!

     “这个不算!你是老板我是老板?!我命令你动手!”徐岸极为无耻的直接用身份压人,无耻之极。

     卧槽,还要脸么,老汪眉头止不住的抽动,忽然笑道:“好啊,我动手可以,不过你得洗碗……”

     “我……”徐岸瞄了瞄那堆积如山的碗筷,认命了:“好吧,我动手,你赶紧去洗碗!”

     “停停停!你们他么说相声呢!”黄毛纹身青年大怒,“老子看出来了,你们拿我们打岔呢,好,给你们一次机会,看我把你们打服!”

     徐岸挥挥手让老汪下去,然后他径直点了一根烟,说道:“来吧,我赶时间,为了不欺负你们,我统统只用一招,过肩摔吧!你们一起上”

     “操,老子打遍一条街无敌手,对付你还用群殴?!”黄毛纹身青年对于自己常年打架的身手和经验很是自信,让手下退开点之后,竟然突然袭击,飞起一脚,很阴险的朝徐岸的下体狠狠踢去!

     哼,兵不厌诈,打架可不是过家家,更不是请客吃饭!嘿嘿,这句话怎么这么熟,不过我喜欢!

     黄毛心中正得意,似乎看见了有人捂着裆部痛苦嚎叫的模样,可是,忽然他眼前黑影一闪,自己就腾空而起,天地在眼前倒转一圈,然后,“砰!”,“啊!”

     黄毛狠狠摔在一张三米外的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痛苦的呻吟声,而另外的四个小混混压根就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

     老大什么时候被人甩出去的?!

     “完美!”徐岸拍拍手道。

     不愧是一见面只用一招就把我打昏的人,头儿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不远处洗碗的老王抬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啊,疼死我了!骨头要断了,他么的你们还傻站的干嘛,一起上,给老子打死这孙子!”地上的黄毛愤怒道。

     四个小混混互相看了一眼,咱们四个人还干不过一个不成?猛地一鼓气,他们掏出尖利的刀子朝徐岸扑过去,四把寒光闪闪的刀子总有一把能刺中他!

     可是,砰!砰!砰!砰!

     接连四声巨响,徐岸的动作太快了,几秒钟功夫,另外四个人准确无误的摔在四张桌子上,满地都是呻吟啊。

     打了一个哈欠,徐岸走到黄毛跟前,一脚踩住他的脸,稍微用力,黄毛就疼的哇哇叫。

     “少年,还收保护费么?”徐岸居高临下地问道。

     “不收了,不收了!”脚底下的黄毛急忙含糊说道。

     “那就好”徐岸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现在我们谈一下赔偿的问题,你打烂了我这么多名贵的桌子,不赔钱还想走?”

     纳尼,老子还说你这么喜欢摔自己桌子呢,原来想讹人!等等,“名贵”是个什么意思?

     黄毛心中顿觉不妙。

     “你看啊,我这桌子都是用极其珍贵的红木打造的,有价无市,现在摔烂了,我也不讹你,你一张桌子赔个两千吧,五张桌子给一万,第一次先不打折,下次你来绝对给你优惠价!”徐岸自顾算道。

     这分明就是普通的木桌好不好!还有下一次?!黄毛欲哭无泪,知道这一次自己栽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强笑道:“这个,大哥,赔我是肯定赔的,不过咱们得讲点道理,这黄色的桌子您硬说是红木做的,这个,这个……”

     “啊对,我要以理服人!”徐岸一拍脑袋,转头问道,“老汪,红木颜色不对啊,你说是什么名贵的木头?”

     “黄,黄花梨?”老汪不确定道。

     “对,就是黄花梨!”徐岸眼睛一亮,低下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看看,黄花梨价格也不低,照旧收你一万怎么样?”

     不带这么不要脸的,黄毛还想反驳,徐岸的脚却轻轻用力了,他立刻惨叫起来,喊道:“别踩了,就一万,不过我们身上可能没有这么多钱,你们四个王八蛋,还不赶紧将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敢偷藏一分我拔光你们的毛!啊啊啊,我的脸!”

     听见老大命令,那四个混混赶紧东摸西掏,将所有财物拿出来,点了一点,哭丧道:“大大大哥,只有三千多块,您看……”

     “我这里还有一千多!”黄毛也拿着钱道,“真没有了,实在不行,您放我回去凑钱?”

     徐岸松开了大脚,说道:“我这个人只相信当下,这样吧,钱不够,衣服凑,你们全部把衣服裤子脱下来,然后滚吧!”

     “脱衣服?!”

     “嗯?”

     见他们有异议,徐岸脚尖一动,挑起一根桌腿,然后手刀一闪,桌腿被劈成两半,“怎么,有意见?”

     “没有!”黄毛见此,很光棍的服从了,站起来,忍着痛脱下衣物,哀求道:“大哥,麻烦给留个内裤?”

     “可以,我是个很好商量的人”

     黄毛心中一松,却见四个手下迟迟不动手,将光溜溜的他很好的衬托出来,不由喝骂道:“还不赶紧动手,我的话都不听了,小心回去帮规伺候!”

     想起那冷酷的帮规,四个混混一个激灵,虽万般不愿,但还是利索的脱了,很快,场中出现了五个内裤男模,尤其有一个穿着大红内裤,相当刺眼啊。

     “想吃顿饭再走?”徐岸叼着烟说道。

     “撤!”

     黄毛如遇大赦,赶紧招呼弟兄们扯呼,一跑远,他停下来,用屈辱而恶毒的眼神盯着徐岸看了一眼,只是那鼻青脸肿的模样实在好笑,最后他灰溜溜的带人跑开了。

     “好!”

     这边这么大动静,早就引得附近的店家顾客围观,只不过他们没有过来而已,见五个嚣张的小混混遇到如此狼狈的下场,不由得鼓掌叫好。

     “徐老板是吧,想不到你还是个练家子,将这些流氓打跑,真是大块人心啊,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这些流氓属于一个叫做‘老虎会’的帮派,听说足足有三百多个小弟,能打的高手也有几个,你真的小心一点!”

     “是啊,是啊”

     “我记得有个叫黑豹的,听说一个打十个啊!”

     ……

     “多谢各位的好意,我会注意的,现在大家还是回去做生意吧”徐岸极为敷衍的赶走围观人群,然后对老王交代一句:“把钱收了,把衣服扔了,我先走了”。

     说着,他跨上摩托车,扬长而去,留下最后一句话:

     “记得买桌子,还有,多买点菜!”

     …………

     徐岸的车开得很快,从市中心一直转悠到一处静谧而有些偏僻的区域,他有意识的放慢车速,发动机的轰鸣声低沉到可以忽略不计。

     忽然,在徐岸刚离开一条幽暗的小巷的时候,一个面容冷酷的中山装男子缓缓从深处走出来,盯着远处徐岸逐渐消失的背影,沉吟了一下,又自顾退入深处,不见了身形。

     只是,中山装男子不知道的是,当他的视线一投在徐岸的身上,那一刹那,徐岸嘴角也泛起一丝莫名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