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五重人!
    第十八章:

     夜晚,月朗星稀,凉风送爽。

     与远处的煌煌灯火相比,北区郊区的一间老酒厂周围却是星光黯淡,这里原本也是繁华之地,不过酒厂搬迁新址之后,只留下附近的一些居民零零散散的住在附近,而酒厂更是人去楼空,除了几个保安门卫之外,更显寂寞。

     忽然,一辆出租车从远方行来,停在酒厂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蜡黄脸的中年男子,付了车钱后,走到了老酒厂门口,径直走了进去。

     “呦,老黄,又去哪潇洒来了”慵懒的保安见怪不怪,对此人笑道。

     “就是随便逛逛”蜡黄脸男子呵呵一笑,将手中提着的烧鸭吃食分过去一包,“慢慢吃,辛苦了,我先进去了”

     “你忙你忙,每次都这么客气!”保安哈哈一笑,接过吃食,没等蜡黄脸男子远去,便从桌子下掏出一瓶酒,自顾大吃大喝起来,完全没有注意他低头的时候,另外一个男子就大摇大摆的从他面前经过,进了酒厂里面。

     蜡黄脸老黄一路脚步不停,来到酒厂以前的厂长室,一推门进去,里面赫然还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大腹便便,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梳着油光锃亮的三七头,一副商场成功人士的标准打扮。

     “师父,不行啊,今天还是白忙活一天!”蜡黄脸一把将手中的吃食随意丢到垃圾桶,对着跟前的西装男子抱怨道,但声音明显跟刚才有很大区别,年轻了许多。

     西装男子在老板椅上笑了一笑,摸~摸自己的胡子,笑道:“傻~瓜,谁说白忙活一天的!朋友,是不是该现身了,不如进来喝杯茶?”

     蜡黄脸男子猛地一惊,一回头,一个男子出现在门口,眉清目秀,长的人畜无害。

     “就怕你这里没什么好茶啊”来人正是徐岸,他自来熟的走进来,看着西装男子,又看看蜡黄脸男子,歪着脑袋问道:“陈沉?”

     “是又如何?”蜡黄脸男子羞恼道。

     “哦,没什么”徐岸从腰间掏出两把手枪,轻轻说道:“你们是想站着投降,跪着投降,还是躺着投降?”

     “枪斗术!”陈沉后退几步,却又挺起胸膛,大声说道:“有我师父在这,你还不束手就擒?!”

     “大肚子,你是他师父?不如露两手,兴许我就怕了呢”徐岸对着依旧端坐自然的西装男子笑道。

     面对徐岸的调笑,西装男子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陈沉,用你的飞针动器废他一只手再说,胆敢对我无礼!该死!”

     陈沉却有些犹豫,担心自己打不过徐岸,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学生,虽然有些阴毒,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用飞针动器刺穿反对者的心脏而外表很难看出来,这便是他的“诅咒杀人之术”,本来是无往而不利的,可是上一次面对二十七时就有些艰难,现在面对这个师父所说的比二十七还强大不少的年轻男子,不由有些不自信。

     见此,西装男子叹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精神类异能者要想成长,最关键就是对自己力量的自信,你总是如此,在动器上萃毒,在烧鸭上面放毒,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就让你看看一名强大的异能者拥有怎样的力量!“

     “定!”

     徐岸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表演呢,哪知道西装男子突然对着他一指,顿时,他就像中了定身法,意识对身体失去了控制权,导致一动不能动,只有眼睛露出惊慌的神色。

     西装男子手指再左右一动,徐岸的双手自动松开,两把手枪落地,啪啪两声,惊醒了目瞪口呆的陈沉。

     “师父,你好厉害!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跟你一样”陈沉眼中大放异彩,充满了渴望。

     “呵呵,虽然同是精神类异能者,但你是念动师,我是心灵师,我们的战斗方式不同”

     说着,西装男子站起来,围着徐岸绕了一圈,回到座位上,“等你真正自信了,也就能进阶了,来吧,用你的飞针刺穿他的心脏,用他的血燃起你的斗志!”

     “嗯!”

     陈沉咬着牙重重一点头,右手掌一摊开,一枚两寸长短的细长飞针躺在其上,陈沉眼睛一眯,飞针飘浮而起,停在半空中,并且嗡嗡颤动,就像是加速前的蓄力一样。

     “杀!”

     陈沉轻喝一声,飞身一闪而逝,朝徐岸的胸口狠狠射去!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飞针就要击中徐岸的瞬间,一道金光闪烁而起,然后飞针就被徐岸一巴掌拍飞了,墙上顿时多了一个坑洞。

     什么!

     陈沉不敢置信,这个特工不是被师父定住了身体了么,现在却浑身发出淡金色的神光,浑身肌肉鼓起,就像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一般,散发着强大不可匹敌的气势,如龙如山!

     “两位,该束手就擒跟我回去喝茶了吧!”金光徐岸朗声说道,包含~着浓浓的自信。

     哪知道,回复他的是西装男子的鼓掌声和笑声:“不错不错,本来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有没有底牌,没想到你竟然是二重门!堂堂一个武道外家宗师,竟然甘心做终山局一个小小的封号特工!不过,不好意思,今天你遇见的是我!”

     闻言,徐岸感觉不妙,突然,对面的西装男子眼睛一闭又睁开,一双原本黑褐色的眼睛竟然变成了黄绿色!

     “这眼睛……”徐岸一惊,忽然想起什么,“黄勾!你是黄勾!黑榜第三十三位,曾经屠灭十一个小家族,背负几百条人命的‘鬼眼’黄勾!”

     “哈哈哈”西装男子黄勾发出一声大笑,“四五年了,想不到我的大名还有人记得!既然如此,你就甘心吧!”

     没说完,黄勾双眼绿光大盛,使得整个房间都弥漫一种诡异的绿光,徐岸来不及反应,一道绿芒便钻进了他的眉心,当绿光消散的时候,只见徐岸立在原地,神情呆滞,双眼无神,就像一个木偶一般。

     “师父你!”

     陈沉也被这恐怖的景象吓得差点摔倒,哆嗦着说道。

     呼~

     黄勾闭上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再一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就是神色萎靡不少,见到陈沉的举动,不满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此人已经陷入我的瞳术幻境,除非我亲自解除,否则他就一辈子陷在其中,如同行尸走肉!”

     陈沉这才宽心,笑道:“师父,想不到你隐藏得这么深,原来您叫黄勾啊,还有那个什么二重门、黑榜是什么东西”

     “我收下你也一年之久了,但也没时间教过你什么,今天既然有空,我就给你讲一讲这个神秘的世界吧”黄勾摸了摸小~胡子,“我应该跟你说过什么叫隔世人了吧”

     “嗯,您说过,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是懵懂无知、庸庸碌碌的普通人,而其中怀有各种神秘力量的人就是‘隔世人’——隔了一个世界的人”陈沉回道。

     “对,隔世人自人类诞生初始就存在,只不过从古至今叫法不同而已,动了现代社会,隔世人有意识的隐藏起来不让普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过漫长的岁月演变下,隔世人的级别划分却早已固定下来,按照战斗力分成五大阶段!”

     “五大阶段?!”陈沉惊奇的嘀咕了一句。

     “对,名曰:一重人,二重门,三重神,四重灭世,五重脱轮!”

     黄勾缓缓说道,说到后面,神色中也是止不住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