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祁蓝饭店
    出别墅区的时候,之前拦住秦毅的礼貌门卫冲他笑了笑,打了招呼,秦毅记得这人,也是点头回应。

     那门卫目送两人渐渐走远,矗立在马路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摇了摇头。“又一代人,唉·······”

     门卫低语,神色落寞,和处处透露着不一样气息的别墅区交相辉映,充满着神秘。

     因为是新生开学报道,所以路上很热闹,随处可愿意看见拖着行李箱的学生,他们都对这大学憧憬着,在某个时间里某个地方或许就会有这些尚是青春的火花碰撞,爱情和友情。

     除了那风格迥然不同的别墅区外,菁华大学周围倒是和普通的其他大学一模一样,烟味缭绕喧闹嘈杂的网吧,载歌载舞的KTV,各色的小吃店星罗棋布。

     “喂,打球还差你一个快来,我们到球场了”

     “嘻嘻,他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诶,脸都红了”

     “还笑,打死你这妮子”

     “等下等下,我还在打印店,就来了”······

     街道上,周围的男生女生嬉笑打闹,纷忙不止,声音传入秦毅两人耳里显得十分舒心,他们两人内功不俗,耳力也十分不错,但他们从小十年如一日的苦练也使他们对这些声音很珍惜,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放松。

     “胖子,别那么神神秘秘好吗?就吃个饭,这都走了好一会了”走了十几分钟后,秦毅无奈。

     “你别说饿,我也很饿,相信我一次,你一定不会后悔的,见到那店老板的女儿你可别流口水就好·······”

     “店老板的女儿?”秦毅一愣,原来这胖子吃饭还是次要的,难怪一路上笑得那么贱。

     “你看上人家女儿了?”秦毅脱口而出。

     “啊?”

     “没····没····我就是觉得·····她·····”秦毅问得直白,那厚脸皮的胖子却突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瞬间变了个人,扭扭捏捏的否认。

     “这有什么?喜欢就追呗,之前怎么不觉得你脸皮这么薄,现在倒还害羞了。”秦毅好笑。

     “我····没···就是觉得她有些不一样。”胖子还是纠结得一塌糊涂,可脸上那表情却出卖了他。

     “不一样?哈哈,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不不,我说的不一样是她的味道。”

     “味道?”秦毅脸色古怪,心想这胖子难道有什么癖好?额·······秦毅自觉后退,保持距离。

     胖子看他的动作,当下明白自己说岔了嘴,急忙纠正:“我说的味道,不是身体的,你待会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他这一说,秦毅隔他更加远离:“别和我说这个,我没这癖好,我好奇的是你这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就勾搭上这里的女孩了?”

     胖子一听秦毅问起,也没有解释其他,见着了自然懂得那味道的奇异,他神色恢复正常,仿佛刚刚的羞涩都是装出来的一样。“诶,这说来话长啊,还不是·····”

     “砰”

     胖子刚要说话,却被前面路边的小摊上的一声拍桌的声音给打断了。

     “老子要的菜呢?就这玩意?还做不做生意了?猪都不吃的垃圾也敢拿出来卖?别以为次次都有人给你撑腰,惹恼了我,管他天王老子来了也让你们滚出去。”又是一声脆响,那摆放在桌子上的瓷碗被摔得四分五裂。

     马路上行人快步走过,嘴里不敢出声,连那围观现象都没有出现一个个都带着惊恐的神色散了开,不敢招惹此时店面前拍案说话的凶恶男人。

     店铺是一个小饭馆,招牌上油尘覆盖,隐约可见祁蓝饭馆几个大字,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不过现在祁蓝饭店里的客人都随着那男人的一声咆哮给吓走了,不少人帐都没敢结便匆匆走开了,不愿惹是生非。

     “客人,这菜是···我们·····店里最好···的招牌菜了,别的客人都说是美味····”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汉颤颤巍巍地回答,他的手指都交叉着哆嗦着,冷汗直冒,显然对眼前之人似乎并不陌生,结巴的话音里不知倒是隐藏了愤怒还是悲伤,声音压抑,颠倒了华夏尊老爱幼的的美德,让看到这一幕的秦毅都气得发抖,指节攥得青紫。

     “那你就是说我说错了····”饭桌上的男人火气蹭蹭上涨,随手抄起一条木凳砸在地上,木凳也摔得粉碎,这架势凶恶不得,难怪那些人避而远之不敢触及。

     “不敢,不敢,那········我叫小女再去重新做······”那老汉佝偻着腰勉强避过木屑的撞击,尽管如此却还是被擦伤了不少,流出了鲜血,他想要应答男人的话,但话说出口来却又神色剧变,惊恐地捂住了嘴,说错了话。

     “哈哈,你那宝贝女还在呢,怎么不敢出来了吗?上回不还骂的很痛快吗?老子说过会让她生不如死,现在报应来了。”男人脸上一道不是很显眼的疤痕,牵扯着他的神经,仿佛又让他回到了上次的场景,一抹凶戾闪过,他握紧了拳头,这回绝对要让这个臭婊子常常厉害。

     “还做什么做,叫那臭女人出来,陪我大哥回去慢慢做·····哈哈······”

     “大哥吃肉,我们怎么也要分口汤啊,哈哈·······”那砸场子的男人背后,几个个声音奸笑,是那男人的小弟。

     “没····我说错了······祁蓝她····不在····”老汉一慌,恐惧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的流了出来。

     “妈了个巴子,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那小弟面色狰狞,扬起手掌就要抽到那老汉脸上。

     “畜生,我和你拼了”

     千钧一发,只听得一声娇喝,店里跑出一个泪流满面的女孩,拿着一把乌黑的菜刀砍向那混混小弟,那混混见女人疯了似的砍了过来急忙缩手,吓得肝胆全无,面色苍白。

     “等的就是你”混混头子看见女孩,眼睛里冒出怒火,三步上前蒲扇大的手掌一把捏住了女孩翠玉似的手腕,用力一扭,打下了菜刀。

     “蓝儿”老汉悲呼,他看到混混来时就千叮咛万嘱咐女儿躲着不要出来,没想到祁蓝性子倔强,看到父亲就要被打,什么都没管,就这样跑了出来,这下糟了。

     “啊”祁蓝被抓得痛苦,痛哼出声,贝齿紧咬嘴唇,眼睛通红但却还是一脸的倔强。

     “臭女人,你这是找死”那吓得魂都没有的混混小弟回过神来,为了找回面子,随手捡起一根断掉的凳子腿打向祁蓝的纤手。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老汉魂都丢了,一把抱住了小混混,就差跪下来求人放过自己的女儿了。

     “爸,不要求这群畜生,快去报警”祁蓝痛呼。

     “给老子滚开,不要命我可以帮你一把,报警?老家伙,你大可去试试,哈哈·····”那混混头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肆无忌惮,又准备踹老汉一脚。

     “王八蛋,是你在找死”天空一声惊雷般的怒吼,那混混头子手脚一松看过去时只见两道人影如虎豹般打入了身后,所有人都被吼得一懵,不知道是谁敢插手这种事情,不要命了。

     那混混小弟还没来得及转头便感觉脑袋一阵剧震,被迎面打碎了鼻梁骨,仰头横飞了起来,口鼻流血,牙齿被大力打出好几颗,眼睛里满是他从所未有的害怕,被打飞在马路上,进气多出气少,哼哼嘤嘤。

     “你····你····”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那混混中另一个小弟只看见同伴像一条死狗一样扑倒在地上,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想到我到这里的第一天见到的人竟是这个模样,欺行霸市,丑恶嘴脸,饶你不得。”冲进人群的青年脸色难看,心中怒火狂涌,是秦毅,他,真的怒了。

     生活在现世的武者不会仗用自己的武力欺负别人,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用武力来执行心中的正义。

     “祁蓝”胖子脸色动容。

     “徐大哥”祁蓝被那混混放开,看到来的人中间有胖子,顿时像是找到了港湾,放声哭了出来。

     “没事,徐大哥来就好了。”胖子安慰道。

     秦毅见状,知道是胖子认识的人,也没得后顾之忧了,拳头紧握,一股孕育的风暴缓缓透露着凶威,利剑的目光刺向那混混头子。

     “你····你·····你不是····走了吗?”那混混头子见到胖子,嚣张的气焰骤消,取而代之的是那曾经留给他挥之不去的阴霾。

     “狗杂种,是谁把你生的这样丑恶不堪”秦毅没听那混混结结巴巴的话语,实在忍不住也爆了粗口。

     秦毅双手猛地一扯那混混头子的手臂,只听咔嚓一声,就像脆弱不堪的竹棍,那混混头子的臂骨应声而断。

     “啊”混混头子惨叫,声音贯穿云霄,凄厉之极。

     秦毅面色冷漠,对付这样畜生不如的人渣,他绝对不会留情,他现在的生气他自己也抑制不住,状若疯狂。

     “去死吧”那混混头子不知怎么的,寻常人忍受这样的苦痛肯定晕过去了,可他偏偏还咬着牙受住了,左手从腰间掏出一把尺许长的水果刀,狰狞的扎向秦毅,顾不得害怕,他一定要眼前的这个小子死。

     “小心”祁蓝尖叫。

     秦毅是谁,甲子内力,练武多年,怎么可能会被这种流氓打架的伎俩给打到。只见他冷哼一声,退部发力将那混混头子给踢翻了一圈,混混头子惨叫,水果刀从手里掉落在地铛铛作响。

     然而这下他发力没有留手,那身强体壮的混混头子脖子一扭便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饶····饶命·····大哥····饶命啊”眨眼间混混三人已经倒在地上两个,昏死过去,只剩下一个不曾动手的要早已状若筛糠,跪倒在地死命磕头。

     形势转变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这时候老汉见到胖子,也是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再一次被他救了。

     胖子抚慰了下老汉和祁蓝,走到哪跪着的混混面前,硬声道:“说吧,你们哪来的底气再来,上次打断的腿又痒了吗?”

     “我····我····不知道···都是老大····不···都是这畜生逼我的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那小弟指着混混头子骂道。

     “少废话,想死吗?”秦毅猛地一拍,打得那混混头脑眩晕,像是炸裂,他不管什么逼不逼的,他只知道这些人渣活该受到惩罚。

     那混混强硬着嘴,不吭声了,却又挨得胖子的肘击,鼻血直流,而这下胖子动用了些许暗劲,在混混体内乱窜,筋骨错乱的煎熬是那混混痛的直在地上打滚,求生不得,不敢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