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法医的困惑
    “其他人呢?”

     “他们和娜姐一起出去了,娜姐是省厅的法医,发生这种事,她必须去看看。其他人都去凑热闹了”

     “感情都把我给忽略了”秦毅一愣,随即苦笑,他应该是别墅里最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了,孤零零一个人睡在三楼,真是·······

     “这你委屈什么,都差不多。”胖子无奈,招呼着秦毅坐了下来。电视画面切换,出现了一组画面,一个打着领结的新闻主持人表情严肃地介绍着已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影响很大,所以连新闻也在不停的重复播放,以求能缓解市民的不安情绪。

     “就在今天凌晨,我市流心区发生一起多人命案,死伤多人,报案之后,我市警察火速赶到现场,进行了现场的维护与伤者的救治。”

     “据记者调查知道,本次的案件和恐怖事件没有任何的关联,请市民不用担心。”

     “在省厅首席法医的判断下,死者都是刀伤与棍伤,极有可能是一起地下斗殴形成的恶性伤人事件,目前已控制多名嫌疑人,审讯还在进一步进行中。”

     “还有一些网友猜测,接连两天的事故是清河市的地下帮派在动作,人心惶惶,不过事故发生不久后,我市市长何启就已经严令声明了相关法度,将会尽全力将不法之徒抓捕归案,请广大市民放心,接下来就··········”

     ·········

     一系列的介绍之后,新闻主持就将镜头切换到了现场调查的记者,现场的记者脸上尽显疲惫依然在第一现场报道着,只见长长的警示线之前仍有许许多多的围观群众在议论纷纷,伸着脖子往里探去,身着制服的警察在现场维持着秩序·········

     “现在的现场早就什么东西都不剩了,不知道这些人在看什么。”胖子满不在意地说道。

     “喂,胖子,你有没有想起什么来?”没有再管电视上的画面,秦毅突然想起了昨天出网吧跟随那混混之后听到的一些话,似乎,就是和什么争斗有关的。

     “想起什么?”胖子疑惑,大口喝了光剩下的牛奶。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昨天出网吧之后,那两个地痞说的悄悄话。”秦毅简单说起,胖子也立马反应了过来。

     “哦,好像是说什么最近不太平,说什么天霞市什么的·········”胖子回忆起来,说着说着感觉却有些怪怪的,皱着眉看着秦毅。

     “你是说这··········”

     “对,应该是脱不了干系”秦毅回答道。“这起案子,只怕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胖子吃惊。“这要是真的,那还有没有王法啦?黑社会连杀人也这么猖狂吗?”胖子的话里带着一些怒气,这虽然扯不到他的身上,但同样令人气愤。

     秦毅起身,没有说话,一大早上的心情就沉了下去,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王芬的媚术元挂在他的衣领角,折射着晨间的阳光。

     “知道娜姐他们在哪里吗?”

     “知道,娜姐说如果我们想去就可以过去的”吴娜似乎好像有些预见,早早地就安排了一切。

     “走吧,看来我们在进军队之前,也不是没有事情做的”秦毅一笑,伸了个懒腰,拉着胖子就出了门。

     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乱子,打了个的士,胖子上车就说着去殡仪馆让司机小小吃了一惊。

     和菁华大学周围四处嘻嘻哈哈的学生比起来,秦毅和胖子这两个大一新生脸上的表情倒是和周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是法医系的学生出现在殡仪馆倒也没得差错,虽然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学生。

     按照通常道理来说,殡仪馆的选址一般是选在一个城市的郊区范围内的,尸体的保存解剖和火化都会发出一些常人难以适应的味道来,所以远离人群密集的地方建造殡仪馆便成了约定俗成的一个规矩了。

     而秦毅他们要去的殡仪馆也不例外,出租车一路行驶,空调里吹出的冷风时时刻刻冷静着司机的大脑,以至于他不会因为堵车而破口大骂。

     在车上,秦毅和胖子并没有过多的说话,彼此都很默契的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拨弄着手机,景物变幻,司机从后视镜看到他们也只是一笑而过,低头族嘛,常见。

     早上的事件发生后,由于警方赶到及时,所以尸体还算完整,在随后急忙感到的法医的仔细安排下,便将尸体转移到了殡仪馆。吴娜等几人去的便是这座坐落于清河市东城郊区的峰山殡仪馆。

     峰山殡仪馆算是一座比较老的殡仪馆了,虽然馆内的设备全部都是最新的,但那蜿蜒覆盖屋檐上的青色爬山虎还是透露了那直观的沧桑感觉。

     到地方后,出租车呼啸而去,留下秦毅和胖子在门前。

     殡仪馆的门卫室在问清楚秦毅两人的来意之后,和馆内打了个电话确认便放行了,而在门卫室前还停着一些面包车,是那些闻风而来的记者,但因为有警察的介入,他们都只能静静等待着消息,此刻看到秦毅两人没有阻拦的进了去,也都稍微的注意了一下。

     “那几个人是怎么死的?你先给我说说”走进大门,秦毅突然想起,转头问道。

     “和电视上说的差不多,砍刀,铁棍打死的,娜姐出门前还特意问了。”

     “简单地刀棍伤还需要法医来鉴定吗?”秦毅不是很理解。

     胖子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进去看看不就得了”

     两人简单的问了下路,就来到了解剖室的门口,而此时的解剖室门口也已经有了几个人。

     “来了。”吴凡靠着墙壁,看见了秦毅和胖子,尹小月坐在一边,也抬起了头。

     “还有人呢?不是都来了吗?”秦毅问。

     “在里面,娜姐说要他们在旁边观摩。”尹小月看着解剖室回答道。

     “那你们两不进去?不会是等我们吧。”胖子看着尹小月那不自然的脸色,知道她不习惯殡仪馆的味道和那些尸体的样子调笑道。

     秦毅则是有些好奇。“我们这还才入学啊,就这么直白的开始接触法医的工作吗?再说我们不是·······”

     胖子轻轻肘击了一下秦毅,制止他继续说了下去,示意了一下,秦毅也适时收住了声,对于外人来说,他们可还只是学生而已。

     “这倒也不算坏事呢”吴凡沉着声音。

     几人说着话,走廊里也不是窜过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看着他们站在门口闲聊,居然也没有什么反应,显然是打过招呼了。

     在门外等了一会,就在几人都快要受不了停尸房传出的阵阵恶臭的时候,解剖室的门开了,吴娜带着脸色发白的几人走了出来,当然,还有另外两个法医。

     “吴老师”吴凡抢在秦毅之前出声,避免他们叫错了。秦毅也瞬间反应了过来,看了看那两名法医,心领神会。

     “你们两个也来了啊”吴娜看上去有些疲倦。

     “嗯,吴老师,里面的情况怎么样?”秦毅有些迫切。

     “先别急,我介绍一下,这是宋涛和洪军,是我的同事。这也是我的学生,今天带他们来感受下真正的法医感觉。”吴娜对着两边说道。

     “你好!”“你们好!”

     宋涛和洪军都是戴着眼镜,显得有些木讷,但都带着笑容,让人第一看到就觉得有些好感。秦毅也笑着打了个招呼,但仍然有些在意那些尸体。

     “我来给大家简单说明一下情况吧”洪军关上了解剖室的门,带着众人进了隔壁的一个类似于会议室的地方。但是除了刚刚在屋外的人意外,吴刚,李东德,凝寒,甚至于王芬都有了些不自然,直观见到尸体和解剖场面的他们,承受的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释怀的。

     “今早上被运送过来的死者共有五名,四名男性,一名女性。”推了推眼镜,洪军开始了分析,这也是职业习惯,方便理顺思路。

     “经过初步检测,均为扭打致死,死者的伤口很多,但致命伤却是罕见的一致。是一道约为10厘米左右的刀伤,在头颅上,深度约为5厘米左右。”

     “五名死者浑身有着多处抵抗伤,可见临死之前经历了一番搏斗。”

     “电视上不是都说了是斗殴致死的吗?”胖子突然插了句嘴。

     宋涛摇了摇头“我们做法医不能这么武断,我们要的是从尸体上寻找证据,用证据说话”

     吴娜也点了点头。“说的没错,也正是要仔细去观察,我们才能发现一些问题。就比如说刚刚的········”

     “嗯,的确有些棘手。”洪军沉吟,拿出了刚刚记录的一个小本子,本子上密密麻麻记录着什么,全部都是一些伤口的分析。

     “到底什么是问题?”秦毅问道。

     洪军轻轻敲着桌面,咬着笔头,皱眉道:“按道理来说,一个人的头颅是人体比较坚硬的一个地方,但五名死者都是头颅重刀而死,而普通人是不可能有这么大力量的。但如果说凶手是力量大的人,那想要以相同的位置硬生生连续杀人就至少有一下子压制四个人的能力。”

     “而这········不大可能吧。”洪军有些钻牛角尖,被这诡异的伤口给难住了。

     反倒是秦毅等人,在听到洪军着近乎是自言自语的话语后都有了些明朗了。至于吴娜,怕是开始就知道了。

     杀死这五个人的凶手,应该是一个懂内力的暗器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