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十招,霸王
    “我开店二十余年,能吃霸王餐的至今只有两人,你就那么自信吗?”

     “我白活十八年,功夫三流,却是什么架都敢打!!!”秦毅卸下书包,并不畏惧。

     李大同连叫三声好,脱下了擀面的穿的围裙,来了兴趣,冲秦毅挥了挥手。

     那公车司机懂了意思,再度坐下,肥大的双手拿起包子开吃。

     “你们来,我看着”他悠闲无比,嘴角留香。

     “好,我也正想松松筋骨”

     李大同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通乱响。秦毅也转了转手腕,避免拉伤。

     简单的准备活动能使他们拳脚打开,不至于受伤。和体育运动一样,比武中的准备活动更为重要,在武林江湖中甚至还流传着“手脚齐到方为真,步踏三门混沌人”的俗语,而这‘真’指的就是热身。

     “李大同”

     “秦毅”

     两人各报姓名,却又默契的隐去门派,执礼以待。

     然而那司机眼里又不经意透出一丝精光,在如今信息极其发达的物质社会中懂得武术的人不少,但知道这种传承武礼的人绝对不多,都是一些老前辈和世家弟子。

     难道这面相平平的男娃是个世家子弟?他不禁想到。

     两人行礼过后,都挺直了腰杆,摆好姿势。

     阳光洒落,汽车站附近因为商业门店极多也渐渐热闹起来,但冥冥中却有着某种屏障隔绝世人,使得小巷中这因为简简单单的一顿早餐而引起的武术对决遭到围观。

     “哈”

     秦毅先发制人,下盘很是稳健,迈着沉稳的步伐向前攻取。

     “来得好。”

     一股拳风临近,李大同侧身避过,轻描淡写,却是只手应对,从容不迫。

     紧接一记横扫,秦毅鞭腿相逼。李大同不做动作,双腿发力,一股热流聚集腿上,那是内力,可增强防御与攻击。秦毅皱眉。只感觉小腿一阵剧痛,与李大同硬抗一击落了下风,吃了小亏。

     “嘿嘿,可记得是你撑过我十招?”

     心惊肉跳,顾不得疼痛,秦毅猛退,寒毛竖立。这怎么回事?这个男人怎么会有如此气势,简直就·····不,他还有隐藏!!!

     “嘭”原地,人影不见,灰尘散落。

     “极刚”李大同大喝,腾空而起,腿法晃花了人眼,如流星坠落,带起阵阵风浪。

     这是李大同的独门招式之一,腿法‘极刚’,在正面对抗中几乎无往不利,拥有极强大的穿透性和震颤力度,要是一般的人承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也很正常。

     秦毅色变,丹田内气旋绷紧,瞬间散布全身,此招,不能硬抗。刚才的交击充分表示对面的男人内力雄厚,身体强度远超自己,若功法招式无差距的话,自己决不是他的敌手。

     他暗自叫苦,果然,敢摆出这样招牌的男人,不是弱者。

     “啪”“嗒”“嗒”

     ‘极刚’确实不凡,眼下,城市用于铺设街道的青石砖都破碎大半,发出怪异的响声。李大同实力了得。

     “变态!”秦毅低语。千钧一发,他狼狈一滚,借着鞭腿未收之力迅速闪躲,避过了这一击。

     “不错,再来,这才一招,要吃霸王餐的实力就这样吗?”

     “等着,小爷打爆你”

     李大同一愣,哈哈大笑。“好,有气势。”

     小巷里动静颇大,石屑漫天,灰尘遍布,那胖司机坐在原地挥挥手,那些灰尘竟没有丝毫落入店铺门前,避免了弄脏了那些美味的驴肉包子。

     “嘿嘿,休息会。”鞋店门前,那白发苍苍的老头在裤子上抹了抹手,惬意无比坐在门槛上,看龙争虎斗,他听到动静,再次出了来。

     “不是打爆我吗?怎么如此狼狈啊?”

     “哼,你这是以大欺小”

     “可别忘了霸王餐”

     “哼”

     拳脚横飞,变化难测,虽说招式不多,却耗费了极大心力,连秦毅这等自小苦练的身体都开始有些吃不消。

     “十之九”那胖司机在一旁说道,此时两人已过招九式,快要达成十招的约定了。

     李大同眼睛眯了起来,轻笑。

     “极柔”

     眨眼间,李大同的身体变了,和刚才截然不同,仿佛由一块钢岩变成了清水,柔软贴身,蛇行波动。他开始发威,要在这最后一招拿下秦毅,而在以往看来,几乎无人可敌,难以招架,都败在了这招下。

     秦毅眼神一转,知道不对,终于不再藏拙,也使出了些本领。

     “移形换影”

     老人眼里,两人不再是比武,而是隐约间的暴风雨,在那暴风雨之中,一艘小船摇摆不定,仿佛随时要被海浪掀起,但又都极为精妙的避过了处于风口浪尖的危机,安然无恙。

     “停停停”秦毅大叫,撒手跑向桌位。

     李大同愕然,然后幡然醒悟,哭笑不得。

     “十招已过,不打了不打了。”秦毅欢天喜地,再没看李大同一眼,扎进了热气腾腾的包子中,边吃还边叫享受。

     “你这后生,忒没脸皮了”李大同意犹未尽,看着满足的秦毅,似乎还想再来。

     “不管怎样你怎么说,我赢了”

     胖司机冲李大同眨巴眼睛,认为秦毅没错。

     “唉,算了算了,你尽情吃,我说话算数。”李大同气势一收,焉了半截,重新穿上了那身围裙,坐到了店铺内。

     秦毅笑笑,但实在是因为打不过啊,能撑过十招,但绝对抵不过百招,千招,武者决斗,论输赢为下,论实力为上,见好就收,他实际上落了下乘。

     他没有追问李大同的功夫,也没有对这闹市神秘的小巷提出任何疑问,仿佛再正常不过,刚刚体会到这座城市不凡的他又经历了一场精彩的武斗,哪怕打不过也心情大好。

     “秦毅,你功夫不错啊”李大同终究还是忍不住嘴。

     “嘿嘿,谢谢夸奖,李大叔也厉害得很”

     “看这样子,是来找工作的还是来上学的?”

     “上大学,菁华大学”

     “哦?菁华大学?”那胖司机看了过来。

     “对啊,咋啦?”

     “哦,没什么,我女儿也在那个学校”胖司机答道。

     李大同看着胖司机,又看向秦毅,诡异的摸了摸下巴,想到胖司机女儿的古怪性子,心里打着算盘。

     “是个好学校啊”他附和,却总感觉另有所指,仿佛并不是说学校的人才培养,而是其他的什么方面好。

     “想我父母供我读书,若是不让他们有所欣慰我也不配做他们的儿子了”秦毅嘴里含着多汁的肉包,想起远在南方工作的父母,有所感慨。

     “不错,懂得孝顺,不负你这一身功夫。”

     “唔”

     闲聊扯淡,不知不觉,填饱了肚子,秦毅也没多留恋,武术对决固然有趣,但那绝不会难得,对于她来说,稀松平常,告别李大同,他再次拉着行李,赶往学校。

     不过怎么说呢,终归还是不平凡,武术在这个城市显得太自然,仿佛人人都与武术脱离不了干系,会轻功的刁蛮女孩,十招霸王的包子铺老板,实在难以想象,难以捉摸,笼罩着神秘的面纱。

     “怎么样?老鬼的弟子,身法学得不错,应该也不止表面上那点实力。”

     秦毅走后,李大同正襟危坐,声音严肃了起来。

     “不清楚,再看看吧,他不是也在菁华大学吗,正好让小月观察观察,要是正如老鬼说的那样,那就把他派上去”

     “也好”

     想起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李大同又皱紧了眉头,如扎龙的肌肉蕴含着愤怒似将爆发。

     “上头怎么说?”

     “三个月,还有三个月”

     “就这么急吗?小刀呢?能不能找他去执行这个任务”

     “不,不行,小刀上次受的暗伤很严重,在军区医院躺着呢,那些人狡诈无比,既然知道小刀的底子就绝对不会像上次一样让我们得手”

     ·······

     小巷,两人的对话持续了很久,话语间都有种紧迫,有种不安,但到底为了什么,没人知道。军区?暗伤?简简单单的包子铺内交谈的两人显然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重身份,而他们嘴里老鬼,正是秦毅的师傅,武道宗师。

     秦毅来到C市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常只是为了上大学。

     前路,未知,但冥冥中,安排已定。

     再说秦毅,从车站再度打车赶往菁华大学之后便一直闷闷不乐。他表面无恙,但这初到C市的第一战对他的打击可不小。

     随便的一个中年人就是高手?为什么?为什么?招式简单,却极为难缠,难以对付呢?这到底是怎样的城市呢?

     “现在打不过他,那就好好利用这四年,打败他。”不知不觉,一次邂逅,秦毅已将李大同这不可逾越的大山视为目标。

     街道旁,牵着手逛街的妙龄女孩们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穿着橘黄色衣服的环卫工人低着汗亦步亦趋,所有,平凡,平淡。

     不久,公交车到站,菁华大学。

     “啊,终于到了”

     走进学校,给秦毅的第一感觉就是美,自然美,学校内宛如一个占地面积广大的原始森林,绿色,充斥着眼球,环境极好。

     “哇,不错,正好拿来锻炼锻炼”

     在家乡,秦毅的日常修炼便是跟随师父在树林间穿梭,早已习惯,改变不了,这下倒好,这个学校的绿化出人意料的完美。

     渐渐深入,秦毅新奇的心思也消了去,转而奇怪起来,明明是入学,怎么人这么少?

     是的,校园内人影寥寥,匆匆行走。

     “这里有个接待台,应该是我们学院的啊,人呢?”秦毅来到一个红色桌台,看着小篷子上的法医系三个鲜艳夺目的大字,他转了一圈,居然没看见有人。

     旁边篷子里,信工系接待新生的学长看见秦毅,笑道:“喂,法医系的新生?”

     “是啊,你好,我叫秦毅”

     “别看啦,没人,劝你直接去你们的法医系的大楼吧,你的学长们怕是没得空罗”

     “没得空?为啥?”

     “哈哈,实习啊,去殡仪馆了”学长打了哈哈。

     “都去实习?”

     “不然呢?法医这个活不讨人喜,法医系人少,再加上工作量大,自然早早地进行实习,甚至就业。”

     “那····能不能请学长帮忙指个路,我还不太会走。”秦毅笑了笑。

     “我正好有些事,走吧,我带你去”那学长爽快回答,和身边的人说了一下,就拉着秦毅走向法医系大楼,自来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