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守关人弟子
    宛如一辆大卡车迎面冲撞了过来,空地周围的空气被压缩一般,密度骤然增大,变成了实质性的大手死死压着秦毅,秦毅脸面一青,闷哼了一声。

     吴刚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清河市的一块开发区,少有人来,再加上天气炎热,就使这里彻底变得寂静了,但现在却因为他们两人的针锋相对不再平静了。

     眼前的老人不可小觑,秦毅体**力开始了运转,抵挡住了压力,可内心却压制不住的心奋了起来,嬉笑道:“老前辈,就这点力量吗?”

     胖子心里暗骂,这个小子怎么不知道收敛的,居然还主动挑衅了起来,孙半仙轻松写意拨去吴刚的拳脚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没有招式,但那也说明了许多问题了。悄悄捏了一把冷汗,胖子紧紧盯住了孙半仙。

     可秦毅,本来就这么一个性格啊。也许是因为刚刚认识秦毅的胖子还不太清楚,这是秦毅从小就培养出的武格,只要动武,就没有尊卑贵贱,会进入到一种近似疯狂的状态,不惧怕任何力量。

     “嘿嘿,嫌老头子我力量不够啊”孙半仙听得秦毅的话,轻笑。

     孙半仙云推式的双手突然握拳,气势一紧,如一根根丝线在这一刻汇聚在一起成了一束,力量变强了很多。

     秦毅脸更加青了,憋住了一口气,居然又轻轻退了几步,还没动手就被气势压得动弹不得。孰强孰弱,当下立见!!!

     “怎么样,可还行?”孙半仙对秦毅抛了一个戏弄的眼神。

     “这叫还行?我······”场边的吴刚脸色瞬间难看了,这孙半仙现在表现的实力简直远远超出了刚刚和他对打时候的力量,不,甚至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吴刚纵身一跃,连退十几步,压力减少,这才喘了口气。至于胖子,他此时还没有什么不适应的表情,依旧站在一旁注视着孙半仙,胖子在练功时承受的压力要比这还要强,所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不愧是练硬功夫的,吴刚在心里对胖子多了几分敬佩,同时也对这个所谓的孙半仙重新审视起来了,这么强的人,不会是一般的江湖人吧?

     场中的秦毅咬紧了上颚,心里暗苦。这样下去还没出手就被压垮了,得先发制人,可是,‘惊魂’不在身边,他的棍法不可能用的出来·······

     孙半仙似乎也没有想只用压力就打败秦毅,他的目的,是试探。

     孙半仙气势一散,一双拳头疾速破空而来,根本不给人思考的时间。压力消失,秦毅下意识的偏头避过,右脚踏地,身体斜向前倾。

     秦毅以脊骨为中心,浑身筋肉的抖动,合为一体,一记铁山靠,势大力沉的撞向孙半仙。

     “来的好。”孙半仙身形一矮,破去了秦毅想要用身体创造出来的优势。

     秦毅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步步紧跟,他深知自己与孙半仙内力上的差距,只能死死地用身体缠住他,不让孙半仙出招,自己才有可能打出伤害。

     他们都没有武器,所以肉搏就成了在所难免。

     以臂为棍,秦毅将身体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对手是个老头,他却没得丝毫懈怠,那苍老容颜背后藏着的恐怖力量,不允许他松懈。

     “还藏拙吗?”再次格挡住迎面的一拳,孙半仙一掌振开了秦毅。

     “那我可真的不客气了·······”拉开距离,那股强决的气势重新回到了空地之上,他坚信自己的判断,眼前的人一定和守关人的传说有着前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决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卦象。

     就在刚刚的卜算中,孙半仙就看到了一角他也不敢置信的结果,而那结果,是关于秦毅的。

     怒喝一声,孙半仙像是装膛的炮弹一样急速冲向秦毅,而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一个深深的脚印出现。秦毅色变,他们的距离一旦拉开,他必将落入难堪,更何况这老头似乎是有些不开心了。

     秦毅架起双臂,只感到一股巨力猛地传了过来,整个人都被击飞了,狼狈落地,踩着一块钢筋,秦毅心有余悸地看着孙半仙。

     孙半仙嗤了一声,不满秦毅的表现,以为他还有藏拙,再次跳了出去。

     “守关人的弟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模样了,畏首畏尾的,来啊”

     秦毅艰难避过孙半仙的出击,眼睛忽的瞥到周围水泥管上的长长的粗壮钢筋,笑意丛生。

     “前辈,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什么守关人,我也不是他的弟子,我练的是棍法。”

     “哼,少给老夫装,我还偏偏就不信你了,打出来就知道了”孙半仙完全不理他的说话,看着秦毅捡起地上的钢棍,他也不甘落后,拿起了胖子脚下的一截木棍充当武器。

     秦毅见他如此,就知道没什么好说的了,手中钢棍挥舞,大喝道。“沐风棍,棍沐风”秦毅左手后悬,右手执棍,棍如长龙,绕着他打向孙半仙。

     两人再次激战,秦毅使出了自己擅长的手段,但情况反而更加糟了,秦毅完全没办法可以招架住孙半仙的一招一式。

     也许是秦毅一而再再而三的隐瞒让孙半仙心生了恼火,一举一动间都没了之前的轻柔,重重的打了下手。

     “噗”肚子遭到木棍痛击,秦毅吐出一口清水,眉头皱得死死的。他的棍法自认不是很强,但也绝对少有人能匹敌了,毕竟从小练起的,可眼前的老头,却三番两次用那粗简的木棍打得他还不了手。

     孙半仙右手一抖,那木棍仿佛扭曲了一样狠狠打向秦毅,这样蛇行前进的打法最是让秦毅头疼,根本招架不住,只能被动挨打。

     秦毅瞳孔微微收缩,眼中的人影急速放大,想躲却是来不及了。

     一咬牙,秦毅心中一横,手里铁棍立竖了起来。既然躲不了,那这样如何!!!

     “极刚棍”

     秦毅双手起肩,借着蹲下起身的冲力一下起了身来,也不顾自己还剧痛着的肚子,迎了上去。

     其实自和李大同交手之后,秦毅就在不断琢磨着他的招式,虽然只具其形,当相比他自己的那些棍法,这一下要显得更加得力些。

     极刚?那不是··········胖子听到秦毅爆发的声音,愣住了。他也和李大同交过手,对他的招式自然有着深刻的印象。

     “铛”秦毅模仿李大同的极刚腿法打出来的极刚棍与孙半仙的蛇行木棍交集在一起居然发出了钢铁般的声音。

     嗯?徒有声音,秦毅惊异的发觉自那铁棍上没有传来丝毫震动,竟然没有打击到实物感觉,自己的力量仿佛被吸收一般,秦毅面色骤变。不对,这是个幌子。

     “晚了··········”孙半仙的声音陡然洪亮。

     木棍瞬间旋转,秦毅猛地收回了手,可孙半仙却没得留手,脚下发力,凌驾秦毅之上,接过木棍,立劈而下。

     这不是棍法,而是用棍展现出的刀法,实实在在的刀法。这也是孙半仙的最后一次试探,因为这一招之下唯有用刀法中的拨撩才能破,而秦毅也不会遭受半点伤害。相反,若是秦毅真的只是练棍的,一定会用手格挡,而那样的话,秦毅的手只怕是会骨折·······

     孙半仙眸子里精光一闪,他依然坚信着自己的判断。

     木棍立劈而下,秦毅惊惧,手里本能的抓住了即将坠落的铁棍,却又紧皱了一下眉毛,用手横在胸前,要以手臂挡住这惊天一击。

     “老秦”“秦毅”两声惊呼,场边胖子和吴刚急了起来,他们虽然没有经历那打斗,但那内力熊熊的凶猛气势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么简单,这一棍下去,若是秦毅身子骨不够结实,怕是要落得个残疾了。

     这孙半仙,果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气势逼人,疾风刮面,秦毅面色苍白,仿佛真的失去了抵抗之力一样,最后居然直接闭上了眼,双手颤颤地举在胸前。

     劲风拂过,一声冷哼。

     “罢了罢了,你要这么隐瞒,我也拿你没有办法,这比试,权当是我在欺负你吧。”

     秦毅睁眼,只见孙半仙还保持在立劈之下时的姿势,竟在力量迸发之时最难收手之时硬生生止住了。不知怎么的,秦毅舒了口气,细细看去那眼睛里还有着些许不明所以的味道一闪而过,可马上,秦毅就恢复了常态,抿着嘴没有说话。

     “前辈,我不知道您到底要在我身上寻找什么,可我真的不是你说的什么守关人的弟子。”秦毅起身,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精疲力竭。

     “秦毅”旁边的吴刚见他们停止了比试,小跑了过来。“怎么样?伤着了没有?”

     “还好,多亏了孙前辈手下留情。”秦毅微笑,却是有些勉强,刚刚的比试耗了他太多的精力,现在疲惫感一层层汹涌而来。

     “哼,棍法还算可以,可刀法却是可惜了,也许是老头子我没那个福分领教吧。”孙半仙看上去不怎么高兴。

     “前辈,我是用棍······”

     “行了,别来这一套,自己心里清楚就行。真搞不懂你们的世界了,少些花花心思多练练功要强上十倍。”孙半仙摆了摆手,很不耐烦。

     “老秦,别说了,刚刚的战斗很精彩啊”胖子拍着秦毅的肩膀,结果惹得秦毅一阵龇牙咧嘴,那里也是淤青一片。

     战斗?这也能算战斗?孙半仙瞥了一眼秦毅等人,心里讥笑连连,没有说话,抬脚就要往楼盘外走去,他追逐吴刚也只是因为一时兴起以为是碰到个会武功的后生,想不到还会另有收获,看样子这一趟清河市之行没算白走啊。

     “前····辈·········”

     孙半仙走得极快,秦毅刚一回过头来就不见了人影,胖子和吴刚也是惊讶,暗自嘟囔着孙半仙的古古怪怪。

     一阵热浪吹起,楼盘里的灰尘到处弥漫,秦毅咳嗽了两声,捂着口鼻,目光渐渐平静了下来,因为身体乏力,只好靠着胖子和吴刚,慢慢走出工地,回去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