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梦
    “将军,那是另一台‘极光’啊。”远处的兵将看到这一幕,那台白色的大型武器,皆是头皮发麻,绝望,接踵而至。

     “怕什么,死,我们也会死在在一起”

     阵营里的狙击手很冷静,狙击镜里的那些填装手一个个倒下,他在争取时间,但内心也是悲凉的,他们终究是无法抵抗这样的大杀器的。

     “哈哈·········”影子里的人发出丧心病狂的笑声。

     “你们总是这样,披着道义的表面,虚伪的活着,真是可悲啊,哈哈哈·········”他仰头,手里猛地一抖,黑色的刀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那狙击手的脖子边缘,声音不曾听见,那名狙击手眼睛里的世界渐渐黑了。

     “小黑,啊······”狙击手旁边,年轻的士兵目光碎裂,发出撕裂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啊········”年轻士兵疯狂的扣动手中武器的扳机,一道道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开在影子周围。

     可,影子里的人依然狂笑,毫发无伤。

     “蝼蚁罢了,桀桀········”影子的声音不大,却是令人

     ‘他’又看着一名战友的倒下,尸体还保留着温度,再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了,手里的刀,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秦毅也看见了那名倒下的狙击手了,眼神凝固,手里的武器带着火花,呼吸已经停止了,红色的血从脖颈处流遍了满地,另一个人抱着他的尸体痛苦不已,哭喊动天,嘴里喊着哥哥,哥哥!

     秦毅内心里没有不适,没有第一次看见死人的正常反应,他静默地看着,手里的刀剧烈颤抖,他的状态不能使他自主控制身体,却又切身体会到了这一刻的悲恸。

     秦毅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怎么会像是真实经历一样在看着这一切,他的愤怒不知道从哪里来,却知道从哪里发泄。

     刀,从古至今,就是杀戮之兵!震动,是为了杀人!

     ‘极光’的装填还在继续,华夏的狙击兵也在极力抵挡,为军队争取时间,每个战斗的兵士都有同一个信念,那就是只要将军不倒下,他们不会失败。

     于是乎,在敌人的茫茫战阵里,一个拿着暗红色大刀的疯子出现了。也许在外人看来,刀这种兵器是不能与这些高科技的枪械相比的,但事实正好相反········

     ‘他’手里的刀砍断了枪械,他的速度使人反应不来,有人恐惧了,大叫着逃离,却是人头落地,鲜血淋漓。

     秦毅也疯狂了,一刀一刀地挥砍,血液布满了他的身体,伤口也越来越多,他浑身解数都使了出来,每一寸力量都带着内力,武术,在这里用来杀人,因为这不是比武,这是战争。

     “老秦,我去了。”徐伟终于下决定了,灰褐色的衣服破裂,一股波动在他的体内传开,原本还略显肥胖的身体在这一刻竟干瘪了下去,像是破了气的皮球,诡异至极。

     徐伟心里已经不再那么乐观,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极光’,哪怕多了一台,生死难料,也绝不会放弃。

     “胖子!”‘他’大喊,痛苦已不能用来形容,失去了一些人之后,他再也不可能经受住这种打击,刀光血影,秦毅杀红了天。

     徐伟没有说话,盘膝在血泊中坐了下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可一颗药物一样的的丸子,看着手里这可朴实无华的药丹,徐伟心里一横,咬着牙,义无反顾的吞食了下去。

     时间仿佛静止,这一刻,秦毅心里剧烈的痛了起来,他甚至忍不住要叫喊,可却没有人能知道他自己的存在。‘他’的眼神也凝固了,一滴殷红的血泪低落了下来。

     “好,兄弟,不要说我在占你便宜了,这次,我们一起”

     ‘他’操起长刀,触在地表,地表是一片粘稠的血泊。长刀浸在血泊里,像是沙漠里行走已久的行人见到清泉一样,贪婪的鲸吞牛饮,对,就是贪婪,大口大口的吐纳着鲜血。

     秦毅眼铮铮地看着,没有感觉,仿佛这也是他想做的一样,想让手里的刀喝足鲜血,斩杀所有这场战争中所有侵犯华夏的敌人。

     刀,在饮血,一道道痕迹出现在地表,炮火轰鸣里,红色绿色的草原上,血液仿佛找到了归宿,如蛇蜿蜒前行,游行上了暗红色的长刀。

     刀身没有光泽,反倒愈发黑了,血红到了极致,成了魔性的黑色。

     徐伟压制着暴动的力量,看着秦毅手里的刀和他逐渐变成黑色的眼球,也想哭,也很痛。

     在两人的周围,一批批的兵将们涌了上来,装甲坦克不可能这么迅速来为他们挡住敌人的攻击,他们却可以,用心,用子弹,用激光,用生命·······

     “将军,一定要阻止他们,我们死了,但一定········”

     “一定····啊·····护我华夏······”

     “轰”一声猛烈地爆炸在敌人的前方响起,一个坚强的军人躯体重重的倒下。

     “护我华夏”

     “杀!”

     秦毅和徐伟没有说话,没有反应,完全死寂,他们身边的尸体堆积如山,他们的心也在滴血,他们的前方,‘极光’的填充已经完毕,黑洞洞的炮口正闪烁着强烈的光芒。

     在那恐怖的杀器‘极光’的周围,一名兵士接到了命令,脸上戾气一闪,猛地催动了内力,一道划破天际炽白的恐怖力量从‘极光’发射了出来,瞬息而至,目标是这片战场,华夏仅存的军队。

     可有人动了,先于‘极光’之前,飞上了天空。

     徐伟骨瘦如柴的躯干像一颗炮弹跃上了天际,他吐出了一口鲜血,在他的背后,一轮布满整片天空的**缓缓浮现,密布的符文在那上面,动作图案在那**上,成为了一个庞大的防护。

     “武——金钟罩!”

     像是佛祖低声喃喃,这一瞬间的徐伟像是神明般,浑厚的声音超越了世界上已知的所有武学,**的玄奥,超越了所有已知的科技。

     “轰”巨大而灿烂的爆炸撞在了徐伟的这块金钟上,大地震动,天崩地裂,一层烟雾笼罩了天空上徐伟的瘦弱影子,巨大的灰尘笼罩了所有,战场,被灰尘覆盖,一片朦胧。

     ‘他’咬紧了嘴唇,鲜血从嘴唇渗了出来,再滴落在刀上,化成黑光,被吸收,一股睥睨世界的恐怖气息弥漫,他的眼睛完全变成了黑色。

     枪声,激光,炮鸣,刀剑交击,在浓浓的灰尘中停了下来,难得的迎来了一片寂静。

     谁都知道,这份寂静,绝对持续不了很久,敌人之间,永远只有你死我活,不会再有任何的情感。不过,在这灰尘漫天双方不敢贸然出手的瞬间,华夏军士却挣得了口喘息的机会,那些还留着一口气的人纷纷抓紧了身边的武器,因为他们是军人,所以剩下的这一口气,要来报仇,要来报国,要用来杀敌!!!

     密密麻麻的尘土坠落,那冲上去的徐伟身影迟迟不见,没有人动,连此时双眼乃至全身透着浓浓黑色的‘他’也没有动,空气里弥漫着硝烟血腥。

     “怎么····样了·····徐将军····”一个老兵浑浊的眼睛里有些湿润,他们今天都会死,但凭将军的实力,是可以走的。

     “那可是‘极光’,人,能挡住的吗?”

     “住嘴,如果不是将军去挡,我们已经死了,能挡住的·······”那名反驳的士兵哽咽着,他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是被激光擦中的。

     “一定能挡住的··········”

     战场上,一只胸口上纹着鲜艳红色的军队,此刻都坚信着他们的首领,将军。

     秦毅看着天空上方,挥去了漫天尘埃。

     尘埃缓缓消失,一堵巨大的金色钟墙,仍在啊,眼见的,震撼了所有人,震撼了所有敌人。

     徐伟,徐将军,安然无恙,金钟还在,极光的火力尽失·······

     “徐将军,还活着!!!!”士兵高兴大叫。

     “徐将军完好无损!!!!”“太好了。”

     “弟兄们,我们一定能杀过去的,相信将军。”

     “杀光这些畜生,我们能活着出去!”“杀!”

     这一刻,战场沸腾,华夏士气大涨,仿佛凭空得到了力量,信念十足!那些敌军却是看不清有何反应,各种光华再次火热,激烈的战斗再次开始,炮火轰鸣。在那纷乱的色彩中,没有人能够看得仔细徐伟的真正模样········

     秦毅看得一清二楚!!!

     徐伟瘦弱的脸在慢慢皲裂,血肉像是泥石土块一样毫无生气,眼睛也是只剩下眼白,头颅昂着,却是毫无生机,说不得是什么力量使他撑住不倒下的,就连那金色巨大的钟壁都似乎是残影,慢慢消失。

     徐伟背对着军队,却是在给还活着的人,一个希望!!!!仿佛他还在最前方,在作战······

     “胖子!!!!”‘他’在这一刻彻底入魔,黑色的气流,黑色的血肉,黑色的刀,黑色的杀戮·········

     胖子的一句话就在刚刚烟雾丧尽的那一刻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老秦,接下来,交给你了!都要活下去········”

     “啊”‘他’对天怒吼,怒啸。眉角撕裂,狰狞地握住魔刀,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劈杀敌军,劈碎了‘极光’的两台机器,劈杀所有的军队,而没有人,能拦住他···········

     “啊”秦毅也是疯狂,彻底迷失在这似真似假的世界,只想杀个疯狂!!!!!!无尽的人流包围住了他,无尽的高手都在杀向他,无尽的科技里,杀人,是武术的唯一至理。

     血色的的战场,血色的天空衬托出血色的人,说不得像是一个血色的世界,是血色的·············梦!

     菁华大学,清晨,别墅内,一声响彻天际的巨吼传遍整个别墅区域。

     “杀!”一声大吼,秦毅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里满是血红,脑海里满是血色,尸体和战场·········

     秦毅收缩的瞳孔里倒映房间的样子,在他身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湿了衣衫,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直直地坐在床上。

     “这·············”秦毅愣神,手臂无力颤抖,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热血淋漓大战一样,坐在床上发呆。

     “怎么啦,怎么啦,一大早喊什么,还让不让睡觉啦”楼下,胖子徐伟的声音传了过来,怨气极重,起床气大着呢。

     秦毅抱着头,苦苦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啦,怎么会突然感觉这么心惊肉跳的··········

     可任凭秦毅怎么想,却记不起来刚刚所梦见的一切,他忘了,忘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疲累的原因。而窗外,阳光正好,几缕晨光折射在秦毅的床上,一颗粉色的心型晶体发出美丽的颜色。

     “是梦?还是真实的?我忘记了什么?”秦毅自语,冷汗却不停下落,没缓过神来。

     秦毅关了房间的空调,稍稍舒缓了口气,强大的内力运转海息决,他的不安渐渐消失。

     人还清醒,东西也不缺,在别墅里,周围的景色也很美丽,秦毅自己认为也许只是因为昨天的事而衍生的烦恼罢了,一些事情不去认真,反倒轻松。

     “清醒啦?”王芬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看着糟乱的的何雨。

     何雨吓得一跳,“你这女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什么时候?你大喊大叫的,我不就进来看看罗!”

     “怎么不敲门啊?”

     王芬无奈耸肩,白了秦毅一眼,像是也刚刚醒来,微微的朦胧样子很是诱人。“我敲了,你自己像个呆子一样坐在那里,没理会我”

     “额······你先出去吧,我没事,做了噩梦而已·····”

     “噩梦?”王芬若有深意地看着他,退了出去,笑盈盈地。“这个噩梦应该是很可怕啊!”

     “对了,今天去把自愿参军的表在网上填了,打印好交给吴娜!”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