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话谈
    王芬整理了自己的情绪,舞动了几下惊魂木棍,不甚趁手的三节棍使她恢复了那笑眯眯的模样,身子一扭,下楼了。

     胖子端着一大碗汤,看着下楼的秦毅:“我说老秦,你这可不厚道啊,也没见你来帮帮忙。”

     “行了吧,就你能耐,人家今天才到,整理下内务不挺正常的嘛。”李东德说道。

     秦毅讪讪落座。胖子也没真的怪他,嬉笑着一一揭开桌上盖着的菜肴。一时间,热气腾腾,芬芳满屋,众人食指大动。

     吴娜赞叹:“胖子,你这手艺去五星级酒店当个大厨都绰绰有余啊”

     “五星级哪里够,十星级都请不动我啊”胖子倒是自恋,脱去围裙与手套,坐在一边洋洋自得。

     “臭美”尹小月在一边小声嘲讽。

     “快开动吧,我都要饿死了”吴凡拿起筷子有些迫不及待,他们兄弟是北方人,吃饭也没什么讲究,直爽的很。

     吴娜眼睛一尖,微微一拍桌子,桌上的筷子应声而起,像一颗飞出的子弹射向吴凡要伸出的手。“急什么,还有人没来呢。”

     吴凡用自己手里的筷子一挡,筷子绕着他的手转了几转,停了下来,奇怪道:“还有谁啊?人不是都到了嘛”圆木桌子边,九人一个不差,都聚在了一起啊。

     其他人也是不理解,看着吴娜一幅保持神秘地样子,没有说话。“不急,你们都认识,应该快到了。”

     “谁啊?我们怎么可能都认识。”

     “对啊,先不说我们,秦毅兄弟他今天才到,能认识谁。”

     吴娜给自己到了一小杯红酒,小抿一口,脸上带着些许红润,闭口不答。就在这时,菁华大学后街,一辆军用迷彩越野车向着别墅区行驶过来。

     迷彩车路过门卫室,那之前还拦住秦毅的那名门卫赶忙起身,手臂一震,认真细致地向车子行了个军礼,显得十分熟练。

     车上驾驶的胖胖的,身着一身靓丽的正装,正气十足。居然是秦毅早上遇到的公车司机,对保安的敬礼,他微笑回应,开车进了别墅区。

     “车子就停在门前吧,省得麻烦。”

     “你说他们这帮孩子看到你会是什么表情?估计会惊讶地下巴都掉下来吧。”胖司机说笑。

     “谁知道呢,只希望,他们能尽快适应我们的生活方式。”

     “是啊,趁着他们现在还有时间·······”

     “你不进去看看小月?”

     胖司机摇了摇头:“不了,我随便在附近转转”

     “也好······”

     下了车,挺直了腰杆,慢步上前。“叮铃铃”别墅的门铃声带着若急促的若松缓的气氛传入屋里。

     吴娜放下酒杯,嘴角勾勒起动人的弧度,等到了来人。“王芬,你去开门。”

     “好嘞”王芬也笑了笑,起身去开了门。卡嗒一声,秦毅等人都是伸头看去,对这个他们都认识的最后来的人好奇不已。

     入眼的是一身军绿色的正装,肩章,端正的五官,国字脸,短发。秦毅错愕地看着迎面微笑的来人,忽的浮现早上那做出美味包子的隐世高手,霸道的拳腿极刚,身法极柔!

     “包子铺老板?李大叔。”

     “李交警?”吴刚吴凡兄弟二人吓了一跳。“你不是那个环卫工人吗?”胖子迷糊。

     李东德张了张嘴,好像还能说出面前之人的下一个身份似的。他狐疑地看了看凝寒,却发现她也是有些惊讶和错愕。

     这个一身充满着军人气息的男人正是李大同,他一脸慈祥,柔和地像个邻家大叔。“这都是怎么了,不认识了吗?”他哈哈一笑。

     秦毅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刚刚的反应都足以说明一切,身份百出,现在有一身军装。秦毅想到那略有反常的比斗,顿时想清楚了所有。

     李大同,就是尘白说过的,法医系小队的指挥官,武术比斗,只怕是每个人都有试过了,是对自己实力的一次观察吗?呵呵,秦毅还傻乎乎地那么天真认为他只是个包子铺老板。

     吴娜见到李大同,起身行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显得十分严肃。“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华东军区总司令,李大同!”李大同回了个礼,随后就摆了摆手。

     “这是私下聚会,就不用再这么多拘谨了,再说了,他们又不是不认识我,对吧?”

     “额,是啊,认识的”胖子明白了之后也没多说,打了个哈哈,却难以真的做到释怀。

     “都坐吧,我来不是可不是为了让你们认识我的。”李大同正色,身上自然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气势。

     “你今天装作包子铺的老板是来试探我的实力吗?”秦毅打岔,直言不讳,他很不喜欢这种什么都超出自己掌控的的感觉。

     “算是吧,你师父洛鬼说的我可不放心,要是没有实力,你们也进不来这个法医系。”李大同笑道,不介意秦毅的直性子。

     “不只是你师父,凝寒,徐伟,你们都是。尘白应该有所解释,你们的师傅,都是曾经的法医系成员,都是卫国的兵将,你们也会是。”

     李大同喝了口水,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几人缓缓说道:“你们并没有心理准备来迎接这种生活我知道,可战争同样不会给你们心理准备,我需要一个答案。尘白问过,我也要亲耳听到你们的回答。”

     “你不需要再问了,我们准备好了,国家需要我们承担这个责任,我们会去。”秦毅打断了李大同的话,回答道。李大同直直看着秦毅,看着其他人都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先吃饭吧,别等到菜凉了。”转移了了话题,所有人都做了下来,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夜晚还很长··········

     不知道是因为李大同的到来还是因为法医系这些词语太过沉重,整顿饭下来,秦毅吃的毫无感觉,原本可口的饭菜都变了味道,显得有些清淡无味。倒是李大同,一个人吃的赞不绝口,连胖子都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干脆塞了耳机,怕了这位李司令。

     尹小月等人也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断在这个和他们交过手的司令身上徘徊。唯独王芬,面带微笑,神色不露,和她的师吴娜一起有说有笑,显然也是认得李大同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大同也终于收起了些玩笑的神色。向吴娜使了个眼色,招呼着众人来到了偏厅,吴娜会意,走到墙边按下一个开关,嗒嗒声接连响起,整座的窗户都蒙上了一层不可见的屏障,隔绝了室内室外的声音和信号。

     既开始了正题,他们的对话必须保持绝对的保密,不能泄露。

     房间里,李大同也没有任何的官场架子,很平和,很安静。“首先我必须对你们说声对不起,你们本来可以在任何一个大学快乐的度过每一天的,是我们军方在你们的高考上做了文章,使你们来到菁华大学就读法医专业。让你们肩负起这些沉重的责任。”李大同鞠了个躬,不带任何虚假。

     “具体的我不说了,相信尘白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灯光照射在李大同身上,淡淡的轮廓难以描绘,他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当然知道怎样和他们沟通。

     “我对你们每个人的实力和特点都有了解,音波,暗器,拳脚,轻功,媚术等等,这些武术你们都深得师们传承。”

     “可是这些武术却在未来的战争中将沦为我们的短板,科技愈发的发达,单兵作战的方式也将彻底颠覆。我需要你们接受训练,将我们目前所掌握的科技,枪械等,完全融入你们的武术,在将来,守护我们的国家。”

     “接受什么训练?”胖子问道。

     “特种部队!”李大同的声音铿锵有力,四个字砸在了所有人心里。

     什么是特种部队?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就是一个词语,电视里的,小说里的,那些通过艰苦训练出来士兵部队就叫特种部队。但其实根本不是。

     特种部队指的是针对某一特定事情而接受特殊训练的人才集合体,在东瀛,因为是岛国,在大海里战斗和生存就造就了了他们的海鲨特种部队。若是结合他们的忍术,则可扩充的范围更加广阔了。

     李大同想要解释给他们的,正是想让他们把武术融于生活,科技,热兵器等的一种特殊训练模式,一只真正的武术特种部队。

     “对我们来说,就是让自己的武功尽快融于到即将展开的战争中所必须接受的一种训练。”吴娜在一旁解释,她也曾经接受过类似的训练。

     “真的会爆发战争吗?”尹小月弱弱的问了出声,但声音小得却连她自己估计也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李大同叹了口气,不顾秦毅他们的目光,略显伤感看着落地窗外的零星萤火。“不是会,它已经开始了,而且永远不会停止下来。”

     李大同的话也是令吴娜有所感触,像是回忆起什么往事一样,低着头,靠在一边没有再说话。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重,连胖子都没有那么乐观了。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训练,什么时候开始参与战斗?”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吴刚吴凡看着坐在身边的凝寒,心里才觉得正常,冷漠的她保持冷静才是正确的。

     “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的,你们受训拟定于本月16号开始,在华东军区,清河市的郊外。”李大同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找出了一张红绿的纸张,接着说道。

     “即便是我们,也需要隐藏起来,尘白的系统在国内没有人可以侦查到,但我们的行动情报依然会被窃取。这是参军的宣传单,你们借参军进行训练。”

     “一年,你们只有一年,我们能做到的只有这些,记住,你们所学习成功的武术,哪怕是大成,也绝不会是结束,那只是另一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