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孙半仙
    一阵灰尘扬起,遮挡住了秦毅的视线,他努力看去,在那灰尘里果然是有着什么人,似乎还伴随着阵阵叫骂,声音带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这老不休,把我的东西还来·····”灰尘中,有人叫骂。

     秦毅和胖子一听声音,脸色古怪,都觉得熟悉。

     这时候,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但却是显得狡诈和········怎么说呢······猥琐。

     “嘿嘿,小子,老夫这是在点化你啊,你别狗咬吕洞宾”

     “哼,江湖行骗,别倚老卖老”

     “话不能这么说,有人求我给他算命我还不算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老人嬉笑,气息平稳,根本就不为所动。

     打了一会,那人的声音一阵气结,像是有些累了。“还我念珠,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

     但是那老头却讥笑连连。“我拿几张臭纸有什么用,钱?我看是垃圾还差不多。这念珠还不错,就借我几天用用,掉不了你几块肉吧。”

     两人对峙,但手上的动作却是纷乱快速,击打不止,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沉重而带有节奏,在争夺老人手上的一串念珠,运用的动作都不一般,气沉而厚实,是练家子。

     可老人面对面前的年轻人很是轻松,闲庭信步的随意招架,嘴上不断为自己辩解着。而他对面的年轻人则是一顿猛攻,打得稀里糊涂。

     空旷的楼盘内,灰尘激扬,两个人在灰尘中来回穿插,拳脚相加,好不热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空地上灰尘渐渐消散了,秦毅和胖子也看清楚了两人的情况,见到他们的互掐,不由得一愣。

     “吴刚?”胖子惊呼。

     “诶,秦毅,徐伟。”和老人互掐的吴刚一回头,发现自己感觉到靠近的人,居然是自己认识的两人。

     和吴刚交手的老头看到秦毅和胖子,哈哈一笑,没有丝毫不安的神色。“哦,还有帮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胖子问道。

     “来的正好,快帮帮忙,这老头神里神经抢了我的东西。”吴刚对胖子叫道,忙了又补充道:“很重要的东西。”

     这话那老头一听就不高兴了,吹胡子瞪眼:“诶诶诶,话要说清楚,我孙半仙给你算命向来只看缘分,不重物质,你与我有缘,所以才给你卜一卦,这念珠你带着有用吗?正好我老人家有事需要用几天,毛躁什么。”

     孙半仙强辩,脚下却一拐,就要跑路,可胖子还拿捏不定着,吴刚急了,虎臂一震,肌肉紧绷,空气都微微颤抖了起来,竟是动用了内功,一双大手向前抓去。

     胖子见状,心里暗道不好,要是一般练外功的练家子遇上内功,保不准是要吃大亏的,骨断筋折难免,何况对方是个老人,胖子急忙伸出手,却远远挡不住吴刚的先发制人。

     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孙半仙依旧是刚刚对打的那般轻松,拨去了吴刚抓取的大手。

     “毛毛躁躁,出手不分轻重,你师父怎么教你的?”

     “不要你管,你不把东西还我,就别想走。”吴刚怒喝,别眼前的老头激出了三分火气,没了那份沉稳。

     孙半仙这一下的出手,秦毅眸子亮了,这个眼前的老头绝对不简单,秦毅看着没有出声,这两天的所见所闻,使秦毅沉住了气。他不敢再轻易地去看清任何一个‘普通人’!

     “别想走?哈哈·······只怕是你们三个人一起也留不住我罗”孙半仙灵活的一摆手,又格挡住了吴刚的铁拳。

     “这哪里是个算命先生啊”胖子收回手,结合他们的对话,在一旁忍不住嘀咕。

     孙半仙转头,答道:“怎么就不是算命的了,我孙半仙算尽天下事,无所不知,也就这小子不识好歹。”他自吹自擂,轻松写意,让出手的吴刚更加怒了。

     “你·······”吴刚瞪眼,不知好歹的是他才对吧,胡言乱语地一番就要抢东西走人。

     “您算的是什么?”秦毅在一旁问道。

     “哼,你又是谁,凭什么告诉你”孙半仙眉毛一竖,白发须眉,居然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三人吃惊。

     秦毅尴尬,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愈发不敢小看这个老人家了。“我只是觉得既然您有这么大本事,还抢我们小辈的东西,是不是有些不妥啊,您觉得呢?”

     胖子拍着胸脯附和道:“对啊,这样还真的像是个骗子了。”

     “咳咳·······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孙半仙看向秦毅,心里对他上了几分心思,却又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沉默了片刻后,摇了摇头,停下了手。

     吴刚见他没有再动手,也收住了手脚,向秦毅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罢了罢了,宝贝得跟什么样,功夫不怎地,性子倒是倔得很啊”孙半仙对着吴刚说道,从怀里掏出了一串古铜色泽的念珠,微微一叹。

     孙半仙随手抛了吴刚的念珠过来,吴刚伸手接住,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他和这老人家纠缠了那么久,他不肯还,怎么突然之间就改了主意呢?

     秦毅也是一愣,没看透这个老人思考的是什么,难道真的是顾忌颜面了?又或是考虑到了什么其他方面让他不想再要那串看上去平凡的念珠了,这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们是菁华大学的学生吧?”孙半仙冷不丁这么问道。

     “是啊,还是大一新生,刚刚报道”胖子回答道,校园里现在正是报道的时候,人流极大,火车站汽车站都堵得水泄不通,到处可以看见抱着大包小包和行李箱的学生,胖子这话到没出什么纰漏。

     “那还差不多,没有浪费这幅好身体。”孙半仙不着痕迹地自我低语,嘴角不自觉向上扬起。

     胖子看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老脸上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退了两步,三人面面相觑。

     “小子身体还壮实,练过功夫吧,怎么样,我不要那念珠了,你来和我过两招?”放过吴刚,孙半仙转而看着秦毅,一脸狡黠,搓了搓手。秦毅沉默,没有出声。

     “放心,要是这真打你们,你们怕是受不住罗,老夫只是看你虎臂熊腰有把子力气想试试身手罢了。”话罢,孙半仙就盘膝坐下了,嘴里碎碎念掐着手指,十足的算命先生模样。秦毅莞尔,静静看着他,下午的空气有些干燥,工地上的灰尘更甚,风浪吹起,还令得老人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

     “这又是要算命吗?”胖子问吴刚。

     吴刚眼角抽搐,刚刚的他也是遇到老爷子硬给他算命,结果起身抢了念珠就开打了,一开始他还怕出手伤人,可后来却是发现自己根本丝毫伤不到这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头,有些吃惊。

     孙半仙五心向天,一手攥紧,一手挥动,挥出一道道轨迹,曲线的动作颇为美感,只不过他时不时还偷偷睁开眼,宛如一个老顽童一般。

     不到几分钟,孙半仙站了起来,而他起身之后,笑得更加灿烂了,仿佛真的算到了什么。

     吴刚挠了挠头,难道这老头和人打架前都要来这么一出‘算命’的把式?明明实力深不可测,为什么要这么装模作样呢?

     孙半仙指着秦毅说:“命格根骨俱佳,是个练武的好手。”

     “老大爷,你能正常点说话吗?算命什么的,现在的社会,早就没人信了”胖子撇嘴。

     “你们懂什么,卜算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学问,蕴含着你们想象不到的能量”孙半仙没有因为胖子的无礼而生气,言语还很得意。“你们的功夫,又有哪样是现代社会的武馆能练出来的呢?”

     秦毅内心一沉,愈发觉得这老大爷古怪起来,胖子练的是少林功夫,是不可能武馆里练出来的,但也不可能单凭看看就知道吧。看样子,这孙半仙身上还藏着秘密。

     “大爷你可是说笑了,武馆的去处,也是绝对练不出您这样的人吧?”秦毅嘴上这么说着试探。

     孙半仙没有反驳,淡淡出声。“你,是守关人的弟子吧。”

     “守关人!!!!”吴刚震惊,这个名称给了他太大的惊讶。

     孙半仙眼神飘忽不定,最后在秦毅身上停留了片刻,说道“千军斩,了无痕,血罗刹,守关人!”

     “什么守关人啊,没听说过啊。”吴刚也是一脸不解,满头雾水。

     “我知道”吴刚缓了神,说道。“那是武林中一个传说中的高手,曾经以一柄长刀杀尽四方的强敌,所有门派的人都闻风丧胆,可惜它是个军人,后来被派去玉门关镇守,江湖称为守关人。”

     传说中的高手???胖子吃了一惊,惊讶的看着秦毅,这孙半仙的眼神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但秦毅是用棍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守关人的弟子,那难道是·······

     胖子转头看着愣神的吴刚,想了想也觉得不大可能,吴刚吴凡兄弟是拳脚的硬手,是不喜兵器的。

     秦毅愣神,念叨着这句诗几遍,仍然不明白老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毅一幅吃惊的样子,问胖子知不知道这句诗,胖子则摇头晃脑不知道。孙半仙看到他这样行为,很诧异地问道。“你难道没听说过这句诗吗?”

     “从来没听过”秦毅实在不明白,眼前的老人功夫很强,比自己要厉害太多,担又一直说着不明不白的话,很是费解。

     孙半仙皱眉,奇怪了,有甲子实力,且手茧呈波纹状,身形稳健,应该是练刀棍的好手啊,可为什么连这句诗都不曾听过呢。

     孙半仙又问。“你真的没有听说过这句诗吗?”

     秦毅自然还是一样的答案:“没有!”

     孙半仙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花白的眉毛拧到了一起,不应该啊,若是用刀的人没有听说过守关人,那还学什么刀呢,难道学棍不成?

     孙半仙不着痕迹的将右手插进口袋,摩挲着什么一样,闭眼沉吟。

     “不管啦,来,过上两招就什么都知道了”孙半仙一甩手,不想再去费心思考,想通过与秦毅的切磋中得知自己算出的结果。

     孙半仙右脚前摆,左脚微微弯曲,起手式预备,内蕴气势,和刚刚吴刚过招时的风格略显不同,显得······更加正式了。

     “秦毅”吴刚出声,想要他注意这个古怪的老头,他刚刚和孙半仙缠斗过,深知他出招的诡异。

     秦毅摇了摇头,表示不碍事。胖子抬头哈哈一笑“说不清就开打,倒是对我的口味。”

     “哼,小子,老实说,我可从没有看走眼过,这次我也不信我会看错”孙半仙依旧坚持自己的判断。

     “前辈的功夫高深莫,小子冒昧了,可我真的不是什么守关人的弟子。”

     “真的假的你说了可算不得数。”孙半仙双手下压,气起丹田,内力如游龙在经脉中汹涌奔腾,一股压力冲着秦毅铺天盖地地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