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有可能恢复
    顺着声音缓缓望去,叶洵就看见一个穿着华丽西装,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而在这西装男的身后,还站着两个戴墨镜的保镖。

     见叶洵望着自己,西装男脸上抹不去的鄙视感,他不屑的看着叶洵吼道:“还不把你的脏手拿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身份?也敢碰丁老的身体?”

     听着这番话,叶洵的心里头有些恼怒。

     不说自己是出于好心想为这老者治病,就算是别人发生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也会上前查看一番,没想到这就变成了西装男口中的‘要命赔偿’?

     冷哼一声,叶洵放开了原本要准备入手的几个穴道。

     既然人家不需要,他也不是那种死乞白赖的人。

     见叶洵已经放开了手,西装男脸上的不屑更深了,他冲着身后那两名保镖摆了摆手。

     那两名保镖会意后,立马冲上去,架着这老者离开。

     而见老者已经离开了,西装男立马满脸傲气跟叶洵说了一句:“算你识相,如果还死死的纠缠的话,我必定让你废了你的双手!”

     说完后,这西装男也转身离开了。

     望着这西装男的背影,叶洵摇了摇头。

     这西装男只是话语当中有些跋扈,但是实际上却没做出半点伤害叶洵的事情来,所以叶洵也没跟他计较什么。

     一直等到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叶洵才迈开脚步回了家。

     今晚上的锻炼已经足够了,明天就可以接着下一步了!

     …

     渐渐地,入夜了。

     整个丰江市灯火通明。

     而在一家医院中,一名四十来岁的医生从手术室内走了出来。

     手术外正站着五六个人,而其中一个,正是那个西装男!、

     这医生走出来后,正坐在西装男旁边椅子上的中年男子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焦急的看着这医生说道:“李医生,我父亲他怎么样了?”

     西装男也在这时慢慢站了起来,目光同样锁定在了李医生的身上。

     李医生慢慢的将口罩摘下,神色之中有些激动的说道:“丁先生,在回答你的话之前,我想问问你,你们有没有给丁老服用过什么药?或者做过什么手术吗?”

     “什…什么意思?”这中年男子有些愣住了。

     李医生连忙给他解释道:“丁老的身体当中,有九条血管上的血流是逆转的,本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必死无疑的存在,可没想到丁老硬生生的撑了三年。这三年来,我们一直想办法要为丁老治疗,可是一直无从下手,可是今天,我惊讶的发现,在丁老身体当中那九条逆转的血管竟然有一条回去了!所以我才问问你们是不是对丁老做过什么事情?或者吃过什么东西还是药?好让我们对症下药,以此来治疗丁老的病!”

     “李…李医生,你说我父亲他…好了?”中年男子满脸震惊的问道。

     对于父亲的病,中年男子是知道的,自从三年前被查出无解的症状后,是父亲一直苦苦支撑着,而他们这些人也为父亲不停的寻找着求助之法。

     可最后的结果终究是以失望收场。

     但没想到如今,父亲的病竟然好了?

     “也不算是好了,只是有根血管莫名其妙的回复原样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原因,所以不敢妄下定论,这样吧,你把丁老留在这里观察两天,两天过后要是有什么新的发现我再跟你说。”

     “好,好,李医生,请务必要将父亲医好!酬劳方面你不必担心,只要能医好,哪怕要我丁家倾家荡产也在不惜!”

     李医生却摆了摆手回道:“也不用那么严重,只要我们把根源找到就好。”

     “好…好…”

     此时中年男子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连着说了两个好字之后,就给了李医生一个感激的眼神,之后就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而站在一旁的西装男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头有些发慌。

     他突然想起在公园那个少年来。

     难道说…

     接着,他又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那种低贱人怎么可能会治病。

     所以那种心慌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就消失了。

     他跟着这一群人,慢慢的走出了医院。

     …

     一夜的时间匆匆而过。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叶洵不用上课。

     起了个大早,此时叶洵的父母已经吃完早餐去上班了,而桌上放着那些冷了些的面包。

     叶洵上前去将这些面包风卷残云,又喝了口水,这才下了楼。

     他没有再去那个公园,因为现在这幅身体已经不需要军体拳,他可以开始接受下一步了。

     走出小区,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叶洵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山!

     付了钱下车后,叶洵就上了山。

     在山上找了个没人且空旷的地方,叶洵直接将上衣以及鞋子给脱了,接着走到一旁的大树面前,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大树,双脚着赤裸的在地上围着这颗大树跑。

     地上还有些碎石子,叶洵尽量让自己的双脚避开那些尖锐的碎石,但还是有些尖锐的碎石扎进了叶洵的脚心。

     他的眉头紧皱着,嘴里没说出半句话来,双手双脚依旧没停过。

     作为一个杀手,必须要有一个对危险的感知力,所以叶洵必须把自己的双手以及双脚放在两个极端的位置,从而达到一心二用。

     至于什么是极端。

     大树上一些尖刺,以及地下的一些尖碎石。

     这些都是叶洵所要避开的!

     围着那一拳打了好长一会儿后,叶洵发现自己渐渐的习惯了这一片的一些危险位置,于是拿起地上的鞋衣往另一颗树过去。

     一连换了几棵树后,叶洵的耳边突然听到了旁边的一丝骚动声,赶紧停止自己的动作,接着穿好鞋衣跑到一旁的草丛当中躲好。

     现在不能够继续下去,至于离开的话到时候别人见自己双脚上的鲜血估计也会纠结不清,所以叶洵只能等他们过去后在找机会。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叶洵就看到了不远处两男两女走了过来,看年龄的话,都在二十七八左右。

     这两对的其中一对很是甜蜜感,应该是一对情侣,但是另一对却不相同了。

     女的眉头紧皱着,不满的走着路,而另一个男的则在她面前不停的讨好着,可这个女的却对这个男的异常冷漠,甚至有种退远万里的感觉,看情况应该是这男的想追这女的,但是这女的不同意,而这男的又不想放弃,所以才导致这女的对这男的有些不喜欢。、

     …

     而这个带着些冷漠的女孩叫周媛媛,另一个女的则是她的闺蜜,叫李月,两人是在大学当中一个寝室的,后来毕业了就一起来到了丰江市,一直到前不久,李月有了对象。

     本来闺蜜交男朋友并没有什么,可偏偏这李月的男朋友有些奇葩,再见到周媛媛长的漂亮后,非要把自己的朋友许世晖介绍给周媛媛,说是这许世晖家里有权有势,要是两人成了不仅对周媛媛好,更是能够保障自己的未来。

     李月当然不会拒绝,所以今天就直接把周媛媛给约了出来,她的男朋友则是把许世晖约了出来。

     一开始许世晖也只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来的,可是一看到周媛媛那惊为天人的面容后,一下就动心了,立马就出手了,一路上不停的嘘寒问暖,话语当中还表示着自己家里怎样怎样的。

     可是周媛媛完全不吃这一套,这让许世晖有些烦躁,不过一想到这女人未来可能会在自己床上摆弄风姿的样子,许世晖也就没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