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那年
    “叶洵,你给我滚出去!”

     一道巨大的怒吼声将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叶洵打醒过来,他抬起头,迷茫的望了望周围,脑海中带着巨大的疑惑。

     “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

     见叶洵还不动身,讲台上站着的中年妇女一下就怒了,将手中的粉笔朝着叶洵扔了过去,同时嘴里继续吼道:“叶洵,你没听到我的话吗?赶紧滚出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粉笔,叶洵下意识的一接,那颗粉笔在叶洵的手中瞬间化为粉笔灰。而耳中所听见的声音让叶洵的整个身体为之一振,立即就反应过来。

     “难道说…我重生了?”

     叶洵喃喃着,将握着粉笔灰的手摊开,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慢慢走到门口。

     看见叶洵乖乖听话,那个中年妇女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便继续讲着课,其他人也一副见多不怪的表情,不在搭理叶洵。

     …

     走出教室后,一道熟悉的场景就入目在叶洵的眼中。

     熟悉的空气,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这是真的!自己…真的重生了!而且重生在了十二年前的高二时代!

     一股难言的喜悦从叶洵的心中爆开,让叶洵原本紧绷着的身体一下子松开,更让叶洵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前一世,叶洵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杀手之一,却没想到最后会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杀死。

     想起那个女人,顾芸儿。

     叶洵不禁摇了摇头。

     在她将匕首刺入叶洵心脏的那一刹那,叶洵的心就已然没了她的位置。

     同时,叶洵又想到了前世的种种,不禁将拳头拽紧了。

     “既然老天给了我重生的机会,那我绝不会在让曾经的悲剧再度发生!”

     …

     过了好长一会儿,一个打铃声响彻着整个学校。

     教室内的中年妇女,也就是叶洵如今的班主任,交代了几句话后便来到门口数落了叶洵了几句,便离开了。

     叶洵没有回话。

     一直等到那个班主任离开后,教室内走出来两个身影到叶洵的身旁来。

     “叶洵,昨晚上去哪儿潇洒了?让你一早上都没精打采的。”那两个身影中,一个女孩戳着叶洵的脸蛋笑嘻嘻的说道。

     这女孩叫沈嫣然,有着一张绝美的脸蛋,所以被誉为丰江市第一高中的校花之一。因为高二的时候跟叶洵同桌,所以两人的关系极好,不过却仅限于好哥们之间罢了。

     “是啊,你昨晚上到底去哪儿了?也不叫上我一起。不过还好,晚上我这边有几个刚回来的朋友,叶洵,你要不要一起去?正好认识一下。”

     另一个是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他看着沈嫣然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还是很自然说道。

     叶洵没有回话,反而目光紧紧盯着这男生。

     哪怕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相见时,叶洵的目光还是变得凌厉起来。

     这个男生叫顾子丰,表面上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家伙,但实际上却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在前世,正是今天这个场景,顾子丰将叶洵约了出去,在饭会上,顾子丰让人将叶洵灌的半醉,而后又安排一个女孩脱光衣服跟叶洵睡在一起,从而陷害叶洵强奸,被判七年,锒铛入狱。

     在叶洵入狱之后,顾子丰又安排人将叶洵的父母设计害死,让叶洵家破人亡。

     一直等叶洵出狱后发现这事,想要去找顾子丰报仇,却发现顾子丰早已消失,不知所踪。

     因为自责和愧疚,叶洵开始堕落。最后在一次意外下加入了一个组织。

     因为不害怕死亡以及极高的悟性,所以叶洵在那组织不到三年,就已然成为了全世界最顶尖的杀手之一。

     而顾芸儿正是在同一个组织,好几个同任务时所相识的,又因为顾芸儿的陪伴,所以两人生出情愫。

     本来那时叶洵只想要脱离组织,然后回国找个没人的地方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但却在最后,叶洵发现了顾子丰的踪迹,想要回国去找顾子丰报仇,可在回国的前一晚,却被顾芸儿了结此生。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话,可顾子丰面对的,却是两个人不一样的人。

     …

     叶洵朝着顾子丰淡淡一笑,顺势将那目光收了起来,开口说道:“好啊,正好晚上我没什么事情。”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去接你。”

     顾子丰一开始被叶洵的目光吓了一跳,但是一想到晚上的事情,他的嘴角就划过一丝幅度,只当自己看错了。

     “喂,你们要出去不叫上我良心真的过得去吗?”一旁的沈嫣然看着两人笑呵呵的约饭,不经意的问道。

     “嫣然,晚上我们都是几个男的,你一个女的跟过去也不合适啊…这样,等下次吧,下次我再约几个女孩一起,到时候你在过来。”顾子丰连忙说道。

     “什么下次啊,不让就不让,我自己去,哼!”

     沈嫣然一跺脚,气鼓鼓的离开了。

     顾子丰冲着叶洵笑了一下,然后便跟了上去,一路上不停地说着好话安慰着。

     望着顾子丰以及沈嫣然离开的背影,叶洵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他似乎好像明白为什么顾子丰要设计陷害他了,所谓红颜祸水,指的正是这个吧?

     只可惜,沈嫣然还傻傻的并不知道,还以为顾子丰也跟叶洵一样,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

     一下午的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听着熟悉的打铃声响起,叶洵快速的收拾东西回到了家。

     叶洵的家是在一个挺旧的小区里,不大,只有三十平米左右,不过却刚好是两房一厅一卫。

     叶洵刚打开家门,一股久违的香气从厨房缓缓的传入叶洵的鼻中,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这时候,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的叶洵母亲秦玉芳看着自家儿子回来了,笑着跟他说道:“一天学习累了吧?正好饭刚做完,把书包放下去洗把手准备吃饭了…还有啊,孩子他爸,别做沙发上了,赶紧过来帮忙盛饭。”

     叶洵点了点头,然后把书包放下来到厨房洗了手。

     出来的时候,饭都已经盛好了,叶洵的父亲叶天东正坐在饭桌上吃饭,而秦玉芳则不停地数落着他。

     看着这温馨的场面,叶洵笑了笑,然后到叶天东的一旁坐下吃饭。

     秦玉芳给叶洵加了块红烧肉,叶洵夹起那块肉放入嘴中。

     油腻且又带着香气的肉味充斥着叶洵的整个神经,让他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滴了下来,正好滴落在叶洵手中的饭碗上。

     对于别人来讲,或许只是一天的时间,但对于此刻的叶洵来讲,这已经是十二年了!

     整整十二年都没在尝过这样的饭菜了啊!

     这何尝不是一种感动?

     “儿子,你怎么了?!”看着自家儿子情绪不对,秦玉芳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焦急的问了一句。

     “没事,就是沙子进眼睛了。”叶洵放下筷子,揉了揉眼睛回道。

     “孩子妈,早让你别老开着窗了,现在好了吧?还不赶紧把窗户关起来。”一旁的叶天东连忙数落道。

     秦玉芳瞪了叶天东一眼,但还是乖乖的到窗户旁把窗户给关了,而后继续回到饭桌上数落着叶天东。

     叶天东也不示弱,反而冲着她回了好了句。

     耳中听着这一遍遍过去烦躁如今却温馨的话语,叶洵的心中带着丝丝难言的感动,同时,他也将自己的拳头攥得紧紧的。

     过去的一切将不会在发生,以后,也绝对会更好!

     …

     吃过饭后,叶洵顺着记忆找了个偏远的小公园。

     这个点的时候并没有人,叶洵也得以放开,找了个空旷的地方,一套军体拳被叶洵打出。

     今生,叶洵不会再让悲剧发生,但前世所发生过得事,所有的仇恨,叶洵绝对不会放下!所以,他必须尽快回复实力。

     现在这幅身体的没有经历过九死一生,所以人体所蕴含的爆发力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再加上这一世的身体也极少锻炼,所以叶洵想要恢复当初的巅峰时代,第一步正是与前世同样的起点,锻炼。

     而这套军体拳,也正是叶洵思考了许久过后所适合的。

     只是刚把这套军体拳打出一半,突然一股风劲从叶洵的后背传来。

     叶洵一下就反应过来,迅速收起这一套拳法,一只手朝着后面一挡。

     只听‘咔擦’一声,叶洵就感觉到自己手臂上的疼痛感。

     闷哼一声,叶洵一脚朝着眼前这身影踢去。

     那个身影见这一脚,惊咦一声,迅速的放开了叶洵的手臂,然后往后退了几步。

     叶洵不禁摇了摇头。

     弱,自己真的太弱了。

     如果放在前世,这个人还冲上来的那一瞬间,自己绝对能够将他的脑袋带下!

     同时,叶洵也缓缓的抬头望去,发现眼前这个身影的主人竟是青年男子。

     还没等叶洵开口询问,这青年男子迅速的冲了上来,对着叶洵一招一式的进攻着,叶洵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靠着自己仅剩的一只手抵挡着。

     可是越打,叶洵的心里头突然就升起一股怒火来。

     眼前这青年男子的每一招都是冲着自己的要害来的,一旦没挡过任何一招,那叶洵也将死在这男子的手下。

     但同时,叶洵又是摇了摇头。

     不仅是自己弱,眼前这男子同样也弱,他的每一招一式都存在着空挡,不要说在自己前世的时候,就单单自己这两条手臂都没事,眼前这男子绝对过不了叶洵的三招!

     场上的场景一直是这青年男子占了上分,但只有叶洵自己知道,打败他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果然,因为体力不支,这青年男子的很快就出现了一丝特别大的空挡。

     趁着这个空挡,叶洵一脚朝着这男子的胸口踹去。

     力量不大,却击在胸口上最弱的部位,青年男子被踢了猛退了数步。

     叶洵趁着这个时间,将自己另一只手的骨折接回去,然后盯着那男子问道:“说吧,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来杀我?”

     “切磋而已。”

     青年男子蔑笑一声,就好像这件事就是无关紧要一般。

     叶洵冷笑,他所谓的切磋就是置人于死地?

     同时,叶洵也不再废话,整个身子就冲了上去。

     “住手!我们之间的切磋已经结束了!”

     青年男子没想到自己受伤了叶洵还不肯放过,急忙吼道。

     不过叶洵怎可能住手?

     上前一步,叶洵一手将青年男子的身体击倒,然后大脚直接放在了他的胸口上,用力一按。

     ‘咔擦’一声。

     一道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从青年男子的口中吐出:“啊!!小杂碎,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让你的家人,让你朋友为你陪葬!”

     叶洵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双脚朝着他双手而去。

     可还没等叶洵的双脚到底,一种危险的气息弥漫着他的全身。

     叶洵猛地退了数步,一道身影就站在叶洵的面前护着这青年男子。

     抬头望去,却见这是一个穿着华服的老者。

     此刻,他周身杀气涌现般的盯着叶洵。

     而青年男子看见这老者后,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

     “林叔,帮我把小杂碎给碎尸万段!”

     老者没有回答青年男子的话,反而冲着叶洵怒问道:“说,为什么只是切磋,你却伤他那么深?!”

     听着老者的话,叶洵只觉得有些好笑。

     “你说切磋,何为切磋?切磋皆是点到为止,可他从一开始莫名其妙的偷袭我不说,后面还招招朝我要害而来,若非我实力强劲,我早已经死在他之手下,可你却说是切磋?是不是你所谓切磋就是我死,他活着?”

     叶洵的话并没有让老者有多少愧疚之意,反而讥笑一声说道:“不过是区区一条人命而已,就算让你粉身碎骨,也及不上我少主的一根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