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怨恨
    丁辉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本来他好不容易等到叶洵过来为丁老治病,结果人还没进去,自己这个儿子就这幅德行。

     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

     当下,他就走上前来扇了这墨镜男一巴掌后,说道:“丁浩!现在立刻,马上,跟叶先生道歉!”

     “什么?爸,你让跟他道歉?”这墨镜男丁浩摸着自己的脑袋,满脸蒙圈的说道。

     “你要是听不懂我说的话,那就滚出丁家!”丁辉吼道。

     丁浩听完后,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只是他的脸上绑着纱布,所以别人看不见。

     他盯着叶洵,脑海当中转了右转,最后只能咬着牙吐出三个字来:“对不起!”

     叶洵没有回话。

     丁辉还以为叶洵生气了,赶忙说道:“叶先生,犬子也只是一时说错话了,还望你不要怪罪啊!”

     叶洵没有回答丁辉的话,反而看着他问道:“丁先生,你知道,昨天这个丁浩跟我说过什么话吗?”

     “什么?”丁辉一下就愣住了。

     叶洵接着说道:“昨天,丁浩找上我,硬要把我当做,我不肯,他便让人要切了我的双腿带走。说真的,本来对丁老的病我也只是出于好心,可是没想到你们做的如此极端,若不是丁健的苦苦哀求,说真的,我根本不会来到这里,更不会为丁老治病。”

     说完后,叶洵也不再管丁辉,转过头对着那个李医生说道:“医生,你先带我过去吧!”

     李医生害怕惹的叶洵不高兴让叶洵改变主意,所以立马点了点头,带着叶洵绕过丁浩往后面走去。

     而这边的丁辉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本来以为丁浩的伤是因为丁健所连累的,结果没想到竟然自己作死的。

     不仅如此,现在还把叶先生给得罪!

     看着眼前这个整个脑袋都绑着纱布的丁浩,丁辉气的扇了一巴掌过去。

     “逆子!”

     那边的丁浩本来整个脸的骨头都断了,现在被这一巴掌扇的‘嗷嗷’直叫。

     “我昨天让你去调查,去好生款待请来,你现在就是这么做的?万一叶先生没有那般过人的功夫死在你的手下,到时候,你的爷爷怎么办?整个丁家怎么办?还枉我一直把你当做丁家的未来培养,结果你却做出危害丁家的事情来,看来以后,我要好好在想想这件事了!”

     丁辉冲着丁浩吼道,吼完之后,一甩胳膊,往丁老病房的方向走去。

     丁浩还在那捂着自己的脸直叫。

     他的双眼满是怨毒。

     他本身就有着一股傲气,所以昨天在知道叶洵的身份后,才会对她如此不屑。

     在他想来,能够治疗丁老那是叶洵的荣幸,所以叶洵就必须到来!

     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

     一想到叶洵,他的心里就堵着一股气。

     他的眼神当中满是怨毒。

     丁浩发誓,一定要让叶洵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垃圾人尝尝什么惹恼他叫做代价!

     …

     来到丁老的病房内,叶洵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身上被插着无数根管子的丁老。

     “小…小伙子…”

     看到叶洵进来后,丁老朝着他笑着打招呼道。

     这些天以来,他也听说了叶洵这事,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公园当中的一个招呼就让跟了自己不治之症有机会医好。

     叶洵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探了探丁老的身体,接着对身后的李医生说道:“你把丁老身上的这些管子都给摘了。”

     “叶…叶先生,这…这有点不妥吧?丁老现在的身体还这么严重…”李医生一下就被吓了一跳,赶忙说道。

     “没什么不妥的,你就照我说的做,如果出了问题,我来担当!”叶洵态度坚决的说道。

     他已经探过丁老的身体了,因为之前的那一处位置已经恢复了造成了他身体上好几个位置的堵塞。

     这种感觉就是一条水管从两边流进去,从而造成两边都流不出来的感觉。

     所以才会让丁老如此虚弱。

     不过这对于他的生命力并没有多少危害,否则叶洵也不可能这么自信满满。

     “这…那好吧…”

     见叶洵说到这份上了,李医生也只能乖乖听话,将丁老身上的一根有一根管子都拔了出来,之后又带着这些管子的仪器走出了病房。

     “丁老,我要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叶洵说道。

     点穴术必须要把握好力气,否则就算你能找到一个点位,也无法做到真正的点穴。

     “没事小伙子,放手来吧!”丁老满脸无所谓的说道。

     叶洵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去,很快便找到了三处位置,在那三处位置把握好力量一按。

     “恩…”丁老感觉到那三个地方的疼痛感,微微的哼叫了一声。

     叶洵就好像没听见丁老的声音一般,在这个三处位置解决之后,立马转换在剩下的那五处位置,掌握好力度,再次按去。

     等到皮肤上面已经变得紫青,叶洵才放开了手,然后对着丁老说道:“丁老,已经完成了,剩下就是只要你好好修养,不要太过于劳累,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

     “谢…谢你了,小伙子。”

     丁老气喘吁吁的说道,这身上的疼痛可不比挨子弹轻。

     叶洵没有回话,转过身推开病房的大门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丁辉正坐在那。

     看到叶洵出来了,他一下就窜了起来。

     “叶先生,家父的病…”丁辉小心翼翼的问着。

     “没什么大碍,只要后面好生修养即可,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找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不会找不到我在哪。”叶洵冷声说道。

     丁辉有些尴尬说道:“叶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于亲人的询问而已,至于犬子所做的事情,我向他替你道歉,希望你…”

     叶洵却摆了摆手打断他道:“我不想跟你们扯上任何的关系!”

     说完后,叶洵也不再搭理丁辉,迈着脚步离开了。

     能够出手救治丁老,除了看到丁健的那以命哀求外,更重要的,是叶洵觉得,丁老或许并没有世家族那般老者的模样。

     他就像一个邻家的白发老爷爷一般,给人一种温和而又慈祥的感觉。

     像这样的老人,叶洵何有不救之理?

     …

     出了医院后,叶洵正准备拦辆车回去学校,可是这时候,一辆奥迪车牌的车突然冲到了他的面前。

     车门被人打开,丁健从上面走了下来。

     “叶先生,真的很感谢您能够出手,谢谢谢谢…”丁健满脸激动的看着叶洵说道。

     “没什么可谢的。”叶洵摆手回道。

     “叶先生,我知道,可能之前我冒犯您了,所以我…”

     丁健说着,转过身从车上拿下来一张白纸合同、一张银行卡,以及一根黑色的笔。

     “这是一栋市内的别墅,这卡里有三百万,这些,是我全身上下所有的存款,还望叶先生您能够收下。”

     叶洵愣了下,他没想到丁健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一想到里头那个丁健的丁辉,叶洵又摇了摇头。

     其实拿钱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他来做,可是从头到尾,他压根就没有拿钱的意思,似乎在表明着,叶洵就该给丁老治病一般。

     曾经叶洵接一次任务的价格已经上亿,所以他也不是那种贪财之人,只不过丁辉的做法让叶洵有点略微不舒服。

     再想到丁健口中的‘您’,以及丁辉口中的‘你’,叶洵心里头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深了。

     再度摇了摇头,将这些抛之脑后,叶洵看向丁健回道:“不用了,你拿回去吧!”

     丁健一下就急了:“叶先生,您别拒绝了,我丁健曾经就跟您说过,只要您拿救丁老,哪怕要了我的命也在所不惜!可是你并没有,所以现在,我的这条命就是叶先生的,而这些,正是我全身上下所有的资产,命是您的,这些资产,自然也是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