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灵泉寺藏经阁扫地僧(一)
    我等三人上的出租车,由于早些时候,与司机师傅聊的比较投机,所以眼下出租车司机,对我特别的热情。

     “姑娘!真打算去啊?有没有跟家里人说一声啊,这来回的话,恐怕得下午才能回来啊!”出租车司机问答。

     “婉清你看,叔叔都让我们跟家里说一声!”夏至总算是见到了志同道合的人,高兴的说道。

     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我等毫无情面的奚落,一路之上,出租车司机还在不停的喋喋不休,不过我的心中已经满是灵泉寺了!通过手机不断的搜索关于灵泉寺的信息,虽然司机还在说着灵泉寺的消息。

     通往灵泉寺的道路,变得坎坷难行,出租车颠簸的厉害,不过众人对于灵泉寺充满了好奇,对于这个神奇的地方,充满了期待!

     寺庙依山而建,苍松古柏,绿树成荫,辞别了司机,我等三人上的寺庙里,寺庙之中,别看远离都市,香火还是十分的茂盛,人来人往。

     “我们从后门溜进去吧!”夏至略显猥琐的说道。

     “没出息!”

     实在是看不惯一个男孩子,整天家跟在女孩子屁股后面也就罢了,而且还如此小气,让人看着都有些作呕!

     “唉!婉清,没有门票的,只要有些香火钱就可以了!”魏武卒说道。

     “走!”

     灵泉寺之所以被称之为灵泉寺,山间有一泉,色碧味甘,终年不溢不涸,名曰“灵泉”进的大门之后,一块石碑格外的醒目!

     “千载灵泉古道扬,唐朝名胜冠诸方。云龙野树藏山寺,风送霜钟到德阳。石佛阶前秋月冷,残碑下稻花香。霞杼直上高峰顶,万里睛空望帝乡。这是谁写的啊?”求知欲旺盛的魏武卒问道。

     “下面不是有几行字啊!”说话之间,原本还是万里无云的晴空,一下子被浓云笼罩,整个寺庙中的香客,眼看就要下雨,纷纷起身准备离去。

     “我们也回去吧!”胆小的夏至说道。

     “胆小鬼!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了写书,积累一些灵感,眼下一点灵感也没有找到,走什么走!要走你自己走,别拉着我们!”

     “婉清!我没有钱回去啊!”夏至的怂样那是与生俱来,说是厚颜无耻,也是一点也不过分。

     “夏至!阴天就把你吓成这样,真是没出息!”魏武卒在一边说道。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佛门禁地,按理说不会让人有阴森恐怖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下的灵泉寺,总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总是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不停的注视着我们。

     沿着寺庙的回廊,三人拾阶而上,天空之中已经有星星点点的雨滴落下了,阴森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就连我都觉得有些不适应,再看其他二人的时候,脸上或多或少,都显露出了一丝丝的恐惧。

     “婉清!要不我们回去吧!”魏武卒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由于恐惧开口说道。

     “没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再看一看!”

     寺庙本就清净之地,眼下天降大雨,香客们早已离去,偌大的寺院之中,估计只有我们三个人了!

     “藏经阁?”七拐八拐之后,阴差阳错的来到了灵泉寺的藏经阁!藏经阁不同于其他的房屋,其他的房屋,都是连在一起的,唯独这个藏经阁,孤零零的待在山坡之上。

     “快来看!藏经阁!没准里面就有扫地僧,说不定能在这里,找到《九阳真经》!”

     “婉清!这不是少林寺的藏经阁!怎么会有《九阳真经》再说,那都是金庸老先生杜撰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神奇的事情!”魏武卒话音未落。

     只听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藏经阁里传出,‘世间事,无可亦无不可,真亦是假,假亦是真!妙绝之事,说不得!’

     “天哪!这里还真有传说中的扫地神僧啊!大师安好!”说话之间,赶紧上前行礼道,这些礼数,当然都是从武侠小说了学来的!

     “请!”说着抬手礼让我们进去。

     “婉清!我不是在做梦吧!这里还真有扫地僧啊?难道他也会武功?”夏至问道。

     “管他呢!先进去看看,没准还真有收获!”

     “我怎么觉得这里好古怪啊!”魏武卒说话的时候,用手一指墙壁,只见墙壁上,到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圆圈,圆圈十分的怪异,都是大圈套小圈,圈中还有圈,让人看着,都有些眼晕。

     “先进去再说,回头问一问扫地神僧不就知道了!”

     “婉清!你不会真当这人是《天龙八部》里那个绝世高手吧?万一要是坏人怎么办啊?”魏武卒善意的说道。

     “哪里那么多的坏人,走!”

     “大师!这墙上的怪圈是什么意思?”

     “这圈好似世间的事,我们总是在圈中,等圈中的事情都知道了,就误以为窥尽了天下的事,殊不知这不过是一个小圈,外面还有更大的圈子!”扫地僧说道。

     “如果按照大师的说法,那这圈外的事情,应该怎么解释啊?”

     扫地僧慈眉善目,缓缓的说道:

     “如同人一般,三两岁的咿咿呀呀,十几岁的时候,离开父母开始求学,等学业有成,还要成家立业,三两岁是一个圈,十几岁又是一个圈,等到了以后还是一个圈!至于圈外的事情,有些人一辈子也未必能够遇到!”

     “有道理!科学起步也就不过几百年的时间,但是宗教已经统领人类社会几千年了,若是真的毫无道理的话,又怎么会延续如此之长的时间!”

     “婉清!科学就是科学,怎么能够与神神鬼鬼的宗教相提并论啊!科学是明智的,宗教是愚昧的!科学是进步的,宗教是落后的!科学是向上的,宗教是…”夏至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道。

     “哈哈…佛门善度有缘人!今日天降大雨,是天要留客,三位不妨稍作片刻,老衲这就去给大家上茶!”扫地僧说着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