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4同前。街道
    第一章4同前。街道

     [罗密欧、迈丘西奥、班伏里奥和五六人或戴假面或拿火炬上]

     罗密欧:该怎么做呢?是就这样气宇轩昂地走进去,不说一句无谓的话,还是说一番话来作为装饰我们面子的铺垫呢?

     班伏里奥:像这种虚假客套现在早已过时了。不管他们认为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只要跳上那么几圈舞便走掉好了,既不必像手提花篮,蒙着双目的丘比特一样去让那些娘儿们害怕,也不必满口说着那些像从书上摘下来一样的开场白。

     罗密欧:把那个火炬给我。我阴暗的心只希望得到火光的照耀,不喜欢跳舞。

     迈丘西奥:不要这样,我们多么希望你跟我们一起在舞场上旋转啊,亲爱的罗密欧。

     罗密欧:不要强迫我吧。你们可以让轻盈的舞鞋尽情飞舞,而我的身体却被那灌了水银的灵魂紧紧地束缚在地下,让我举步艰难。

     迈丘西奥:如果你身陷爱情,那就让丘比特的翅膀来送你飞到凌霄之中吧。

     罗密欧:丘比特的利箭已射穿了我的心胸,而我却无法让他的翅膀带我升入高空。他牢牢地将我的心灵捆绑,我被爱情的重担压得无法挺直胸膛。

     迈丘西奥:拖着爱情这样一件无比柔情的东西一起下坠,这实在是一种罪过。

     罗密欧:它是柔情的吗?它像女巫手中那坚硬的拐杖一样无理蛮横,如野玫瑰花上的尖刺一样伤人。

     迈丘西奥:要想战胜爱情,就要像对待世间的一切事物一样,它如何对你,你就如何去反击它!来,给我一个把自己隐藏起来的面具;(戴假面)天哪,真是丑陋的鬼面!再拿一个面具来,我可不想这样见人——算了,让他们去笑话吧,它总可以给我挡挡丑。

     班伏里奥:走吧,让我们推门而入。大家进屋后就忘情地跳吧。

     罗密欧:给我一个火炬。我实在是不愿去像那些只知享乐的纨绔子弟一样故意展现自己轻浮的舞步——且让我站在一边静静地观看吧。

     迈丘西奥:昏话!请原谅我说出不敬的话,如果你已深深陷入了爱情的沼泽,我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来吧,让我们享受时光吧!

     罗密欧:天已昏暗,何处有光?

     迈丘西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如果任时光流逝而站在这儿只顾辩论,便如白天燃灯无异。用心来认真细听我的意思吧。

     罗密欧:虽然我们毫无坏的企图,但冒然来参加他们的宴会,只怕不是高明之举。

     迈丘西奥:请问为何如此说?

     罗密欧: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迈丘西奥:我亦做了一个梦。

     罗密欧:是吧?你梦见了什么?

     迈丘西奥:一个做梦的人总是在说着谎话。

     迈丘西奥:这么说,春 梦之娘一定来探望过你。

     罗密欧:但梦境往往真实。

     班伏里奥:什么?谁是春 梦之娘?

     迈丘西奥:精灵们的媒婆就是她。她的身体像大臣手上的一颗玉石一样小,她驾着几匹蚂蚁般大的细马拉的车子奔过熟睡的人们的鼻梁,车轮上的骨架是由蜘蛛的长腿所做;车篷的材料是秋虫的翅膀;水一样的月光是她的挽索;蟋蟀的头骨是她的马鞭;而天边的游丝是她的缰绳。一只小小的灰色的蚊子是为她驾车的仆人,它只有一个懒惰的丫环手指甲上找出的懒虫的一半那般大。

     从很久以前,野蚕用一个吃空的榛子壳帮她打制的马车,便被她每晚都驾驶着驰向人们,情人们会因她的穿过而在梦中遇到男 欢 女 爱;官员们会因她从膝上经过而在梦中重复礼节;律师们会因她经过手指在梦中索要诉讼费;娘儿们会因她经过嘴唇而在梦中与别人接吻,但春 梦之娘会惩罚她们长满嘴的水泡,只因她们嘴里令人生厌的糖果味;廷臣会因她驰过鼻子而梦到得了份好的职位;有时她会用人们送给教会的猪身上拔下的尾巴来挑 逗一个牧师的鼻孔,他便又梦到兼得了一份工资;有时她在一个士兵的脖项四周打转,他便梦到了与战场有关的场景,进攻、埋伏、锋利的剑刃、淋漓的鲜血,却会被耳边的鼓声突然惊醒,发出几声咒骂后又翻身睡去。在夜里把马鬓编成辫子,把懒女人那脏乱的头发烘成一块块,有时梳通了会遭殃的便是这个春 梦之娘;而在姑娘们仰身熟睡之时俯在她们身上教她们如何接男人们也是这个春 梦之娘;还是她——

     迈丘西奥:这就对了,梦本来便是傻瓜心里的胡言乱语,它既无法捕捉,又轻盈多变、不可捉摸,像一阵风一样忽而对着冰雪的北方哀求,但转瞬间又跑到了阳光的南部。

     班伏里奥:你说的这阵风把我们自己都吹到天边去了。恐怕我们要进去晚了,他们晚饭都吃过了。

     罗密欧:我却认为去得太早。不知为何,我的感觉告诉我从今晚的狂欢开始,我将被一种不可知的命运所统治,直到我这可怜而可恨的生命因之而夭折。但前进吧,勇士们!让无所不能的上帝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吧。

     班伏里奥:快,将鼓敲起来!(全体在舞台上前进,然后退到台的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