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熟了
    “差点自杀?”

     宁潇深吸一口气,连忙问:“她人呢?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没事了,医生给她换了个病房,我带你去吧。”护士一边领路,一边问:“倒是你这个弟弟怎么回事?”

     “啊?”宁潇一怔。

     “昨晚医院打了你的手机,你为什么不开机?”护士蹙眉问。

     宁潇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他以为那APP是病毒,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后来看了一宿的银河历史,也忘了关掉飞行模式。

     他不由得暗骂自己一声,连忙道歉:“对不起,昨天有点事耽误了。”

     不一会儿,护士带着宁潇走到一间病房的门前,“进去吧,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多陪陪她。”

     宁潇轻轻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洁白的病房,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单,白得有些晃眼。

     病床上,一个身穿白色病服的年轻女孩儿静静地靠坐着,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怔怔地望着窗外,只留下一个单薄消瘦的侧影。

     “姐。”宁潇轻声唤道。

     原本打算像以前一样直接叫她宁怡,不过想到她现在估计很脆弱,还是叫了姐。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儿才后知后觉地缓缓转过头,略带茫然地看向他,黑发下的美丽面孔几乎没什么血色,苍白而柔弱,就像是初生的新柳一般脆弱。

     “没事了。”宁潇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我今晚留下来陪你。”

     宁怡沉默地注视了他一会儿,终于开口了:“我没事,你今天没课吗?”她的嗓音有些沙哑。

     宁潇笑了笑,“对我来说,旷课不是很正常吗?”

     “……你回去吧。”宁怡沉默了一下,摇摇头,“别担心我,我不会再自杀了,等腿养好一点,我就回家。”

     “姐。”

     宁潇皱了皱眉,走到病床旁坐下,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叹口气,“你的手好凉。”

     宁怡低下头,用力咬着嘴唇,又沉默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忽然有些哽咽地低声道:“小小,我是不是很傻?”说着,她抬起头,眼眶泛红地望着宁潇。

     “从小你就很傻,我习惯了。”

     宁潇微微一笑,握着宁怡的手,“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不小心把家里收藏的生肖邮票烧了,被发现后,我恶人先告状,全都推到你身上,你不但不辩解,还帮我隐瞒,结果被爸爸打得一直惨叫,最后我看不过去,出来自首,你还非要把错揽到自己身上,你说你傻不傻?”

     宁怡静静地听着,缓缓摇头,有些苦涩地笑道:“我一直以为,如果我傻点,更容易被人喜欢,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啊……”

     宁潇却是听出了些什么,皱眉道:“怎么了?”

     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说宁怡的车祸不是意外?

     “没什么。”宁怡轻轻摇头。【ㄨ】

     “你每次受了委屈都是偷偷和我哭诉,现在怎么又不说了?”宁潇眉头紧皱。

     “你别问了,行吗?”宁怡叹口气,放开宁潇的手掌,又钻进被子里,侧身背对着他,低声道:“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宁潇皱眉望着她的侧脸,沉默了一会儿,微微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道:“宁怡,你先别放弃,如果你愿意相信我这个弟弟,就等我一段时间,我保证让你的腿恢复,一定能让你重新跳舞,但你要珍惜自己,行吗?”

     宁怡闻言一惊,慢慢转过头,满脸泪痕地望着他,怔怔地问道:“你能让我的腿恢复?怎么做?”

     “秘密,过些天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宁潇柔声道。

     “嗯!”

     宁怡含着泪点了点头。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宁潇用如此认真的语气,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希望,即使医生已经告诉她没希望了,她更愿意相信这个最亲的弟弟。

     宁潇见她眼睛里总算有了希望,微微松了口气,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又抓住她的手,像小时候一样在她的手背吻了一下,露出一抹笑容:“公主殿下,请您安心养伤,属下告退。”

     “小鬼头。”宁怡扑哧一笑,带着泪笑出了声,摆摆手道:“平身。”

     ……

     ……

     出了医院,宁潇并没有回学校,在附近的超市买了温度计之后,就朝着最近的一家酒店走去。

     他已经看过生命图录了。

     原理是通过繁杂的动作和温度变化刺激人体,让人体磁场发生特殊改变,形成一种特殊的生命力场,可以用于修复细胞组织。

     天知道这是黑科技,还是什么玄乎的修炼方法。

     整部生命图录一共有一百四十一个动作,前五十八个动作是第一部分,中间四十二个动作是第二部分,后面四十一个动作是第三部分。

     做第一部分动作之前,需要浸泡在六十摄氏度的水中,做第二部分的动作之前,则需要浸泡十二摄氏度的水中。

     到了第三部分的动作,就不需要了。

     在学校可没有泡澡的条件,宁潇自然只能去酒店了,热水和冰块都不缺。

     走进酒店房间后,宁潇坐在床边,看着手机上的一张张图片,打算先熟悉一遍动作。

     这一百四十一个动作不算难,没有劈叉那么夸张,速度也不用很快,平均一两秒做出一个动作就符合标准了,等会儿可以边看边做,所以他也不用背下来。

     “也不知道我要做多少次才能形成生命力场……”宁潇心里有些忐忑。

     这生命图录有些类似于‘始祖进化’,最适合纯种自然人锻炼。

     基因越是接近于纯种自然人,适应得就越快,越容易产生生命力场。

     一般来说,正常的自然人只要连续做出这一百四十一个动作,五十次到一百次,基本上就能形成生命力场了。

     “差不多了。”

     宁潇大概熟悉了动作之后,将浴缸中放了大半的水,水面上热气腾腾,用温度计测了测,六十九度,又慢慢地加冷水,直到温度差不多降低到六十一度为止。

     水温会逐渐下降,他也没有保温的手段,只能让水温稍微高一些了。

     不过,对于人体来说,三十摄氏度的水温就感觉是温的,六十一度的水温,那简直能把很多人烫得忍受不住。

     “草,烫死了!”

     宁潇用手试了试水温,不由得咬了咬牙,一闭眼,强忍着疼痛躺进了浴缸,顿时明白齐天大圣在老君炉里的感受了。

     用六十度的水冲洗,和浸泡在六十度的水中,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只是冲一冲,他还能坚持住,而这六十度的水温简直快要把他烫死了。

     “晕,我是不是快熟了……”

     宁潇躺在水中,只露出头,却还是有一种快要晕过去的冲动。

     好不容易捱了二十分钟,他晕晕乎乎地从水里爬了出来,有气无力地抓过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

     此时他的皮肤已经变得红彤彤的了,像是一只煮熟的红皮虾。

     现在,宁潇总算明白,孙大圣从老君炉里出来之后,为什么要大闹天宫了。

     实在太受罪了啊,猴哥。

     PS:(感谢天天宅神、风~~~额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