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证明
    “你、说、什、么?”

     龚思琪银牙紧咬,盯着宁潇,一字字地问道。

     宁怡咳嗽一声,微笑道:“小小,你就别开玩笑了,认真点,快说吧,你打算怎么治?”

     宁潇早就猜到了她们会是这个反应了,只好无奈道:“我没骗人,我真的会气功,昨天才修炼成功的。”

     龚思琪跨步走到宁潇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冷冷道:“宁潇,这么戏弄我们,你觉得很有意思是不是?”

     “你先放开。”宁潇摊开双手,“我知道你们不信,让我试试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龚思琪冷哼一声,依然没有松手的意思,“试什么试?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又没经历过气功热时期,还相信这些骗人的玩意?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行了行了,思琪,你放开他吧。”宁怡连忙劝说,又摇头道:“没事的,说不定是小小被骗了呢?大不了回去住院就行了。”

     龚思琪冷视着宁潇一会儿,这才寒着脸放开了他。

     “不用回去。”宁潇整理了一下衣领,无奈地叹口气,“姐,你不是说你相信我吗?试一次,就试一次你就明白了。”

     “好吧。”

     宁怡轻轻摇头,郑重说道:“姐姐原谅你一次,但是你要记住,以后可千万别碰这些东西了,知道吗?”

     宁潇有些郁闷,宁怡说这话的意思,摆明了还是不相信他,眼中的失望也很明显。

     不过,事已至此,只要让宁怡感受到生命力场的效果,她就能理解了。

     宁潇只好摇头道:“你躺好吧,把小腿露出来。”

     “装神弄鬼。”龚思琪冷哼一声,转身走出房间,不想再看见宁潇。

     宁潇懒得理她,待宁怡躺好之后,坐在床边,把她的左腿微微抬起,放在自己的腿上,见她微微蹙起眉尖,连忙放缓动作,小心翼翼地问道:“痛吗?”

     “没事,反正已经这样了,以后下地走路都困难,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宁怡脸色微微发白,依然露出一丝笑容,柔声道:“小小,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让姐姐恢复,但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以后可别相信这些故弄玄虚的骗人玩意了。”

     宁潇翻了个白眼,“你马上就知道了。”

     宁怡见宁潇自信满满的样子,以为他中毒已深,只能轻轻地叹口气。

     宁潇将手掌放在宁怡左小腿的石膏上,集中精神,心念控制着皮肤下的那道‘温水’聚集在手掌上,然后缓缓渗透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笑着问道:“怎么样?有麻痒感吗?忍着点,那是骨头在修复呢。”

     宁怡见他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不由得蹙了蹙眉尖,微微摇头道:“小小,你试也试过了吧?现在闹完了,你可要把我送回医院。”

     “啊?”宁潇一愣,“什么意思?”

     “你真的中毒太深了,看来我要给你找个心理医生。”宁怡无奈道:“姐姐什么感觉都没有,你现在懂了吗?所谓的气功只是骗人的玩意,就算你真的觉得有什么不同,那只是幻觉而已。”

     “没感觉?”宁潇皱眉道:“不可能,不可能没感觉的。”

     “小小,真的,我求你别闹了。”宁怡叹息一声。

     宁潇紧皱着眉头,按照生命图录上所描述的,只要形成生命力场,无论是对自己或是其他人都有效,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他自己也试验过,划出一道伤口,十几分钟就完全恢复了,怎么可能是假的?

     “难道……”

     宁潇看着宁怡小腿上的石膏,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生命力场无法穿透石膏吗?”

     宁怡见宁潇皱着眉头,以为他真的被打击到了,连忙安慰道:“别难过,你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你放心,姐姐一定安心养伤。”

     “气功无法穿透石膏,姐,把这层石膏拆掉吧。”宁潇出声道。

     宁怡一愣,还没说话,却见龚思琪冲进了房间里,一把抓住宁潇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俏脸如罩寒霜地盯着他,冷声道:“你闹够了没有?”

     “放开。”宁潇深吸一口气,猛地挣脱了她的手,“我让你放开!”

     宁怡急忙道:“小小,别生气,思琪也是为了我好。”

     “我知道,不然我就揍她了。”宁潇整了整衣服,淡淡地瞥了龚思琪一眼。

     “小怡,我送你回医院。”龚思琪没理他,冷着脸将宁怡扶了起来。

     “先等一下。”

     宁潇喊住了她们,扫了宁怡的书桌一眼,从桌子上找到一把水果刀,淡淡道:“既然你们不信,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你要干什么?”龚思琪眉头一皱,以为他要拆掉宁怡的石膏。

     “当然是证明。”

     宁潇话音一落,便伸手拿起水果刀,猛地在掌心上划出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

     “啊!”宁怡俏脸失色地尖叫一声,焦急地翻开床头柜,一边找创可贴,一边急切道:“你这是在干嘛?你要拆石膏就拆啊,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龚思琪也是呆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用创可贴,你们看着就是了。”宁潇微微摇头,将手掌抬起,让正在渗出血珠的伤口对准龚思琪,集中精神,让生命力场聚集在手掌的伤口处。

     仅仅数秒时间,那伤口便已经停止流血了,又过了一小会儿,伤口处还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结痂。

     “嗯?”龚思琪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伤口,一把抓过宁潇的手,一脸震撼地紧盯着,喃喃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宁怡还在翻箱倒柜地找创可贴,听到龚思琪说不可能,不由得一怔,疑惑道:“思琪,你在说什么不可能?”

     “不是的,你快看!”龚思琪拽着宁潇的手臂,将他的手递给宁怡,不可思议地说道:“你弟弟的恢复力太强了!这才多久?伤口就结痂了?”

     “啊?”

     宁怡细细看去,果然,宁潇手掌上的那个伤口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层血痂,简直就像是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一样。

     “这是真的?”宁怡愣了愣,还以为宁潇是换了一只手,又抓过宁潇的另一只手,翻开手掌一看,毫无伤痕,不由得呆滞了。

     宁潇微微松口气,开口道:“最多二十分钟,这伤口就会消失的,现在你们信了?”

     “不可能……气功明明是骗人的,怎么可能有用?”龚思琪傻眼地抓着宁潇地手掌,“而且,我也没听过气功有治疗伤口的功效啊……”

     PS:(已签.约,刚刚才把合同寄出去,求一波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