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没有尸体的浮灵
    我不敢动,生怕弄出响声让她知道我在这里。只见她摸到我身上,然后客气地说,朋友,睡进去点,给我挪个位置。

     我赶紧将身子往里面挪了一大截,省得她的身体碰到了。他身体里发出一股恶臭,极其难闻,我费了好大劲,才憋住了没有吐出来。

     她刚躺下一会就呼呼大睡起来,那两夫妇在那边也似乎睡着了。我轻轻移动身子,想从角落里往外走,正走到靠近门边时,身后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年轻人,你要去哪里?

     我不敢回头,深怕一回头看见的东西将我吓晕,我忽然加快速度往外跑。不管我跑得怎么快,那脚步声总在我身后跟着。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听身后没了脚步声,停了下来,可一抬头,还是站在破庙前面。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遇上了鬼打墙?

     我不敢多想,再继续朝山下跑。刚跑出不远,那两夫妇站在前面不远处看着我,我气喘吁吁的又准备转身跑,那两夫妇开口说,年轻人,快回去睡吧,马上就要天亮了。

     我确定已经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了,只得慢慢走回破庙。而刚才那个没有下半身的女孩却不见了,我看了看那对干草,上面空空的,已经没有了小姑娘的身影。

     那两夫妇飘着回来,我根本不敢去看,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脸。甚至连躯干都没有,那两件长衣服就是悬在空的。

     我乖乖在干草上躺下,只希望能平安度过今晚,明天一早赶回石桥镇,寻找那些失踪的朋友和亲人。

     朋友肯定是指洪妍和虫爷他们,廖伟和二婶我一直视为亲人。

     我不敢闭眼,又不敢去看那两夫妇,就在这时,他们似乎离我越来越近,就在我旁边。

     年轻人,好好休息吧,别乱跑,这里晚上很乱,千万别出去,刚才要不是我们,早被抓走了。

     女人的声音柔柔的,但还是能听出一股阴森森的感觉。【ㄨ】我不敢出声,因为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万一一搭腔,引来了什么不该的东西,那可就麻烦大了。现在道长不在,没有人能救我。

     但还好,那两人终于消停下来,躲到一个角落里睡下了。我再次试图逃跑,但还没起身,就听那男人轻咳嗽几声,似乎是在提醒我,千万别想着逃跑。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从脚步声判断,来的人不止一个,是好几个。我转过身看向破庙门口,四个人说着话走了进来。

     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这里这么安静,应该没有来过。另外一个男人声音说,不见得,我们好好搜一下,免得门主责怪。

     女的又说,门主责令由我担着,走吧,去别处找,这里阴森森的,几个大活人不可能会来这里。

     这女人的声音好像胡小敏的。难道真的是他们找到这个小镇来了?速度这么快?还是我在江河里昏迷了太长时间?

     就在他们刚出破庙门的时候,那两夫妇却忽然出声了,说,来了就是客,怎么还走了呢?

     声音幽幽的传出去,其余几个黑影窜了进来,只有那女的站在门外。几个黑影窜进来的后,那两夫妇已经飘了出来,那几人见状,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胡小敏站在门外大喝一声,怕什么怕,你们还没见过鬼吗?鬼有什么可怕的。

     她的话刚落,两夫妇便朝门口飘过去,顿时胡小敏带头一溜烟奔跑出去。两夫妇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那些人嘿嘿发笑。

     过了好一会,胡小敏他们又跑了回来,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跟我之前一样,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促使我在一个圈里不停奔跑。难道这山上是一座迷宫?

     见胡小敏他们跑回来,两夫妇嘿嘿笑着,那个没了下半身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从哪里一下钻了出来,站在那两夫妇旁边陪着咯咯笑。

     胡小敏虽然一直在跟鬼打交道,但遇上眼前这两个奇异的鬼,不觉退了几步。我收紧身子,尽量不让他们看见,否则,我必死无疑,因为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只要我赶回石桥镇,找到所长,一切就会有分晓,一定将他们一锅端了。

     可是我又想,所长会不会被他们收买了呢,如果是那样,那我去找所长不是自投罗网吗?

     但现在先别想那么多,看看胡小敏他们的情况再说。胡小敏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个什么东西,往前一站,那东西发出一道黄色强光,射向两夫妇和那残疾女孩。

     我原本以为凭着胡小敏玩弄鬼这么多年的经验,一定能轻而易取的收拾这些鬼怪。但似乎言之过早,没那么简单。

     只见那两夫妇猛地将衣服一开一合,两件又长又宽的衣服将光线折射了回去,打在胡小敏身上。

     胡小敏啊的一声尖叫,其余几个斗篷人围上来,挡在胡小敏跟前。只听那两夫妇阴森森的说,跟我们斗,你还嫩着呢?去叫你师傅来试试,连他一块收拾。

     胡小敏知道遇上了硬茬,不再那么嚣张了。软下来轻声问,你们认识我师傅?

     凭你拿出的那个黄龙魂光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胡超信那个败类教出来的。你回去告诉他,我们鬼影夫妇在这石哒庙里等着他,有本事就来找我们。

     你是答应放我们走了?

     胡小敏似乎不太相信,眼前这两个没头没躯干的鬼魂会这么轻易的放走他们。完全可以将这些人杀掉喝血,但他们没这么做,可能他们不是饮血养身。

     我们两夫妻历来不以饮血养身,对于人类的鲜血,我们不感兴趣,所以我们身躯已经化为尸水入土,只剩下这一点点可怜的魂魄存活着。

     谢谢,感谢你们,我们这就离开,还望二位指点出去的路。

     胡小敏连连低头拜谢。

     两夫妇声音又是同时响起,往前三十米左拐,入竹林,穿过竹林右拐,入石林,石林一直往下,到了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前拜三拜,然后就可以直接出去了。记住,一定要拜三下,否则,你们还会折回这间破庙来。

     胡小敏连连称谢,五人转身消失在视线中。待他们走出很远后,残疾女孩才问两夫妇说,姑妈姑父,你们为什么要放了他们,你们不会已经忘了是那个人的师傅将我下半身锯掉的。

     孩子,我们已经死了好多年,就算把他们都杀了又能怎么样,我们还能活吗?再说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要对付的只有胡超信那个叛徒,跟他们无关,我们不能滥杀无辜,否则又要多出几个冤魂来,不是吗?

     两夫妇声音几乎完全同步,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我躲在暗处悄悄默记刚才他们指点胡小敏出去的方法,一旦有机会,我就冲出去一股劲跑出这神秘的鬼地方。

     正在我寻思怎么摆脱时,那个残疾女孩又朝我这边走来,我急忙缩紧身子,恨不得找个窟窿把自己塞进去。

     那两夫妇飘过来,立在我跟前,他们似乎能看见我,就算现在我在阴暗里,依然摆脱不了他们的监控。

     两夫妇轻声说,出来吧,年轻人,他们走了。

     这话毫无疑问是对我说的。我急忙听话的起身,绕过残疾女孩,径直来到他们身旁。

     关于我们,你已经大概知道了吧,我们在这里已经十几年了,都是被胡超信那个叛徒给害的。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陈冬。

     多一个字我也不敢说,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对我的身世有没有兴趣,说了也是白说。所以我干脆利落的说了名字就好。

     但他们继续问,是哪里人,父母是谁?

     等等一连串很无聊的问题,在我看来是这样,但我还是逐一满足他们,回答了。他们听后,忽然跟我说,我的小侄女很可怜,三岁就被胡超信那个叛徒用电锯一分为二弄死了,你可不可以可怜一下她,跟她结婚,让她的魂魄有所归宿。

     一听这个事,我全身发麻,不可能的事,我怎么能跟一个死了十几年的小女孩结婚呢?那我以后还怎么跟活人打交道。

     我连连摇头说,不,不可以,你们不能就这样残杀我,你们那么善良,刚才那伙恶人你们都能放过,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两夫妇声音飘忽响起说,年轻人,我们没有说要杀你的意思,是你自己误解了我们的意思。

     那,那你们什么意思?

     我们只是想要你形式上的跟她成婚,有个名分,然后她的魂魄就有了家,有了根,就不会一辈子飘荡在阎王殿外,仅此而已。

     一听这话,又是名分、家、阎王殿的,吓得我连连后退。

     不可能,这事我自己做不了主,我得回去找父母商量。

     我从没见过父母,此刻却编出个父母来哄骗他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们笑笑说,年轻人,不会要你太为难,你就成全她,救她魂魄一次,她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说的结婚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传说中的冥婚?

     是冥婚吗?只有形式没有实质,对吗?

     不是,没有那么复杂,我们要你跟她做的只是让你喝下她的一滴血就可以。让她的血在你身体里,然后再跟她去一个地方,整个结婚过程就算全部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