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小希救了我
    老巴子这么一说,哪还有我选择的余地,我只能选择继续留下,肯定不能进他嘴里的实验室。虽然我很想去看看,但不是亲身犯险的去做试验。

     所有人都沉默了,老巴子扫了一遍众人,然后对阿钟说,你带他们去休息吧,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

     老巴子特意把好好招待几个字说得很重,也许在场的人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看来我们是凶多吉少了。

     忽然,胡超信站起来说,老巴子,能不能给老弟一个面子,我想和这位小兄弟谈谈。

     胡超信指着我,他口中的小兄弟说得就是我。我顿时心里一怔,我跟他之前从没有过交往,他要跟我谈什么呢?

     老巴子笑笑说,不知道陈兄弟愿不愿意,我这里好说。

     我急忙说,谢谢二门主的好意,但我不知道能跟二门主谈点什么,我只是一个裁缝,没什么可以贡献给二门主的。

     那你就见外了,既然进入了我们洪蛊门,那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我只是把你当成好兄弟,想跟你喝一杯,难道你连这面子都不给吗?

     我不知道胡超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隐隐出现在心里。对于这样一个二门主的邀请,如果拒绝,那就是跟他过意不去,那以后想走出这里更是难上加难。

     于是,我答应。见我答应,胡超信眼里似乎露出了某种不可猜测的神秘。他们全部被阿钟带出去之后,我跟着胡超信来到了他的住处。

     在这地下空间里,我以为到处都是暗室机关,没想到还有这样富有海滨味道的地方。

     眼前是一座豪华别墅,别墅前方是一条涓涓细流,这空间的高度应该在十米以上,顶棚上布满灯光,把这幽域照得通亮。

     胡超群和胡小敏将我带进了一间密室,密室门关上,胡超群猛地朝我一脚踹来,我根本就没有防备,因为我从没想过他会对我下手,我以为只是要用我做什么不为人知的勾当筹码,谁知一进门就对我拳脚相加。

     我被踹出老远,撞在墙壁上,胡小敏冲过来又是一脚踢在我肚子上,顿时我体内五味翻腾,一口血吐在地上。

     胡超信走过来,拎起我的衣领问我,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我说不知道。他又是一耳光扇过来说,因为你爹,因为你爹姓氏,因为你身上的血脉。

     我身上的血脉怎么了,惹了你吗?我的姓氏碍你什么事了?

     嘴里的血渍咸咸的,但我并不畏惧这样的恐吓。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恩怨,他们因该不会将我置之于死吧。

     胡小敏过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对胡超信说,舅舅,让我杀了他算了,没必要跟他废话。

     也好,这里是我的密室,没有人知道,弄死了扔到实验室做实验,谁也查不出来,动手吧。

     胡超信扭紧我的衣领双手恰住我,将我死死摁在地上,胡小敏举起小刀朝我胸口刺来。

     就在此时,门开了,一个人影飘进来,瞬间见我卷起,朝门外跑去。我不知道就我的人是什么样子,就感觉一阵迷迷糊糊的飘动,我像是在云里飞一样。

     身后是胡小敏和胡超信在追赶喊叫的声音。奔跑的速度很快,我双眼几乎都不能睁开,只能眯着模糊看见身旁向后闪去的高大建筑。

     终于停了下来,这是一个黑暗的地方,四周茂密的树木,再看看就我的恩人,他背着我,我问,谢谢你救了我,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正是小希。小希?

     小希,怎么是你?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站在那里,脸色非常平静,她说,你快走,远离坡脚寨,远离洪蛊门。

     我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难道这里面有着我不知道的什么秘密吗?老巴子只是不想让我们离开,怕我们透露他们的讯息,并没有说想要杀我,我跟他们并没有仇恨。为什么小希会有如此情绪。

     小希,你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不是老巴子。

     不是,你不要瞎猜了,再这样猜下去你会没命的,我只是一具尸体,只能帮你这些,如果被他们知道,我连会被他们一把火烧得灰飞烟灭,如果你不想我那样,那你赶紧走,离开这里,去找道长,让他在你身上种酉冢符,记住了吗,酉冢符。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影越来越淡,消失得那么快,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她。但不管怎么样,都出来了,就得做点事对得起小希,把二婶、洪妍和虫爷他们救出来。

     我往前奔跑,一口气跑出了好远好远。来到了一个亮着灯火的人家户。趴在窗前往里看,是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在烧纸钱。

     女人哭哭啼啼的,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而男人侧不停撕下纸钱往火盆里放。我本不想打扰,就此离开,一转身,一个黑漆漆的东西立在我眼前。

     只见她两眼发出蓝光,静静站着。我吓得连连往一旁后退,她幽幽的开口说,俊哥哥,是我,我是小嫣。

     说着朝我走来,我一听是小嫣,那就好办了,我身上的香气能制止她的疯癫。谁知在她靠近我的瞬间,猛地伸出双手朝我扑来。

     我闪身躲开,朝前拼命奔跑,一口气跑出了好远,刚停下来,小嫣又站在了我面前。

     我惊恐的对她说,小嫣,你不要吓俊哥哥,俊哥哥害怕。

     小嫣幽幽的开口说,俊哥哥不要怕,我不会吓你的,我只是想喝你身上的血。你给我喝吧,好不好,俊哥哥。

     喝我的血?难道小嫣死了,被他们弄成了吸血鬼?

     不,小嫣,你不能这样,俊哥哥会死的。

     我说着迅速后退,寻找机会逃跑。忽然,我想起了我身上的血项链,连忙掏出来,甩着抽向扑来的小嫣,虽然没有抽到,但小嫣似乎很怕,退了回去。

     我赶紧往回跑,很快又跑回了那座小屋前,里面灯光还在亮着,我赶紧上去敲门。

     男人开门出来,我惊慌的进去,将男人推到一边,关上门喘息着说,有鬼,有鬼。

     男人啪打了我一耳光说,你别在我家里瞎喊,小心我弄死你。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言语有些不对场景,人家刚死了人,我就这样在他屋里大叫有鬼,这事确实欠抽。

     于是我给他道了歉,他稍微心情平静了些,没有刚才那么暴躁了。

     我问他家里出了什么事,这大半夜的烧纸钱。他说她女儿死了七八天,今晚却回来了,活生生站在他们眼前,不一会又走了,所以他们以为是女儿在阴间需要买路钱,就半夜起来烧纸。

     原来又是一个尸体被偷了,我问他女儿埋在哪里?他有些忌惮,最后还是告诉了我,我说可不可以去看看墓地。

     他答应了,我和他打着手电来到她女儿的坟前,让他惊恐的一幕发生了。眼前的坟墓被挖开,崭新的棺材盖子被扔到一边。我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因为我知道情况会是这样。

     他走过去用手电往里照,更是吓得差点晕过去。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跟小希那时候的墓被盗手法很像,但小希的坟上是掩埋好的,而这里,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草率没将棺材埋好呢?

     这倒是让我有些搞不懂。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回去找到道长,照着小希说的做。

     男人问我这是什么情况,我没敢告诉他关于洪蛊门的事,我随便撒了个谎将事情掩盖过去。我们回来后,她的妻子已经不见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跟他打着手电四周寻找,找了好久,终于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他妻子的尸体,脖子被咬烂,血被吸干,我地感觉一定是小嫣干的。但没有看见,也只是胡乱猜测罢了。

     他悲伤的把妻子扛到女儿坟前,准备将妻子葬进女儿的空墓中,我阻止她说,还是另外选一个地方吧。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你就听我的就好,不要问为什么。

     他不信我,非得要坚持,我没有再说什么,随他吧。葬完回来,我说有急事,就出了他家,急匆匆赶回了石桥镇。可二叔家的屋子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灰烬,道长也失踪了,这下该怎么办?

     现在只剩我一个人,该怎么去救洪妍和二婶他们。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只有去报案了,让民警帮住端了老巴子老窝。

     我来到石桥镇派出所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但还没有民警上班,只得守在门口,等待他们上班。

     等到八点多,才看见一个民警朝派出所走来,我急忙上前跟他说了昨晚我看见的事,他不信,说我神经是不是有问题,石桥镇治安这么好,不可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我向他再三保证了自己的所见所闻,他还是不信,让我滚蛋。后来在我坚持下,引来了所长的注意,他带领十几名民警跟我来到坡脚寨。

     可是他们在寨子里搜寻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寨子里一切正常,跟别的村寨没什么区别,我被当做神经病驱赶,他们再也不相信我说的每一个字。

     我该怎么办?我问自己。

     上慈云观。我想去碰碰运气,看看在那里能不能遇上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