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坟堆里的老人
    我被小希突然的变化吓呆了,根本没做任何抵抗动作,只等着他咬过来,大有闭眼等死那种心态。

     可就在小希的嘴触碰到我的肌肤的那一刻,她啊地惨叫一声弹开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是道长从背后救了我,谁知道一看道长还躺在地上。

     小希惨叫着朝远处跑去,渐渐没了影踪,那诡异的哨声也在那一刻消失。我晃了晃脑袋,甩手啪啪啪给自己几个耳光,终于清醒了过来。

     道长摸着嘴角的血渍说,陈冬,告诉你,从这一刻开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再也不会帮你做任何事,就算你马上死了,也不关的事。

     说完,他挣扎着起身。我赶紧跑过去扶住,给他道歉,道长,对不起,我自己都不知道刚才自己在干什么,一时糊涂,道长,你原谅我吧,救救我,没有你我就死定了。

     道长愤怒地推开我说,救你?休想,你以为我是傻子啊,将我打成这样,然后说几句好话就完事了?

     要不你打我一顿吧,我绝不还手。

     道长白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我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出。走了一段,道长突然转身大吼一声,不要跟着我。

     我弱弱地说,对不起,道长,我知道错了,以后都听你的。

     听,听,听个屁啊,你看我背上脸上,全被你打肿了,这就叫听我的吗?

     一听道长嘴里也说粗话,忍不住笑了,道长见我笑他,才知道自己刚才一时气愤,说了粗话,狠狠瞪了一眼,说,别跟着我啊。

     我还是跟着他,又走了一段路,他彻底怒了,猛地转身回来暴打了我一顿。我没有抵抗,随他踢打,等他打累了,我轻声问,心里舒服了吧。

     还说,你这傻小子,就是心眼太好,那是个妖孽你也护着她,要不是你那个红肚兜起了跟关门草起了作用,今晚你就得被她吸干了血。

     被他这么一提,我心里又是一阵发麻。当小希张开嘴扑向我的时候,我确实以为我死定了。

     道长,那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去找稚虎血吗?

     他将手里的昙花心递给我说,遇上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走吧。

     这时候,我一看手机,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再过七个小时,就到了24小时的期限。

     而接下来的稚虎血我还不知道到哪去找,大晚上的要去掏老虎窝吗?我问了道长,道长说不是真的老虎,而是野猫。

     这还差不多,但这大晚上的到哪去找野猫窝呢,又能那么巧的遇上刚产下的野猫幼崽?

     揣着好多疑问跟在道长身后,就是一个也不敢再问,怕他发脾气。

     道长还真是道长,他就凭查看山腰上野猫留下的脚印就找到了野猫的老窝,这点令我不得不佩服。

     守在野猫的窝边,道长说洞里面就是野猫的窝,让我拿条木棒往里探,先把老猫吓走,然后伸手进去抓幼崽。

     我问他怎么确定里面有幼崽,他说这个是秘密。

     就知道他不愿告诉我,我拿着木棍往里探了几下,忽然一只硕大的野猫冲了出来,道长一声怪叫,将那野猫吓跑,也把我吓了一跳。

     忐忑的伸出手去,刚到洞边就迅速缩了回来。道长在身后说,你抖什么呢?幼崽子不会咬人的,赶紧抓出来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害怕的心情好了一点,伸手再次探向洞口。

     就在我的手挨近洞口的那一刻,道长从身后伸出手,硬生生将我的手塞进洞里。

     指尖触碰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顿时缩了回来,道长再次将我手推进去,抵住不放,我的手直接就按在了那团软绵绵的东西上面。

     抓出来啊,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时间不多了。

     一提到时间,我心一横,猛地抓住那团软绵绵的东西拖了出来。

     刚出洞口,那软绵绵东西就嗷嗷叫了起来。道长取出一根三四公分长的银针,在幼崽的耳朵上刺了一下,然后叫我拿出刚才摘下的昙花心,将幼崽血滴在上面。

     不一会,原本被嫩叶紧紧包裹的昙花心渐渐变红,道长让我将幼崽放回去。

     放回去后,道长让我将染满鲜血的昙花心装在红肚兜里,我问他为什么要放那里,放兜里或者拿着不行吗?

     叫你放哪就放哪,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我乖乖脱下外衣,露出那块鲜红的肚兜,将昙花心藏进夹层,道长这才放心的说,好了,大部分大法事所需品都准备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一样东西,搞定它,明天一早我们就能准时开堂做法事了。

     没错,它就是那件我自己做的红旗袍。

     一路走,我一路问道长,我们怎么知道买了旗袍那家人是谁?死者又是谁?埋在哪里?

     道长说,白天你出了之后我也出去了,就是去帮你打探这些消息的。埋葬的位置我打听到了,但死者叫什么我没问。走吧,从这去估计得一个半小时。

     几乎是小跑的状态,翻了几座山丘,穿过几片树林,终于来到了一片坟区。道长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嘘唏的指着斜坡上的坟区说,到了,就在这里。

     我也喘了喘说,这也太阴森了吧。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坐到道长身边急切的问,我们没带铁铲,怎么掘开坟墓?

     道士笑了笑说,我白天就准备好了,要等你现在才想到,我们估计就赶不上时间了。

     你藏哪了,我去拿,你休息一会。

     就在从这里数过去第七个坟堆旁边草丛里,我做了个记号的,草上绑了一条红色的布条,去吧。

     我起身深一脚浅一脚的朝那边摸过去,一个一个数着,数到第七个的时候,摸到坟边四处查看。

     突然,感觉身后不远处传来几声怪响。道长在身边的时候我还胆子大些,现在道长不在,一听到这样响声,我连头都不敢回。

     就在我准备逃离,跑回去叫道长跟我一起来找的时候,那边清晰地传来说话声。嘿,原来是人啊,吓我一跳。

     这下胆子又壮了起来,忍不住朝那边摸过去,我想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半夜的在这坟地里谈情说爱还是掘人家坟墓。

     悄悄摸近那个声音的来源地,趴在高处往下看。居然是两个白发老人相拥在一起,坐在一个旧旧的墓碑前说话。

     只听那短发的老爷爷低沉着声音说,对不起啊,亲爱的,我们只能这样偷偷摸摸的相会,这辈子最对不起的是你,最委屈的也是你。

     那长发老奶奶轻轻锤了一下老爷爷说,鬼老头,没有谁对不起谁,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说完将头斜靠在老爷爷肩上。我是真没想到这样一对苦命老鸳鸯,居然想到在坟地里约会。这地确实是安全,没有人会大晚上来这地。我只是个误会。

     朝他们的方向合十默念祝福,然后准备离开。

     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一只手啪拍在我肩上。

     小伙子,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看别人约会,有意思吗?

     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在我背后说话,我趴在地上不敢回头看,但从声音里可以听出应该是三四十岁的男人。

     我赶紧说,呃,我……我……

     我了几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又接话说,别我我我了,回去吧,不早了,一会就要天亮了。

     见他这么温和,我扭转头,从下往上看了看。确实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长相憨厚老实,不像是坏人。我起身朝他笑了笑,他转身朝坟堆深处走去。

     我赶紧返回第七座坟堆旁寻找,还真找到了那个记号。拿出铁铲和一把小锄头,心中一喜,快速摸回了道长身边。

     我得意跟他说起刚才看见的事,他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没发烧吧你。

     没啊。

     我老老实实回答,没感觉到他话里有什么含义,后来他又补了一句,那就是有病。我才忽然明白他是不相信我说的事。

     我再三跟他说是真的,亲眼看见的,他说,走吧,我们去做正事。

     怏怏地跟在他后面,朝坡下走了大约两三分钟,来到一处新垒砌的坟堆旁,道长指了指说,就这个,动手吧。

     我低声说,听说挖别人坟堆前要做个什么辟邪的仪式,我们不做吗?

     做什么做,你那身上全是辟邪的,赶紧开始吧。

     我走过去,一铲一铲开始刨坟堆,刨了一会,露出棺材一角,黑漆还很亮堂。看见了棺材,手上就更带劲了,奋力掀了一会,整个棺材都露了出来。

     道长这才走过来,帮我一起掀开棺材盖子。

     谁知,我们往里一看,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