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吹哨声的人终于出现
    我说,你先回车里吧,洪妍,我跟她有几句话要说。

     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洪妍回车里后,小希情绪好转了一些。我说,小希,她是我同学,跟我关系很普通,你千万别去找她的麻烦,红旗袍我会尽快还给你,好吗?

     小希走过来,忽然脸露微笑,想要抱我,可我就在那一瞬间躲开了。

     冬哥,你为什么要躲开,你不是很喜欢小希吗?来,给我抱抱。

     就在她伸出双手的瞬间,那个神秘哨声又在附近响起。而她手上的皮肤已经腐烂,哨声响起一刹那,她猛地一哆嗦,脸上的微笑陡变,变得无比狰狞恐怖,朝我扑来。

     我后腿几步闪开,她扑了一个空,洪妍下车跑过来,准备帮我,我拉住洪妍说,走。

     拽着洪妍拼命往车这边跑,小希随后紧追过来,而哨声,越来越近,似乎就在马路边的树林里。

     我们钻进车里关上门,小希猛的扑在车门上,十指啪啪拍打着车窗。

     就在洪妍启动车子往前开时,路旁窜出一个戴着斗篷的黑衣人,脸上蒙着黑布,拦在路中央。

     黑布上有一个孔,一根小小的竹哨嵌在黑布上,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我不敢确定那个位置是不是斗篷人的嘴。因为那个斗篷人似乎不是人,那蒙着脸的布上没有眼睛孔,除了竹哨,就是一片黑漆漆的没有凸凹的平整的布。

     洪妍一脚刹住了车,小希还贴在窗户上拍打,而一个命令的声音从斗篷人那边传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就这四个字不停重复,声音幽幽怨怨的飘过来。小希的动作更加猛烈,钢化玻璃的车窗,被她拍得砰砰砰直响。

     洪妍背着突来的变化吓得不知道怎么办,开过去,压死人可是要坐牢的,不开,眼看小希的啪打越来越重。

     我忽然大吼一声,洪妍,撞过去,快。

     洪妍惊叫着说,我不敢,我怕。

     此时,那个斗篷人在慢慢靠了过来。我迅速跟洪妍换了一下位置,一踩油门,嗖一下从那个斗篷人身上压了过去。

     顿时,哨声消失,车窗上的小希松开手,嗖一下消失在车窗上。

     我刹住车,开门朝后面看了一下,小希摔在马路上,痛苦呻吟着。而那个斗篷人,躺在离小希不远处一动不动。

     洪妍被吓得双手抱在胸前直哆嗦,我下车去看小希。而此时,哨声消失,小希趴在那里痛苦呻吟。

     我扶起她,她身子极其冰凉,看我的眼神变得呆滞,没有了呻吟声,脸部肌肉也僵住,像一个安详死去的人一样。

     把小希扶上车,她没有任何挣扎抗拒,轻而易举的把她扶到了后座上。然后再回去看那个斗篷人,我要揭开他的面具,看看他是谁?

     当我揭开的一刹那,惊退了几步,黑布后面的脸居然是傻子李二娃。消失了这么久,居然成了斗篷人?那之前在谷易街看见偷尸体的也是他吗?

     一刹间,好多问题浮现在我大脑里。这背后操纵他们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置我于死地?跟卢中明有什么联系?跟坡脚寨那些神秘的斗篷人又是什么关系?

     最让我费解的是,他们是用什么方法控制着小希、李二娃、盈盈他们的?是鬼魂附体吗?还是传说中的蛊毒?

     也许只有找到道长,才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我起身迅速跑回车上,钻进后座扶住小希,让洪妍赶紧开车,赶往慈云观。

     来到慈云山脚下,我们把车停一家居民的大院,洪妍给了他们一些钱,我说让她先回去吧,她执意要留下来。

     我背上小希,她跟在后面,费了好半天劲,终于爬到了慈云观门口。我们进去,一个小道士上前来对我们说天要黑了,他们不接待香客,让我们明天再来。

     我说我不是香客,我是王信阳道长的朋友,他这才让我们进了大堂。他进去了好一会,带着一位白胡子的老道长出来。

     我向老道长说明了我们的来意,老道长看了看小希,忽然脸色一变,转身嘱咐那个小道士,让他去后殿取些复以草来。

     闲聊中,我得知老道长叫杜金重,是这个道观的主持。然后我问起王信阳道长有没有回来过道观,他否认了。

     看来,王信阳道长因为我的事,被卷了进来,一定是那伙斗篷人将他掳走或者谋害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小希了,希望能从她身上找出幕后想杀我的人,设法找到道长和小嫣。

     小道士拿来复以草,杜金重道长手持复以草,让我将小希放平躺在草席上。此时,小希似乎有些意识,睁着的眼睛有了些许的转动。

     杜金重道长将复以草在小希身上扫了一番,嘴里念念有词,一句也听不懂。不一会,小希像是醒了过来一样,转头看着我们。

     冬哥,我怎么在这里?

     小希茫然的看着我们,尤其是杜金重道长和小道士陌生的面孔,又都道士打扮,她脸上有些惶恐。

     我扶她起来说,别怕,杜道长是救你的,不会捉你。

     可杜金重道长却说,年轻人,她只是一具尸体,劝你最好还是尽早把她烧了的好。

     我说,不可能,道长,她会说话,会行动,怎么可能是尸体。

     虽然我嘴里这样说,但心里却知道小希确实就是一具尸体。洪妍看了我一眼说,你就听道长的吧,把她烧掉算了。

     洪妍,我跟你说,这么多年同学加好朋友,你看看小希哪里像一具尸体,明明就是一个大活人。

     杜金重道长又说,年轻人,告诉你吧,她身上有着浓郁馥郁香气,这是长时间浸泡香草汁所致,目的是掩盖她身上的尸臭味和防腐烂作用。而真正起到控制作用的,是啄附她身上的邪灵。

     小希听着杜金重道长的讲述,我看见她脸色有了轻微的变化,似乎内心某种怨气或者怒气将要爆发一样。

     我赶紧问道长,您能把她身上的邪灵驱出吗?道长说小希身上的邪灵跟鬼魂怨气不一样,是他们道家驱鬼术无法做到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焚烧,焚烧之后,啄附在小希身上的邪灵就会自动脱离她的身体。

     杜金重道长的话刚说完,小希陡地从地上爬起来,趁我们没防备,闪电般冲出了道观,我追出来,已经没了她的影踪。杜金重跟出来对我说,你这次放了她,下次可能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说,道长,其实我跟小希并没有仇恨,而是她背后的主使者想置我于死地,我只是不想看着小希被焚烧,一时心软,现在想要对付的是利用尸体制造馥郁邪灵的那些人。

     洪妍忽然对我说,陈冬,你有没有发现谷易街的那个地下空间里,鬼市节上那些欢腾舞蹈的面具人,他们动作都很僵硬,不像是正常人。

     洪妍说的正是我想问道长的,但现在看来已经不用问了,谷易街一定跟小希等人的受控有关。

     洪妍提议,再回谷易街,去见卢中明。我说,这样的事,卢中明不可能透露半点信息,他是个生意人,如果我们进去盘问细节,肯定会被弄死。

     洪妍提到了报警,我说没用,凭卢中明的人脉关系,一定查不出什么来,到时候反倒是我们变得被动。

     我跟小希的对话间,不小心提到了那两个缅甸人,杜金重道长忽然脸色一变说,你们说看见了缅甸人跟卢中明合作,还签了合同?

     我和洪妍同时点头,杜金重道长自言自语的说,不好,如果他们的馥郁邪灵参杂了缅甸的阴蛊术,那将是一场灾难。

     我又问杜金重道长,他们那么兴师动众,难道就只是为了对付我这样一个普通的裁缝?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杜金重说,不,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然后他盘问了我的家史,我说我一出生就是个孤儿,没见过父亲,也没见过母亲,一直跟着姥姥生活,是姥姥一手把我带大的。要说有什么家史,我还真说不上来。

     因为姥姥一直忌讳说这个,似乎她从未跟谁说起过她的家史,更别说我了。所以这镇上的人,都只知道姥姥和我母亲不是本地人,具体来自哪里,他们一个也不知道。

     姥姥对这事保密性很高,连我都没告诉。就因为她对待家史身世极为谨慎,我现在想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然后面这些话我肯定不会告诉杜金重道长,我只是将红旗袍之事以及姥姥的交代说给了他听。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其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他说可以肯定,那些人不止是针对我。那么大规模的制造馥郁邪灵,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预谋。

     杜金重道长又问我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父母老一辈跟人有没有恩怨。我静静想了一会,除了从不知道父亲是谁,真想不起来我和姥姥得罪过谁。

     忽然想到了二叔,他一定知道我家之前跟谁有过仇恨。我起身道谢道长,匆匆下山,跟洪妍一起返回石桥镇。

     就在返回途中,一件离奇的怪事又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