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虫爷金线虫
    洪妍在我身发出一声呕吐,惊叫着跑开。二婶蜷缩在角落里,似乎被眼前的这个事实给吓傻了,眼神呆滞着,嘴里不停抽泣。

     道长见我呆着不动,大喊一声,倒汽油。我回过神来,将手里的一桶汽油泼在二叔身上,道长从一旁的茶几上抓起火机,呼一下将二叔尸体点着。

     火苗窜起老高,还好二叔家屋顶没装修,要不然肯定将整栋楼房烧掉。我绕过火堆,进去扶着二婶跑了出来,道长将门拉上,里面浓烟滚滚,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微小爆破声。

     二婶可能是被惊吓过度,摊坐在地上直发抖。道长过来查看了一下二婶,发现在二婶的手臂有个细小的血孔,道长说二婶应该是被二叔体内爬出的虫子咬了,得赶紧去医院。

     道长让我坐上洪妍的车,送二婶去医院,他留在这里守着。我们来到医院的时候,二婶的手臂已经肿了一个大包,在医生的处理下,肿包消了下去。

     再次回到二叔家,大门紧闭,道长守在门前。见我们回来,他第一反应就是来查看二婶的手,他细心的一层层解开包裹的纱布,露出了那个被咬血孔。

     血孔已经变得乌黑,虽然肿消了,道长说蛊毒还在里面。忽然我想到了虫爷,也许他有办法解除这种蛊毒。

     道长说也只能试试了,让我和洪妍带二婶去找虫爷,他留下来处理二叔的尸体。我说要不要找两个邻居帮忙,道长说不可以,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会引起这个小镇的恐慌。

     洪妍开车很快将我们送到了凸凹村脚下,我扶着二婶来到虫爷家门口。正想上前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好像是那个叫三爷的人的声音,我急忙回身示意洪妍往回走,扶起二婶,洪妍过来帮忙。刚要走出虫爷家的门前小院,只听身后吱呀一声,有人开门出来。

     我回头一看,出来的是虫爷的媳妇陶淑芬,她看见是我,挥动着手比划着,不知道她比划的什么意思。随后跑回屋里,不一会虫爷跟她一起出来,微笑着说,侄子,你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就想走。

     他一边说,一边迅速走过来将我拉到一边,低声问我,你还回来干什么,找死吗?你知不知道三爷在派人四处搜寻,你这样会害死我的。

     我指了指二婶和洪妍,小声说,虫爷,我二婶中了蛊毒,想来找你治疗。

     就在这时,三爷一边高声问,一边走了出来,虫爷,这些都是你家亲戚?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你有这么多亲戚。

     虫爷掐了我一下,我懂他的意思,意思就是我是哑巴,是他的侄子。

     虫爷连忙给三爷介绍说,这是我的哑巴侄子,你见过,那位是我侄子的母亲,另一位是我侄子的老婆。

     他这么一介绍,我心里一想,完了,一会肯定得暴露,因为洪妍和二婶根本不知道里面的道道,这场戏演砸了,我们三个以及虫爷一家都得遭殃。

     三爷扫了一眼我们,没说什么,迅速走到洪妍和二婶跟前。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急忙跑过去比划着动作,示意他不要靠近二婶。然后抓起二婶的手比划着蛇咬伤的手势,但我的手势三爷根本就看不懂。

     虫爷连忙过来解围说,三爷,他说他的母亲被毒蛇咬了,很毒,让你千万别靠近。

     洪妍扶着二婶,站在我身后,似乎听见了她们害怕而发出的颤抖的呼吸声。

     哦,被蛇咬了啊,那不是你虫爷的拿手好戏嘛,怎么,你没给她治?

     狡猾的三爷像是嗅到了什么一样,故意说话试探虫爷,如果虫爷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那他肯定会怀疑二婶的伤,一定追问到底。

     还好,只听虫爷说,这不刚让侄子去接来,碰巧遇上你在,他们怕影响到我们谈话,所以想在外面等等,三爷你先回屋,我看看就过去。

     虫爷伸手去扶三爷,三爷却说,不用,三爷我一直只是听说虫爷治毒厉害,今天我既然遇上了,就得开开眼界,一起进屋治疗吧。

     虫爷的手顿了一下说,那行,既然三爷想看,不嫌弃我们的手艺脏,那就进去吧。

     说着朝我一招手,我听见三爷说要亲眼看着虫爷给二婶治毒,心里在打鼓,怎么办?一会准露馅。

     但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先进去再说吧。我帮着洪妍扶着二婶,故意使暗劲拖着她们慢一点走,等虫爷跟三爷进屋后,我低声迅速告诉她们,一会看我眼色行事,现在你们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老婆,我是哑巴,记住了。

     她们会意的点点头,这下我心里终于放松了许多,毕竟三爷他们做的生意那么隐秘,绝对不允许一丝信息外漏。

     进屋来后,陶淑芬搬来一张躺椅,很旧,似乎已经几十年了,木条都被磨得光亮。我让二婶躺下,将受伤的手搁在躺椅的扶手上,这才让开等待虫爷施展他的治毒绝技。

     三爷坐在一边,他的三个手下站在身后,像三颗黑柱子立在那里一样笔直。三爷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刚点着的雪茄,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劣质的最便宜的雪茄。

     虫爷从另一间屋子出来,肩上挎着褡裢,手里捧着几个小瓶子,瓶子里全是浆糊一样的漆黑物,跟上次给我喝下的那种有点类似。

     陶淑芬搬来一张小桌子放躺椅旁,虫爷将手里瓶子放下后,从肩上的褡裢里取出一个黑匣子,黑匣子打开,里面并排放满了长短不一的银针。

     虫爷,需要我帮忙吗?

     我上前一步,问了下虫爷,虫爷说让我抓住二婶的手,一会银针扎进去肯定会很疼。我想问没有麻药之类的药物止痛吗?但没敢出口。

     银针还没碰到二婶的皮肤,二婶就条件反射的尖叫起来,她怕疼。这时候陶淑芬拿着一块漆黑的毛巾走过来,卷成一个卷,示意二婶张口,二婶一张口,陶淑芬将毛巾塞了进去。

     也就在那一刹那,虫爷手里的银针已经刺入了二婶手臂,接着第二根,三根,四根,一共扎了八根。然后转身进屋,拿了一个小玻璃瓶出来,用小夹子从里面取出一条细小的,跟丝线差不多大的虫子,大约两厘米左右长。放在二婶的伤口上,那虫子竟然沿着伤口钻了进去,消失在皮肤表层。

     而此刻,二婶挣红的脸汗珠直冒,脖子青筋暴露,我按住她的手,洪妍在一旁扶着。忽然,虫爷伸手将离伤口比较远的一根拔起,那条针线虫子居然从那个针孔穿了出来。虫爷拔掉另一根,虫子一扎头又钻进了另一个银针孔。

     如此逐一往下,三爷不觉看得眼睛都瞪直了,起身过来。针线虫子从最后一个针孔穿出来的时候,已是全身乌黑。我顿时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虫子在血中穿行,身子却一点血渍都不沾染,身体却由原来的淡黄色变成了乌黑色。

     还没等我出口,三爷就说了,虫爷,你这小虫怎么我从没见过啊,还有你这套驱毒方法老巴子知道吗?要是他知道你隐藏着这手本事,肯定会重用你。

     虫爷笑笑说,这跟老巴子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他怎么会看得起我,三爷你开玩笑了。这个虫子叫金线虫,最喜欢吸食血液中的坏死血细胞、血小板,用他排毒是最省事的。

     三爷又问,那你是怎么控制它进出的?假如它进去不会出来了怎么办?

     虫爷微笑,三爷,这就不能告诉你了,我还指望这个吃饭,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我怎么配叫虫爷呢,你说呢,三爷。

     对对对,不说就不说吧,今天我算是见识了虫爷的本事了,有机会我一定向老巴子推荐你。

     三爷说着,坐回凳子上去。虫爷将金线虫收回瓶子里,盖好放在一边。然后从另外几个小瓶里分别取出一些黏液,混合在一起之后涂在二婶伤口上。那些银针留下的针孔处,虫爷用一小团棉花蘸了些黄色的液体擦上,包上纱布,这就算完事了。

     我取下二婶嘴里的毛巾,二婶直喘着气,虫爷让我将二婶扶到房间里睡一会,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我和洪妍将二婶扶进去出来后,三爷忽然拦住洪妍说,不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洪妍说,三爷,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见过我。

     这话一出,坏了事了。我知道这是三爷的伎俩,试探洪妍的,但已经来不及阻止,洪妍已经开口了。她的声音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说是我这个哑巴的老婆,谁信。并且连一点布依族的口音都没有,这在族人里很少有人做得到。

     我不知道在我们扶着二婶进屋之后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三爷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才会忽然做出这样的试探。

     虫爷在一旁试图开口阻拦,却也迟了一步,洪妍的声音已经发出。

     洪妍一说完,三爷刷地一下拔出腰间的匕首,猛地刺向洪妍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