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进入神秘区域
    我没想到三爷是如此出尔反尔的之人,刚刚明明答应了让我进去,刚走两步他就反悔了,不得不承认三爷做事很谨慎,也间接说明了这坡脚寨肯定有问题。

     虫爷转身看了看三爷说,三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爷说,他不能进去,就在外面等你好了,否则被老巴子知道,怪罪下来我们承担不起。

     虫爷说,三爷,你放心吧,老巴子如果真怪罪下来,我来顶着,再说我这外侄是个哑巴,人也老实,他看见什么肯定不会往外说的,如果他泄漏了坡脚寨的任何秘密,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行吗?

     你算个屁啊,你承担?要不这样好了,一定要他跟着进去,那就得把他双眼挖了,怎么样?

     那三个庄稼汉的模样的男人朝我走来,最前面的那个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一晃一晃的走进我身边,虫爷挡在我身前,那人将刀子凑到了虫爷脸上。

     场面顿时僵持了下来,三爷忽然笑笑说,好了,跟你开个玩笑,虫爷带进去的人我放心,罗子把刀收起来,别吓着我们虫爷,要不然以后没人给我们送虫子了。

     谢谢三爷,回头我给你弄些上等货送过去,包你满意。

     我没想到三爷又突然话锋一转不为难我了,一开始真以为是他在试探我们,但现在看来,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让虫爷给他进贡上等毒虫。

     他嘴里还假装推辞的说,不能这样,如果让老巴子知道了,那我这个三爷可就要人头落地了。

     话语里虽然说得光面堂皇,但我从他看虫爷的眼神中领会到他就是在警告虫爷,如果把这事告诉老巴子,他一定不会放过虫爷。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让虫爷千万别送次货给他,否则,他也不会放过虫爷。

     虫爷也许是多次跟三爷进行这样的暗地交易,领会了三爷的话,点着头说,一定一定。【ㄨ】

     我们顺利进入玉米林,虫爷让我低头跟着他,不许四处张望,否则被放哨的人看见,一定会挖了我的双眼。

     听虫爷说得那么严肃认真,我只好乖乖低头看着地上,紧跟在虫爷后面。在玉米林中走了一会,忽然感觉到这玉米林跟普通的玉米林不一样,似乎每一个拐弯都很讲究,有人特别设计过一样,像个迷宫。

     虫爷熟练的在前面引着我穿插,走了近半小时,终于走出了玉米林。眼前是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寨,坐落在谷底,而我们还在半山腰上。

     沿着一条崎岖狭窄的小路蜿蜒而下,不一会来到了谷底。眼看天色就要黑了,虫爷催我加快步伐跟上他。这时,路旁的红砖屋里出来两个青年男人,拦下我们。

     虫爷说没事,他们只是例行检查,让我别惊慌。虫爷上前跟他说了一会话,我们顺利继续往前,进入神秘的坡脚寨。

     寨子的房屋结构和陈列倒是没什么怪异之处,跟普通的布依族房屋一样。奇怪的是这村里的人,每一个出入都是遮着面具,除了偶尔遇上的岗哨,其他村民全部裹得严严实实的。

     不一会,来到了一栋木质小楼前,出来三个戴面具、裹得严实的人,看不出男女,但从走路的姿势可以判断,都是男的。

     他们拦下我和虫爷,虫爷跟他们没说一句话,却爽快的将装有剧毒蜈蚣的玻璃瓶递给了那些人,那些人给了虫爷一个小布袋,虫爷拿着布袋就转身往回走。

     我以为这次进来,一定可以探听到这里面关于哨声和小希身上蛊毒的秘密,谁知道刚到门口就交易完成了,不免有些失望。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虫爷赶紧拉了我一把说,你小子是不是想死啊。

     就在我回头的瞬间,远远看着四个人压着一个长发女孩迎面走来。那女孩的轮廓好熟悉,像是小希。

     我自己就给否定了,不可能是小希。因为小希现在应该躺在我的铺子里,道长在守着,她不可能会动。

     可就在那群人靠近我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看见那女孩就是小希,正要张嘴喊她,虫爷一把捂住我的嘴,将我拖到一边,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押着小希往寨子里去了。

     等到那些人消失在村寨口,虫爷才放开我说,你再这样我就扔下你不管了。

     对不起,虫爷。

     嘴里回答着虫爷的话,给他道歉,但心里却一直想着小希,如果刚才那个女人真是小希,那我得进去救他,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可现在怎么去救,进去无疑是送死。正在我发呆想着这些的时候,虫爷推了我一把说,赶紧走啊,发什么呆。

     被他这么一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稳住身子,虫爷发出了最后的警告,他说,要么乖乖跟在我身后,要么留在这里面送死。

     甩下这句话,他急匆匆往前走了,我呆在原地,想去冲进寨里去救小希,但又不敢确定那个是真的小希吗?

     我决定先出去,先找到道长问问清楚再回来,反正进出的路我已经熟悉了。跟着虫爷出了坡脚寨,他怕我在他家惹来三爷的麻烦,一回来就急着将我送走。

     他将我送到山下路口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在路边等了好久也没等到一辆车,只好步行走回石桥镇上。

     好不容易回到铺子前,却看见铺子的卷帘门开着,里面乱作一团。我跑进铺里大声喊道长和小嫣,没人回应。我问街对面小吃店的王阿姨,她告诉我说,今天早上五点多,她早早起来做早餐,看见五个戴着斗篷的蒙面人从我铺里出去,有一个肩上扛着一个麻袋,里面像是装着一个人。另外两个押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孩,一路朝北街去了。

     我问他有没有看见一个道士模样的男人,她说没看见。我谢过她之后去了姜婆婆家,姜婆婆一听说小嫣不见了,气得晕了过去。掐了下她的人中,她醒来一直抱怨我,说我把小嫣弄丢了,我向他保证,我一定我会把小嫣找回来。

     然后我离开了姜婆婆家,回到镇上,我来到二叔家,他家离我的铺子两条街,这几天出了这么多事,因为都很邪乎,所以一直不敢让街坊邻居和亲戚朋友知道。

     现在道长失踪,小嫣和小希也不见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来找二叔帮忙了。

     大半夜来敲二叔家的门,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但已经顾不上了。我砰砰砰敲了几下。

     不一会,二叔在屋里问我是谁,我报了名字,二叔开门让我进去,我将实情跟二叔说了一遍,二叔脸色顿时凝住了,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我叫了一声,二叔才回过神来。

     二叔,我姥姥有没有跟你提过红旗袍的事?

     我这句话一问出,二叔立马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让我不要说。他似乎是怕屋里睡觉的二婶和堂弟们听见,他神秘的将我拉到另一间小屋里,关好门之后对我说,冬啊,这事不是叔不想跟你说,是为你好,你知道越少越好,知道吗?

     为什么啊,二叔,你告诉我吧,到底姥姥有没有告诉过你。

     二叔沉默了一会,似乎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的隐情压在他心头,他在犹豫是不是该告诉我。

     良久,他才说,冬,那都是上辈人的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就让它过去吧。

     果然,二叔话中有话。但他为什么不愿告诉我呢?难道这红旗袍的禁忌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还是……

     既然二叔不想说,我也就不再勉强,等他想告诉我时候他自然就会说。

     在二叔家睡到天亮,我来到谷易街,想再次看看那家地下情色场所,可我刚进街口,就被一群人围住,他们说今天是谷易街鬼市节,不让外人进入。

     我往里一看,却是人迹罕至,除了跟他们一样着装的几个男人在巡视,基本空荡的大街上没什么人。

     鬼市节,以前也曾听姥姥说过,但那时候小,没放心上,以为是姥姥说出来吓唬我们小孩子的。

     姥姥说这辈子永远不要接近谷易街,说这街上有太多冤魂,一旦惹上,就很难脱身,还会有生命危险。我一直当做是姥姥迷信,来过几次,都是给这里的阔太送衣服,没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

     直到遇到那个神秘的地下情色场所和刚刚听到的鬼市节,无形中暗合了姥姥说过的话,我才在心里笃定了这条街确实很诡异。

     今天进去不了,那就只能先去慈云观看看,去打听一下王信阳道长的下落。刚转身,一辆越野车嗖的开到跟前,从上面下来三个人。

     先下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满脸横肉,左耳带着一个鬼符般的耳环,露出的脖子纹着诡异图案,看起来不像中国人,穿着有点像缅甸那边的。

     接着下来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大约跟我年纪相仿,也是一身缅甸着装,五官挤在脸上,跟猴子差不多。

     最后下来的是一个长腿美女,虽说没有小希漂亮,但也算是苗条精致。戴耳环的那个男人上前扶着她,径直走了进去。

     我刚走出几步,又一辆轿车开来,车上只有一个人,那人开门下车来,是个女人,我一眼就认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