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4章 不是只有你痛苦
    二人回到广场,杨盼,许奕珍,两人在那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王泽旭呢?”杨盼问道。

     佳林嘴角抽搐下,想到泽旭一路捂着屁股,由于厕所离广场很远,走路就得十多分钟,所以一路上他都捂着裤子上的洞,四周观察别人有没有关注他。

     “怎么了?你发什么神?”杨盼关心的问道。

     佳林摇摇头,说:“没事,他一会就到,对了,鑫仔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他加入的是古道阁,已经去试炼了”说着杨盼指了指台上的那个人继续说:“他是古道阁的上尉,实力ss级,那道门是试炼门,鑫仔和几百人都进入了里面”

     听她说完,佳林看着门,漆黑的大门竖立在古道阁上尉的身旁,门上贴满了道符,门的中央有一个特别恐怖的人脸,长着六只眼睛,嘴边有两个獠牙,看着很是渗人,更不符合情理的是,门的四面八方都是空的,没有房子,既然没有房子,那鑫仔他是怎么进去的呢?

     “我看这道门里应该是咒具”许奕珍开口了。

     佳林和杨盼同时看向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许奕珍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要忘记,咱们学校地下室也有一个这样的门,也是贴满道符,只不过跟这个门不同”

     “怎么不同?”佳林问道

     “这道门中的人脸是六只眼睛,而咱们学校地下室的只有一只眼睛”

     “那你怎么判定里面就是咒具呢?”一个贱贱的声音传来。

     许奕珍看到她身后的王泽旭,没好气的走到杨盼身旁说道:“对于这种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当初你被班主任扔到外面三天三夜,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王泽旭想了想说:“是咒具,但是并不是从地下室拿出来的,是鲁音给我的,那是一把短刀,上面有些符文”

     佳林疑惑的看向泽旭,“那短刀呢?拿来让我养养眼”

     “养屁啊,当初用完,就碎了”说完,一脸的肉疼,那武器可真是变态。

     看着两人聊天,杨盼拉了一下许奕珍小声道,生怕被他俩听见:“你给他俩解释这些干嘛,到时候知道了,他俩在误闯,可是要军法处置的,万一咱们身份暴露,他俩会怎么想?”

     许奕珍做了个安心的眼神,回道:“鑫仔已经去试炼了,早知道晚知道不都一样,但我也没有想到他俩这么笨,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他们都不想想我为什么知道这些”

     杨盼叹了口气:“一起呆了三年,要是知道今天试炼结束后,就要分道扬镳,哎……”

     这时那个男人旁边的门,发生了变化,门开始变形,逐渐变成漩涡,直至消失,这突然的变故让操场上的剩余的三千多人震惊,只是少数人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表示。

     台上的少尉走下台,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一时间现场安静的可怕,谁也没有说话,就看着他离开。

     佳林自然也看到了刚刚的变故,同时望向许奕珍,只见她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古道阁的上尉刚走,一时间现场沸腾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进去的人怎么没有回来,难道都死了”“太恐怖了吧”,这时有一男一女,他们看样子是情侣,女的很害怕,男的漏出疼爱的眼神,抱住她轻声说道:“别担心,我是世家的,你不会出事”,女的听完心情好转,抱住他亲了一口。

     这时外面又来一些人,是两个男人,一个看着年轻,大约20多岁的样子,背后有一把剑,而另一个是个老头,精神头很好,穿着一身道袍,他们分别穿着不同的服侍走上讲台,那个年轻的男人身后跟着两名少女。

     年轻的男人看着现场混乱,脸上波澜不惊,抬起手将身后的剑拔出,只是刚拔出一点,漏出一些剑身,整个操场狂风乱做,风云变幻,天空被乌云覆盖,地面变成血红色,下面的人疯了,大呼小叫,有的受不了直接昏倒。

     “这他妈什么情况”王泽旭捂着头,他的头很痛

     许奕珍咬着牙坚持。

     杨盼脸色苍白,这是一种压力,而佳林却彻底傻眼了,一动不动,杨盼看到,立马把住他的肩膀,使劲摇晃:“佳林,佳林你怎么了,快醒醒”

     泽旭也看到了,但是他也无能为力,这股压力无时无刻冲击自己的身体。

     佳林陷入了回忆,这和小时候的场景都么的相似,天空黑色乌云遍布,地面颤抖,血从地面涌出,怪物从天而降,一个妇女领着两个孩子逃跑,很着急,他们浑身破破烂烂。

     突然一个怪物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妇女啊的一声,带着哭腔,脸上全是眼泪,哆哆嗦嗦的把两个孩子挡在身后,自己面对怪物,那是一个有三个头的怪物,脖子跟长颈鹿一样,身躯有三四米高,四肢竖立在地上,它怪叫一声,两个头直奔妇女,妇女一惊,恐惧的闭上眼睛但小男孩突然哭起来,怪物的头竟然绕过她,向两个孩子奔去,妇女一声惊呼,赶紧抓住两个孩子,身体有用不完的力气,一下子将他们两个扔出去,两个孩子安全了,摔在地上,小女孩还在昏迷中,小男孩浑身酸痛,全身是伤,妇女看到两个孩子安全,长长的吐出口气,笑了出来,小男孩倒在地上,浑身都无法动弹,看着妇女背后的怪物头,它长长的牙齿漏在外面,张开大嘴里面密密麻麻小牙齿,口水流出来,想要一口吞掉妇女,小男孩想喊,却喊不出来,他瞪着大眼睛,咿咿呀呀的嚷着,直到怪物头瞬间吞噬了妇女,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哭起来,最后那两个字听的特别清晰:“妈妈”

     “佳林,你他妈想什么呢?”王泽旭一嘴巴子呼了过去,佳林回过神,流出眼泪,抱着头痛哭起来,发泄他的悲伤,那声音有恐惧,有伤心,尤其是妈妈俩字,让他们三个心里一颤,但没有人去同情他,不少人跟他一样,都在末日中失去了亲人。

     “你他妈给我振作点,你以为只有你妈死了”王泽旭蹲下,把佳林双手放下,又一个大嘴巴子呼过去,眼睛血红隐约有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