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第15章 咒具篇三王泽旭尚亚雄
    孙浩然走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上。

     尚亚雄松了一口气,暂时是保住了王泽旭三个小时的命,这三个小时他要想尽一切办法将鬼从他的身体弄出去,但究竟要怎么做,他也不太清楚。

     王泽旭浑身颤抖,喉咙咕咚咕咚的发出声响,沙哑开口:“愚蠢的人类,全部去死吧”说完已经的扭曲五官兴奋向眼前的敌人冲去。

     尚亚雄抽出匕首挡在身前,他现在很纠结,他的身体有很严重的伤,如果发起进攻牵动伤口,很有可能当场流血而死,如果不出手,那死的肯定是自己。

     王泽旭一声怪叫,手中出现一把漆黑短刀,抬手刺去。

     当的一声,尚亚雄举起匕首抵挡,王泽旭手中用力,尚亚雄不敢使用全力,他怕伤害到眼前的人,只能任由他一直将自己压下去。

     尚亚雄眼看快坚持不住,已经半跪在地。

     “去死吧,去死吧,可恶的人类”王泽旭越说越兴奋。

     尚亚雄嗯哼一声,侧身躲开他的攻击,但还是腿处被划了一刀,尚亚雄吸了一口凉气,急忙看向自己的伤口,伤口不深也不浅,一团黑色隐约在伤口环绕。

     “你小子这时候不醒,准备啥时候醒,生死都走过来了,到头来还要败在一个恶鬼的手里嘛?”尚亚熊一声怒吼,把匕首在空中扔个圈,接在手里调换位置向他刺去。

     被鬼控制的王泽旭一声怪叫,嘭的一声用短刀挡住了匕首。

     嘭的又一声,王泽旭抬起脚一下将他踹到墙上,尚亚雄腹部吃痛身体不受控制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噗,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吐出。

     王泽旭嘿嘿的笑着,“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太感情用事了,人类就是这样,他是醒不来的”

     尚亚雄躺在地上哈哈大笑,擦了擦嘴上的血,想起那时角斗场,所有人都死了,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人,看着四只丑陋凶狠的怪物,王泽旭点上一根烟和他聊起天。

     王泽旭:“你有家人吗?”

     尚亚雄回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泽旭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上叼在嘴里道:“这个试炼我无论如果都会过去”

     尚亚雄一声冷笑,“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王泽旭深吸一口烟,道:“因为我有一群家人,虽然他们不约而同的有自己的目的,但是对我来说,他们是我在这世界唯一的家人”

     “家人”尚亚雄一声冷笑“有目的的家人,还称不上是什么家人”

     王泽旭却摇摇头“人在这个世界本就是被互相利用的,他们的目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你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

     “那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你也看到了,从进来的几百人都死在这里,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

     王泽旭扔掉烟:“我觉得咱们应该合作,并不是我怕了,是我和他们约定好,要活着回去,两个人的战斗,总比一个人强”

     “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你的实力太弱只会拖我后腿”尚亚雄一生冷笑,回绝了他。

     王泽旭呵呵一笑,再次点上一根烟:“拖你后腿?既然可以活到现在,我就有这个实力继续生存下去,说白了你还是以前被同伴出卖过,不然也不会这么小心翼翼”

     尚亚雄冷笑:“既然你知道还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和他们不一样”说完王泽旭将烟一掐,向怪物冲了过去,这变故让尚亚雄脸色一边。

     “给我好好看着,我既然敢说活下去,就不会死,人不能没有信念,更不能没有羁绊,你怕了就会变得懦弱,你不怕那你便是最强者,因为你背后有一群相信你的人,一个人的战斗和五个人的战斗,你觉得谁的胜率会更大呢?”王泽旭独自面对四只庞大的怪物,它们的长相都一个样子,背后巨大的翅膀,镰刀的爪子,三个巨大的龙头,其中一个怪物向他挥起爪子,王泽旭迅速跳到另一个怪物身旁,完美的用了一招借刀杀人,怪物的爪子瞬间被他卸下来一个,随后紧紧握在手里,将其余三只怪物全部斩杀。

     王泽旭浑身是血,扔掉手中怪物爪子,吐出一口唾沫,靠在目瞪口呆的尚亚雄背后,点上一根烟,说:“我背后有家人,他们都相信我可以活着回去,而我现在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你,你可以吗?”

     尚亚雄听到这句话,心里已经深深被触动,他以前也有五个人组成的队伍,在一起就如一家人一样,有哭有笑,但是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其中一个人被鬼族抓走,最后四个人商议去营救他,但是那一次他们中了埋伏,被抓走的人已经死了,而那三个人为了活命将自己推向了鬼族的包围圈,最后被逼到悬崖旁,为了不让自己死在鬼族手,他选择了跳崖,但却奇迹的被人救下来,那个人实力很强,强大到让他自己都恐惧,也许是上天不让自己死吧,他又回到了峰岩城,但谁知那三个人居然把任务失败和抛弃同伴的罪名都加在他的头上,他们看尚亚熊活着回来也是很惊讶,看着他们关怀的眼神,尚亚雄感到厌恶,不久后他便选择自己执行单体任务。

     直到今天,他遇到王泽旭,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句话,随后仰天大笑:“敢,怎么不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第一个朋友,记住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有任何的人或物伤害到你,如果你背叛我或者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

     王泽旭嘴角上扬,看着缓缓升起的大门,道:“这句话我还给你”

     尚亚雄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冷的开口:“他和你所认知的人类是不同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他会醒来,因为我相信他会醒来”

     被恶鬼附身的王泽旭不屑一笑,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相信他?那我就让眼前这个你相信的人,亲手杀了你”说着嘿嘿笑着,一步步向他走来。

     尚亚雄忍着剧痛,勉强支撑起身体,脑中全是王泽旭那时和自己共同抵抗角斗场怪物的画面。

     尚亚雄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使劲的握着匕首,心里默念,“辉迪,将力量借给我”,在他说完,眼角两旁青筋暴起,粗壮的血管暴露在表皮,再次睁开眼睛,眼瞳变成了血红色。

     “第一次使用咒具这股力量,没想到要面对的人却是你”说着尚亚雄在原地化为一道残影,随之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快速转身一拳打去,尚亚熊再次化为残影消失了,王泽旭看了看四周都没有他的影子,最后向上去看,一声惊呼又一声惨叫交杂在一起,尚亚雄跳在地上,抓住他的衣口,“你不是说,,一定会活着的吗?”嘭,尚亚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刚刚的犹豫。

     “你不是说,你的家人在等着你回去,相信你嘛”嘭嘭,又是两拳。

     “我现在相信你会醒来,你不是说人不能没有信念没有羁绊”嘭,又是一拳。

     “你这时不醒,难道还要等到我杀了你”尚亚熊攒足力气,松开手,瞬间跳起,抬起脚狠狠的将王泽旭打跪在地,尚亚雄活动了下筋骨,风轻云淡的说:“我说过,如果你背叛我,或者威胁到我生命,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只见王泽旭跪在地上,血红的眼睛流着眼泪,似乎恢复了意识,只见他缓缓开口道:“说的好”随后直直的倒在地上。

     尚亚雄眼睛也变回了正常颜色,随后靠在地上,脸上漏出苦笑心道:“看来不能随意使用鬼的力量,太耗费自己的体力了,不过看着晕倒的王泽旭,他觉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