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幻阵
    穆杨抬手碰了下结界,并没有被弹开,只是手像是被电了一下,针扎一般。

     如外面的五行阵一样,时间过去太久,加之灵气流散,这里的结界其实已经很弱,禁制若是不子仔细查探,已经感受不到。

     破结界前,得先破除禁制,他曾学过一个法决,专门用来破除禁制,以他现在的实力,破除不成问题,只是消耗的灵力对他而言很大。

     犹豫片刻,穆杨右手捏起法决,食指和中指并齐,凌空点了几下,几道肉眼可见的白光射向结界,只听碎裂的声音传来,挡在面前的结界如镜子一样破碎,无声的散落在地,消散于空气中。

     天妃一直看着穆杨破除结界,目光不断闪烁,这种破除禁制方法,她曾在一本估计中看到过,可惜法决已经失传,没想到今日能够见到。

     没见到穆杨之前,她就已经了解过他,失踪的那十年,完全调查不到半点,好像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包括李家,也没有查到半点,看来这个穆杨一定得到什么传承,这次回去,得和师傅说一下。

     结界破除,几人陆续进入,更加小心谨慎,秦凌和林筝已经互换了位置。

     秦凌出生在军人世家,于危险的警觉性更高,但是对于机关阵法而言,林筝要更擅长。

     七拐八弯之后,眼前顿时一片大亮,竟是一个花园,最重要的是,空中飘着一座阁楼,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到阁楼上的牌匾,不是有流光闪过,一看就是灵气。

     “八宝阁?”李正晖忍不住上前走了几步。

     “小心。”李正昇一把拉住李正晖,向后翻滚了几圈。

     原本安逸漂亮的花园瞬间飞沙走石,假山上的石子像长了眼睛一般,不论如何躲避,四面八方的朝他们攻击。

     不得已,几人退回洞口,花园一下子恢复他们最初看到的模样,地上的石子也消失不见,而假山也与之前一模一样。

     “难道是幻境?”林筝右手按住左手臂膀,血透过指缝缓缓流出,掉落地上发出滴答声。

     “应该。”穆杨经历过大大小小各种幻境,倒不奇怪,可惜他现在灵力消耗过多,不能看透这里是不是幻境。

     “不对!我们受的伤是真的。”李正晖喘匀气,抚着肩膀上的伤口,是被一块小石子击穿,丹田内力消耗也不是作假。

     天妃退的较快,并未受伤,“这就是这个幻境的厉害之处。”说罢,取出几瓶药,给林筝还有李正晖上药。

     “这是个阵法,幻阵和现实结合,受的伤自然是真的,还好退得快,不然接下来可就不是外伤那么简单。”穆杨站在洞口仔细观察,总觉得这个阵法在哪见过。

     这么特别的幻阵,他一定有印象,闭眸仔细思索。

     “先在这休整一番,顺便想想如何破除幻境的法子。”李正昇也盘膝坐下,其实他现在很怀疑,这个山洞也是幻境。

     穆杨的双眼突然睁开,他想起来了,还是外门弟子时,为了突破筑基进入内门,曾接过一个探索修真前辈遗址的任务,那位前辈的洞府前,就有这个阵法。

     回想破除结界的经过,和穿过石洞的经过,和当初他遇到的一模一样,从他们在湖心看到石山起,就已经进了幻阵。

     他就奇怪,地球虽然灵气枯竭,可是千百年前,也是灵气充裕,人才辈出的时代,一个秘境,肯定不会这么容易进入。

     就在几人想怎么破除幻境时,原本安稳的石洞突然摇晃起来,洞顶上的石块和沙土不断掉落,晃得几人连忙站起身。

     石洞只能容两人并肩而过,想要原路返回肯定不行,怕是还没走到入口,就已经被石洞的石块给埋了。

     不得已,几人重新进到花园,果不其然,飞沙走石再次出现,各人拿出自己的武器,开始防守。

     “我们现在身陷幻阵之中,不破除阵法,攻击会源源不断。”穆杨一扬手,挥开几块射来的石块。

     “这样不行,内力消耗的太快,一旦内力枯竭,我们只怕就成了刺猬。”李正晖一剑挥开石块,“我们轮流抵挡,这样一来,其余人能休息,补充体力和内力。”

     众人点头,尤其将穆杨和林筝还有天妃围在中间。

     “你三人会阵法,赶紧想办法破阵。”秦凌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刀,王霸之气四溢。

     穆杨主修炼丹,阵法虽有涉猎,却不擅长,比林筝自然又要好些,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

     “不行,我完全找不到阵心,”林筝掐算半点,摇头,拿着一把剑上前,换下李正晖。

     天妃皱着眉,“我也破不了。”这里的阵法太高明,以她修为做不到。

     几人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穆杨,此时他满脸严肃,同一个阵法,布置的人不同,地形不同,就会有所变化,用以前破阵的方法肯定不行。

     好在能够借阅,穆杨捏起法决,撑起一个防护罩,“我灵力有限,防护罩只能罩住三人。”

     秦凌和李正晖进入防护罩中,稍稍松口气,两人内力几近用尽,再抵挡下去,绝对会受伤。

     “跟着我的脚步走。”穆杨一边掐指,心中不断换算,往后左方退了一步,再往右边横跨一步,几人对视一眼,忙随着他的脚步走。

     连续五步之后,几人都站在穆杨刚刚走过的位置,攻击瞬间消散,地上的石块,残破的假山,轰坍的山洞,满地的残花残草,瞬间恢复原状。

     “呼!”林筝差点不顾形象坐在地上,“穆先生,没想到您才是阵道高手,先前我实在献丑了。”

     “我于阵道研究不多,这个幻阵不过凑巧遇到过。”穆杨扫了他一眼,继续辨别方位,带着他们不断前后左右的走,约莫九九八十一步,总算穿过这个小小的花园,来到阁楼底下。

     “接下来怕是更困难,各位多加小心。”李正昇满脸严肃,低声道。

     他之前已经猜到此次会遇到困难,却不知会这么危险,眼角余光看到在查看的穆杨,心中不断庆幸,能够将他拉进此次队伍。

     “不对。”穆杨突然抬头望向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