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80%
    突然出现的状况让在场的全部人为之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位女朋友发出一声哀嚎,扑倒在井边大哭起来,待到她看清枯井中的惨状,直接转身吐了起来,

     四人组中剩下的那两人面色铁青,不敢朝枯井中看去,剩下的人脸上表情也不好过,没想到之前还唯唯诺诺的工装男在被逼迫到绝境之时居然爆发出了这么大的能量,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这人在绝望之时居然暴露出如此狠辣的一面,直接拉别人给他垫了背,

     白益则更加紧张听着周围的动静,如果这两个被淘汰的人中有一个是说谎者,那其他人就会直接胜利赢得活下去的机会,但此时白益自己有特殊的任务在身,其他人胜利就相当于自己任务失败,简直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难受,

     好在,等了半天也不见之前叙述规则的声音响起,看来这两个人都只是普通的参与者,游戏依旧还在继续,没有出现胜利者,

     稍微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失败,第一轮游戏还没开始就淘汰了两人,这在之前白益还从来都没遇到过的,

     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眉毛,这下好玩了,

     周围的人各怀鬼胎,看不出心中在想些什么,一时间除了少女的哭喊声之外居然安静的异常,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第一轮游戏才会开始,按理说这种游戏中,说谎者为了不暴露自己,在前几轮一定不会展开行动,所以多半会是个和平的开局,

     但是眼下的情况似乎造成了胜利的天平倾斜,淘汰了两位玩家的局面开始朝着对说谎者有力的方向发展,不知道他能不能沉住气不要过早暴露自己,

     毕竟这游戏一共有二十四轮,因为游戏规则的关系肯定是越往后就越会让玩家陷入恐慌,到时候对说谎者来说则会越有利,太早暴露自己于情于理都不符合说谎者的利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想通这一点,

     沉默的人群中,光头率先有了动作,站起身来,不再去管身后发生的事情,随便挑了挑了一个小屋子走了进去,

     紧接着少妇也反应过来,第二个动身挑了一个临近光头的屋子进入其中,然后是宅男和王宽,白益看了一眼正在安慰少女的那个四人组中剩余的两个人,自己也找了个屋子钻了进去,

     这间屋子中没有窗户,关上门之后就会彻底与外界隔绝开来,虽然没有任何照明设施,却显得十分明亮,并不符合物理规则,不过白益也是见怪不怪了,这个地方的存在本来就已经够违反规则了,

     屋子里没有任何家具,连个能坐下的地方都没有,白益顺着墙直接坐在地上,闭着眼睛等着倒计时结束,

     因为这场游戏最长可以进行二十四个小时,而且中间是没有休息时间的,所以在游戏中后段的时候会进入到一个异常严重的疲劳期,是判断力和意志力被削弱到最极限的时候,也是整个游戏最容易出现问题的阶段,

     如果想要最大化的规避疲劳带来的影响,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抓紧一切时间休息,

     好在白益在之前的逃亡生活中已经适应了这种碎片化的休息模式,此时倒是显得得心应手,

     之前的那个四人组因为失去了一个人,现阶段最不稳定的因素就来自于他们那个团体,白益进屋之后就没法得知外界的状况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至于剩下的人,每个人都有值得怀疑的因素,不过此时还没有露出马脚,白益还不好判断究竟谁才是说谎者,

     已经淘汰了两个人显然对白益也是极为有利的,

     感知上觉得没过多久,忽然一声金属传动声传来,距离白益不远处的房门被整个锁死,白益睁开一只眼眼睛看了一下,紧接着又闭了起来,

     看来第一轮游戏开始了,

     “请告知你的灵魂重量”一个声音出现在房间的半空之中,这房子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但是隔音效果很好,除了自己屋里的声音之外,根本没法听见外界的声音,

     看了一下表,他接下来有五分钟的时间作答,为了确认规则跟之前是不是一样,白益压根没搭理眼前的声音,而是接着闭目养生,这关系到他之后的计划是否能成功,所以必须冒险一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五分钟时间很快就所剩无几,

     就在这五分钟几乎就要耗光的时候,白益迅速的回答了属于自己的那五位数字,

     沉默,

     “通过”凭空出现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一阵金属传动声,原本被锁死的房门此时再度打开,

     白益推门出去,抬头看向远处,所有人都已经聚集在了离枯井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显然那里的惨状让这群人心生忌惮,都不愿意在接近了,

     果然,

     看着眼下的状况白益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心中也对之后的计划做好了打算,接下来,就是找到谁是说谎者,然后让他活到最后了,

     跟之前预料到的一样,这一轮游戏并没有出现减员,

     不过大家的表情都不好看,毕竟现在没被淘汰不代表之后不会被淘汰,

     那位女朋友几乎已经奔溃了,在身体和心里双重意义上,

     四人组中其中一个男孩在照顾她,另外一位则显得无所谓的样子,

     看站位,宅男的位置似乎更倾向于靠近光头,也不知道之前光头跟他说了什么,两人隐隐有组成队伍的样子,

     少妇则站在人群中央,并没有靠近任何人,

     王宽见白益出来,赶紧一瘸一拐的迎了上来,

     “白益兄弟,没事吧?”

     白益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顺便看了一眼他头上的数字,这一轮跟之前显示的已经不一样了,

     顺便瞄了一圈其他人,不仅仅是换了一组数字,这一回还换了一个人头顶五位数,

     是那个光头,

     其他人依旧是四位数字,

     鸡贼的游戏系统,白益心中暗想了一下,

     走进人群,看一看这回,会有什么幺蛾子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