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五日谈
    白益睁开眼睛,望了一眼窗外,

     左手腕上造型独特的腕表上只显示了一个数字,

     ‘4’

     数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般意义上的腕表真正的功能,

     报时,

     七月十四日,星期一,下午一点,

     “活到星期六”

     白益的脑海中传来一声莫名奇妙的声音,这个声音之前他已经听了六遍,十分熟悉,

     “不对么?为什么?”白益微微皱起眉头,若有所思轻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外面天色蔚蓝,水洗过一般,这个季节正是当下最热的时候,略有蝉鸣,微风鼓动着柳树的枝条,一派祥和安宁的夏日午后景象,

     白益猛地抄起自己身后的凳子,朝着正准备向自己搭话的胖子头上砸去,那胖子措不及防,被白益正砸在脑袋之上,直接晕了过去,

     砸晕一个人的力度和砸死一个人的力度其实没有任何区别,

     手脚麻利的抽出胖子的皮带把他的双手反绑起来,然后从他的上衣里翻出来一包香烟,拿出一根别在耳朵后,然后剩下的又塞回胖子的怀里,

     白益现在身处在一间教室里,一间普通的教室,

     黑板,讲台,讲桌,还有六排课座椅,是随处可见的普通教室,

     跟之前一模一样,

     这教室里只有白益和之前被白益打晕的胖子两人,

     教室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有一个金属制成的储物柜,白益走过去把柜门打开,里面有一个跟白益差不多高的绘画用木质关节人偶,

     把它搬出来,顺着窗户扔到外面,

     扔出去的一瞬间,木质关节人偶就如同被无数无形刀刃切割过一般,瞬间被分解成无数细小的不规则碎片,如同烟花般散落的到处都是,

     窗外蝉鸣依旧,艳阳高照,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人提不起精神,但在这祥和的气氛之下,暗藏着的,是无形的杀机,

     这整栋建筑都被一股看不见的立场包裹住了,任何想通过它的物体都会如同之前的木质关节人偶那样被分割成无数碎块,

     人也一样。

     处理完手头上这一切,白益稍微看了一眼时间,还十分充裕,

     翻开前面的讲桌的盖子,一个倒计时还有十二个小时的液态定时炸弹出现在眼前,稍微想了一下,决定暂时先不去处理这东西,之后兴许还有用处,

     暂时还算安全。

     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到一盒火柴,打开看了一眼,一共还剩三根,这三根火柴的具体作用是什么白益还没摸索出来,不过这东西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自己身上,一定有它的道理,

     从自己记忆中的位置上翻出一些瓶装水和面包,这间教室里的事情就算全部搞定了,

     接下来,就是在这里等到两点了,

     整个人缩在角落里休息,稍微吃了一点东西,接下来想要吃到东西就要困难的多了,必须得留下一部分作为接下来的筹码,

     白益此时正在进行一个十分古怪的任务,或者说赌局,

     赌注是自己的生命,赢了才可以活下去,

     赌局的内容很简单,在十次机会以内,在这个古怪的地方活到星期六,就能赢得活下去的资格,

     白益已经用掉了其中六次机会,每一次失败时间都会退回到起始点,也就是在教室中醒过来的那一刻,之前的全部记忆和死亡时承受的痛苦都会完全保留,其他所有一切都要凭靠白益自行摸索,

     如果剩下的四次依旧失败,最后等待白益的就是直接被抹杀,而如果成功,白益就会获得一个月的寿命,

     单人B级任务,奖励并不能算丰厚,

     这是白益第二次进行赌局,在第一次赌局的对抗任务中,十二个人,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自己也没法说太清楚,

     三个月前他还被关在黑山精神疾病预防与研究中心的地下三层的钢化玻璃屋内,被一群警察24小时不分昼夜的看守着,

     罪名是连环杀人。

     当然,这件事其实并非是白益主观意识上造成的,那些事情他几乎没什么记忆,真正做这些的,是潜藏在他身体里的另外一个恶魔,

     白益患有十分严重的人格认知障碍综合征,

     病理表现为无意识状态下创建一个附属人格代替主人格进行一系列社会认知活动,

     通俗点说,就是双重人格综合征,

     因为受够了被通缉之后东躲西藏却不知道自己会在何处醒过来的日子,白益最后决定投案自首,准备一个人承担全部的责任,

     然而,再被收押的过程中,莫名其妙出现的紫色时空裂缝将自己从众目睽睽之下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

     终焉之地,

     还没搞清状况的白益却被脑海中的声音告知自己已经被剥夺了生命,要想活下去,就必须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完成这些稀奇古怪的任务,以换取奖励的寿命,

     不得已,才有了眼下的局面,

     白益靠在墙边思考着之前几回发生过的事情,自己已经连续两次止步在最后几个小时了,眼下这个任务越往后难度越高,想要生存下去就越发的困难,而且变量奇多,纵使自己可以通过之前轮回的记忆得到些许帮助,但这个世界完全遵循了蝴蝶效应的法则,自己现在做的越多,准备的越充分,到最后的变化就越大,风险几乎是成倍的增长,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白益绝对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眼前的胖子应该是真实存在的人类,自己每次失败回到起点的时候都会发现一个新人出现在自己身边,虽然白益做的是单人任务,但是这里本身并不是像那种游戏副本之类的存在,反而更像是一个公共的空间,每个人来这个任务世界完成的任务几乎都不同,有的是找东西,有的是干掉其他人,

     其中有些人的任务目的可能跟白益的利益一致,有些则可能恰恰相反,

     无法辨别是敌是友,让他失去威胁就是最好的办法,

     即使利益一致,白益此时也完全不需要一个存在变量的帮手,

     现在需要的,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忽然,一阵上课铃声打断了苏云的思绪,教室的大门打开,鱼贯而入了许多白益之前从窗户扔出去的那种等身大小的木质关节人偶,

     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木质人偶本来什么都没有的脸上,此时居然都用毛笔标识了身份,

     一位老师,二十四位同学,

     开始了么,

     白益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诡异的景象有丝毫的动摇,重新做回了自己的座位,开始了新一次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