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山洞里面有专门储水的石头,兽人们毕竟不是野兽,懂得一些生活技巧,水是日日都需要的,而草原上凡是有水的地方无一不是危机重重。

     小羚羊被抱够了就从萧白的怀里跳下来,开心的跑到洞口去咬猴面包果,萧白拿走被她差点咬到的果子,又把她捞了起来,走到储水的石头旁,把小羚羊放到地上,撩了点水简单的洗了洗才给她。

     小羚羊两只蹄子抱着猴面包果很不方便,齐口牙一咬,撕下了一层皮,索性化成人形,坐地上抱着猴面包果吃起来。萧白看着她吃,突然拿手掰开她的嘴看,只有五六颗牙,咬起来还很费力。

     萧白有点明白,为什么小兽人们对小羚羊并没有非常热衷的原因,或许小羚羊年纪太小,没有成年雌性兽人的他们不容易养活她,而且草食性兽人天生就比肉食性兽人多了一分柔弱。

     萧白见她咬的费力,从药箱里拿出手术刀,帮小羚羊把猴面包果切成丁堆在石头上,小羚羊小手抓几个就往嘴里塞,吃得不亦乐乎。萧白露出微笑,她总会想到办法的。

     兽人们白天捕猎,晚上休息,如果可以,豹子们更喜欢在晚上狩猎,巧合的是,大部分大型猫科动物也是在晚上捕猎,夜晚是野兽的天堂,饶是智商与力量并存的兽人也要避其锋芒。

     萧白想让小兽人们吃点猴面包果,但他们都没有吃的意思,只有阿比不经饿,吃掉了三四个。萧白没有坚持,不吃也好,饥饿更能激发出兽人们的血性。

     天色渐渐暗了,萧白的视力越来越弱,小兽人们则相反,两只眸子像灯火一般扫视着草原。

     没有月光,萧白几乎完全丧失了视力,她抱着小羚羊,阿比趴在她脚边,她手里紧紧拽着麻醉枪,待听见洞口兽人们的嘶吼声时,猛的站了起来。萧白的心口砰砰直跳,她从声音听出来,形式对己方十分不利。

     萧白不敢开枪,怕伤到小兽人们,她感觉到洞里趴着的身影已经站了起来,已经张开了灯火般的眼睛,她知道是塔鲁。

     不清楚有多少兽影冲了进来,塔鲁首当其冲,被好几个影子攻击,不知名的语言和撕咬的吼声夹杂在一起,宽敞的山洞突然变得拥挤,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萧白没有心思去理会让人恶心的血的味道,她更担心塔鲁的安危,阿比被血腥味激的嗷呜个不停,想冲上去却怕的浑身发抖。

     萧白看到好几个影子朝她奔了过来,她知道他们不会伤害她,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举起麻醉枪,砰砰砰砰砰五声响,五道影子无一例外的全都倒地。

     萧白的枪法很不错,曾经不止一次在返回住所的途中击倒过夜里出来觅食的野兽。

     萧白已经半瞎,但兽人们则相反,每一个还能喘息的兽人的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萧白是怎么用一个奇形怪状的石头莫名其妙的让五个强壮的兽人毫无反抗能力的。